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5812|回复: 1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4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12-1 15: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4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白天,工棚。
    民工生活区,工棚外,聚集着许多工人,大家吵吵闹闹,个个愤怒的表情。旁边,停着两辆警车,两位警察在询问馨兰(华海舟的妻子)。有警察在询问工友,有警察进了工棚,有警察在拍照,有警察在打电话……
    路边,一位警察与秦卫民在谈话,还有一位警察在做笔录,秦卫民愤怒的表情,激动地说:“他们是杀人犯啊,为了敲诈老板,昨晚,他们杀死了一位精神病人,警察同志,华叔叔也被他们带走了,我担心会出什么事情啊。”
    做笔录的警察问秦卫民:“你刚才说的,都是事实吗,你是否愿意对自己说过的话承担法律责任?”
    “哎呀,快抓人啊,我完全负责,我看到他们杀人了,当然愿意承担法律责任啊,我说的都是真话呀。”秦卫民焦急地说。
    警察将笔录递给他,说:“你先看一下,如果没有异议,请签字。”
    秦卫民接过询问记录,焦急的样子,颤抖地签字。
    白天,公安局。
    公安局大楼,跑出许多警察,还有许多特警,他们跑到院内,上了警车。警笛长鸣,车队浩浩荡荡,驶出公安局大院,右转,向前方驶去。
    白天,高速公路,收费站。
    收费亭内,收费小姐一边放行车辆,一边警惕地看着前方,看到:远处,驶过来的一台大客车,后面,紧跟着两台黑色的小车,小车越来越近,收费小姐拿起一张纸,看了看纸上记录的车牌号码,一惊,赶紧拿起对讲机,喊道:“请注意,请注意,发现目标,发现目标!”
    对讲机里传出回声:“收到收到!”“准备行动!准备行动!”
    这时,几条收费通道都有车停下了,服务员不再放行。
    大客车驶入ETC车道,ETC车道的栏杆却没有正常抬起,司机探出头来,喊道:“喂,这是怎么回事啊,没电啦?”两位工作人员模样的人跑过来,检查栏杆。
    后面,两台小车开始倒车,这时,旁边停车场的两辆大巴车快速开过来,急刹车,门开了,冲出几十位手持冲锋枪的特警和便衣警察,有警察喊道:“不许动,下车,不许动,都下车!”
    两辆小车急速掉头,逆行,冲出包围圈,快速向前驶去,两位特警举枪连射,打中了后面那辆小车的轮胎,后面小车的左后轮胎破裂,摇摇晃晃冲了一段,停下,车门打开,下来几人,他们翻越高速护栏,向坡下跑去。十几位手持冲锋枪的特警和便衣警察迅速追过去,鸣枪示警,喊道:“站住!”“我们要开枪啦!”
    “砰砰砰……”又有特警鸣枪示警,三名嫌疑人不再逃跑,回头,弯腰喘息着,惊恐的表情。
    “趴下!”“快趴下!”几位特警冲过来,大声警告。三名嫌疑人惶恐的样子,趴了下去。几位便衣警察扑上去,将他们按住,反手铐起来。
    其余两名还在逃跑,“砰砰砰……”特警开枪,一人中弹,跛着脚,倒在地上,还一位吓懵了,举手,回头,使劲儿喘息着。几位便衣察扑过去,将他按到,吼道:“老实点,快说,为什么抓你们,说!”
    嫌疑人被反手按住,他喘息着说:“杀,杀人了,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谁杀的,快说!”警察按住他的脑袋,问道。
    “第一个,是胖子他们杀的,第二个,是浩哥他们杀的。”嫌疑人被反手按住,他喘息着说。
    “老实点,快说:谁是主谋,主谋在哪里?快说!”警察按住他的脑袋,问道。
    “是,是方老板(小包工头),他们都在,前面那台车上。”嫌疑人喘息着说。
    “带走!”警察起身。众多特警和便衣警察押着几位嫌疑人,向高速公路走去。只见:高速公路上,那辆黑色小车又回冲过来,后面几辆警车快速追赶,农田中,几位特警持枪快速冲上高速公路,一位特警向小车开枪“砰砰砰……”,黑色小车一只前胎破裂,冲出高速公路的护栏,滚进农田中……
    白天,工棚。
    工棚前,停着四辆警车。警灯闪烁,人头攒动,聚集着几百人,许多警察在与工人谈话、做笔录。来自向阳村的九位农民工,个个满脸愁云,心事重重。这时,一辆警用中巴车驶过来,下来两位警察。其中一位大声喊道:“谁是华海舟的家属,谁是华海舟的家属?”
    “这边,在这边。”一位警察指着来自向阳村的民工,大声回答。
    “叫他们过来,坐车去现场。”那位警察喊道。
    一位警察带着华海舟的妻子和来自向阳村的民工走过去,上了车,坐好,个个焦虑的表情。
    车上,馨兰(华海舟的妻子)擦拭着泪水,问警察:“警察同志,你们有我老公的消息了吗,啊?”
    “你老公叫什么名字?”警察问。
    “他叫华海舟啊,方老板欠我们的钱,他去找方老板要钱,就没消息了呀。”馨兰满眼泪水,害怕的样子,望着警察,说。
    警察看了看她,想了想,沉默片刻,说:“你们,都做好心理准备吧,他可能,已经遇难了。”
    大家惊愕的表情,都瞪着警察,个个眼泪汪汪。
    “啊,你说什么,你说什么,警察同志,您没搞错吧,啊,怎么可能啊,啊,怎么可能啊,啊,天呐,天呐,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天呐……”突然,馨兰脸色惨白,两手抽搐,倒了下去。
    白天,山崖。
    山崖上,许多警察押着几名嫌疑人,其中两名嫌疑人戴着手铐,指着悬崖下,两位警察在拍照。山崖一侧,停着许多警车,警灯闪烁。山崖边,停着一辆吊车,吊车挂着一根缆绳,下端,吊着一个长长的包裹,缓缓上升。
    吊车将缆绳上的包裹吊了上来,放在空地上,有人走过去,扯出已破裂的袋子,现出一具尸体,有人解开尸体上的绳索,有人撕开尸体头上的胶带。
    一辆警用中巴车开上来,车门打开,馨兰下了车,冲过去,看到:自己的丈夫脸色惨白,唇角还有干涸的血迹,他歪歪斜斜,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
    她猛冲过去,扑在华海舟的尸体上大叫起来:“啊——啊——天呐,啊——啊——我的天呐,啊……”
    向阳村的几位村民都哽咽起来,几位女子走过去,抓住华海舟冰冷的手,一边哭一边说:“华叔啊,你这是怎么啦,呜呜呜……”“华叔,华叔,你醒醒啊,呜呜呜……”“华叔啊,你不能走啊,呜呜呜……”
    几位女警走来,将三位女子拉起,一位女警对三位女子说:“凶手抓到了,他们一定会受到严惩的,请节哀顺变。现在,殡葬车过来了,要把尸体运到火葬场去,请你们配合一下,劝劝死者的妻子,工作人员过来抬尸体的时候,你们一定要把她拉开,明白吗?”
    三位女子使劲儿哭着,满脸泪水,无比酸楚的样子,都点头答应了。
    这时,殡葬车门开了,下来两位工作人员,走进人群中。警察带着几位来自向阳村的男人们走进人群,一位警察使了个眼色,突然,大家一起动手,将馨兰强行拉开。
    馨兰歇斯底里,拼命挣扎,喊叫着:“不!不要,不,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不要,不啊,不啊……”
    两位工作人员将尸体抬进一只蓝色的布袋,拉上拉链,抬着走出人群,上了一辆殡葬车,殡葬车关门,启动,向山下开去。
    馨兰眼睛一闭,晕厥过去。来自向阳村的女子哇哇大哭,男人们也在伤心哽咽。
    白天,殡仪馆。
    殡仪馆第6号骨灰寄存大厅里,摆着一百多个寄存架,每个寄存架上,摆着约两百个骨灰盒。来自向阳村的几位村民,个个眼泪汪汪,随着工作人员走进第6号骨灰寄存大厅,前面,馨兰捧着骨灰盒,由两位女子搀扶着,馨兰恍恍惚惚,眼神呆滞,搀扶她的女子一直在伤心抽泣。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馨兰将骨灰盒放在了编号为280768的位置,大家三鞠躬。徐文昊走近,将骨灰盒上的纱带放平,抽泣着,拿出一张纸,哽咽着,说:“华叔,您累了,好好休息吧,放心,我们不会有事的,这里,是我在网上看到的一首诗歌,我想,送给你,表达我的心意,华叔,您一路好走!”
    徐文昊颤抖着,打开纸张,几颗眼泪滴落在纸张上,现出湿漉漉的印痕,他开始朗读:“《车站》,作者:盐巴。挑夫进车站,竹摆两肩歪。春来思乡时,站前无票买。内衣藏八千,回家还旧债。慈父治咳嗽,贤妻添衣彩。堂前盖新瓦,梁上列荤菜。文钱初算好,火车再离开。列车寻北去,冷风向南来。”
    徐文昊擦拭着泪水,退后两步,再次三鞠躬。
    馨兰被搀扶着,大家擦拭着泪水,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向外走去。
    白天,工棚。
    室内,坐着来自向阳村的九位农民工。
    姜青林擦拭着泪水,哽咽着说:“真是……太不值得了,如果,是工伤事故,还能赔个几十、一百万,可是,呜呜呜呜,他,就这样走了,呜呜呜呜,一分钱,都没人赔,呜呜呜呜……”
    红梅(姜青林的妻子)瞪了他一眼,斥道:“都这时候了,你还说这些干嘛呀,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徐文昊擦拭着泪水,说:“华婶,我看,您这么悲伤,先回老家休息一段时间吧,等你休息好了,再来,我们一样欢迎你,好不好?”
    馨兰被红梅扶着,她恍惚的表情,颤栗着说:“不,文昊,谢谢你,我不休息,不必了。我的儿子读高三,很快,就要考大学了,千万千万,不要把这事说出去了,好吗,呜呜呜呜呜,求求你们,不要啊,呜呜呜……”
    秦卫民眼泪汪汪,说:“阿姨,您放心,我们都商量好了,不会的,这些,我们都懂,我们不会说出去的,最少,也要等到您儿子考上大学以后,再让他知道,到时候,我们会好好安排一下的,您就不要操心了,好吗?”
    馨兰面无表情,说:“谢谢了,卫民啊,拜托,好好照顾我的孩子,不要让他担心啊,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拜托你们,不要让我的孩子受苦啊。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们一定,要帮忙把他抚养成人啊。”
    大家一惊,个个疑惑的表情,眼泪汪汪,瞪着馨兰。红梅瞪着她,眼泪汪汪,说:“华婶,你瞎说什么呀,好像在告别似的,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啊,如果你胡思乱想,我们都会瞧不起你的,知道吗,啊?”
    秦卫民说:“华婶,我也建议你先回老家休息,不然,我是不会给你安排工作的。”
    馨兰眼泪汪汪,呆滞的表情,说:“我不管,反正,你们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不要劝我了,谢谢你们的好意,我也知道,应该调节一下,我懂,放心吧。”
    “华婶,你别把自己拖垮了,必须好好休息几天,这段时间,你不要上班,钱有什么用,赚再多,也要有人花呀。”红梅激动地说。
    馨兰眼泪汪汪,呆滞的表情,她闭上眼睛,两行泪水滑出,嘴唇颤栗着,不再说话。
    秦卫民拭去泪水,说:“这次,方老板被抓,他们杀死精神病人讹诈老板的案件被记者曝光了,安置房那边全部停工整顿,所以,我们现在,都已失业了。但是,大家不要灰心,我们还有一线希望,方老板的上线宋老板给我打了电话,他想把高层这边方老板遗留下来的另外四个小工业务全包给我,问我吃不吃得下,我做不了主,想征询大家的意见,接,还是不接?”
    “我们哪有那么多人啊?”姜青林惊疑地问。
    “人手没问题,华叔教过我,只要我们到处贴广告,就会有许多民工来应聘,曾经,他就是看广告才找到工作的。”秦卫民说。
    “那这样吧,咱们先到处贴广告试一试,看到底有没有人来应聘,好吧?”姜青林犹疑地说。
    “好,就这么定了,红梅姐,你留下,好好陪着馨兰阿姨,我们去印广告,先分头贴一些,试一试,好吧?”秦卫民信心满满地说。
    “好,你们放心去吧,我会陪着馨兰阿姨的。”红梅期待地看着他们,说。
    “嗯,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行动把。”秦卫民说着,站起要走。
    大家也站起,跟着走出。
    白天,生活小区。
    来自向阳村的七位农民工在小区内贴招聘广告,他们看到电线杆,旧墙面,就涂上浆糊,贴上一张。
    白天,工棚。
    室内,馨兰恍惚的表情,站起,要走出去。红梅(姜青林的妻子)一惊,追过来,拉着她,疑惑地问:“阿姨,您要干嘛?”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走走,海舟在叫我,海舟来了,他来了!他来了呀!”馨兰恍惚的表情,向外走去。
    “啊,不可以,不可以呀,阿姨,您不要吓我呀,阿姨,您不要吓唬我好不好啊,呜呜呜……”红梅哭起来,使劲儿拖着她。
    馨兰恍惚的表情,眼泪汪汪,看着红梅,嘴唇颤栗着,说:“红梅呀,你别守着我了,我没事儿的,我不会有事儿的,你上班去吧,好吗?”
    “不,阿姨,不要,不要,呜呜呜呜呜,阿姨,您不要吓唬我呀,您家里,还有一个读高中的孩子呀,他就要靠大学了呀,您不能这样啊,呜呜呜……”红梅把拖回,坐下,红梅捂着嘴巴,伤心哭泣着。
    馨兰眼泪汪汪,恍惚的表情,她靠墙,闭上了眼睛,泪水扑簌簌落下。
招贤纳士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9-3-2 19: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迪拜驾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