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3516|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5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12-2 12: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5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白天,生活小区。
    来自向阳村的七位农民工在小区内贴广告,他们只要看到电线杆,旧墙面,就涂上浆糊,贴一张上去。这时,秦卫民的手机响铃了,他赶紧拿出手机,接听:“喂……是啊是啊……对对对,你来谈啊……是的是的……好好好。”
    秦卫民放下电话,对柳移山喊道:“移山啊,又一位打电话来了,也要来谈,我先回去等他们,好吧?”
    “好的,民哥,你放心去吧。”柳移山答道。
    秦卫民提着塑料袋,拦下一辆的士,开门,上车离去。
    白天,工棚。
    工棚门外,已聚集几位来应聘的民工。一辆的士车驶过来,停下,门开了,秦卫民下车,笑呵呵问道:“你们是来应聘的吧?”
    “是的是的!”“对,是来应聘的。”“你就是老板吧?”大家腼腆地回应。
    “来来来,都进来。”秦卫民带着大家走进。大家看到:里面,红梅和馨兰两位女人正眼泪汪汪地看着他们。
    秦卫民笑笑,说:“呵呵,不好意思,我来介绍一下,她俩也是我们的员工,因为阿姨家里出了一点儿事情,所以,由这位嫂子陪着,呵呵,大家不必介意啊。”
    “哦,没事儿没事儿。”“理解,理解。”有人回答。
    这时,外面又走来三人,他们探头探脑,疑惑的表情,问道:“请问,是这里招人吗?”
    “是的是的,来来来,大家先登记一下,写一份简历,留个联系方式,如果录取了,今晚我会通知你们,明天就可以上班。”秦卫民拿出一叠登记表,分发给他们。
    大家拿着登记表,各自走到一边,填写简历。这时,外面又来了两人,探头探脑,疑惑的表情。“是来应聘的吧,来来来,先登记一下,写一份简历,留个联系方式,如果录取了,今晚我会通知你们,明天就可以上班了。”秦卫民又递上两份登记表,给后面的俩人。”
    晚上,工棚。
    室内,亮着灯光,来自向阳村的几位男工,都在认真查阅简历表。巧英忙忙碌碌,为他们端来茶水。
    这时,外面又进来几人,一人问道:“请问,这里还招小工吗?”
    “进来进来,”巧英递上两张简历表,说:“先填一下简历。”
    白天,建筑工地。
    早上,一群群工人戴着头盔,向各大建筑工地走去。
    后面,走来一大群人,这一大群人分为四个小组,每个小组由一位来自向阳村的男子带队。四位带队人分别是:第一组,柳移山(来自向阳村),第二组,韩德贵(来自向阳村),第三组,姜青林(来自向阳村),第四组,徐文昊(来自向阳村)。
    秦卫民走在最前面,他回头,对大家说:“工友们,今天,大家第一天上班,做事一定要主动、认真,要踏踏实实,有头有尾,不怕苦,不怕累,一定要给监工和大工师傅留下一个好印象,做好了,老板给我的奖金,我全部分给你们,好不好?”
    “好!”“好!”“秦老板,你说话要算数啊!”“放心,秦老板,我们不会给你丢脸的!”“秦老板,你怎么还不找女朋友啊,我们村有一位大学生妹子,很漂亮的,介绍你好不好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吵着闹着,向工地进发。
    白天,工棚。
    工棚门外,平地上,馨兰眼泪汪汪,坐在椅子上,红梅站在她身边。巧英和玉珍在清理大蒜。红梅说:“巧英姐,你把大蒜交给我吧,你们俩要做五十多个人的饭菜,忙不过来呀。”
    “好啊好啊,你帮帮忙也好,我真担心做不出来呢。”巧英快速搂了一把大蒜,丢在红梅和馨兰的脚下,又捡起一直篮子,跑过来,放在她身边,笑呵呵离去。
    馨兰面无表情,也拿起一支大蒜,撕去黄色的蒜叶,泪水一颗颗落下。红梅一把抓走大蒜,说:“阿姨,这样的事情,有我帮忙就可以了,您不必操心,好好休息吧。”
    馨兰不说一句话,望着前方,表情呆滞。
    工棚外,一辆白色的小车驶过来,停下,车门开了,下来一位中年男子,此人正是:宋老板(包工头,方老板的上级)。
    巧英疑惑的表情,赶紧走到馨兰身边,小声问道:“阿姨,他是谁呀?”
    “他是宋老板,你们的业务,都是他给的。”馨兰面无表情,说。
    宋老板径直走了过来。“哎呀,宋老板来了呀!”巧英笑呵呵迎上去,招呼道。
    宋老板笑眯眯地,左右看了看,说:“怎样,还习惯吧,有什么问题吗?”
    “很好很好,呵呵,”巧英笑呵呵地说:“这地方虽然小了点儿,但也还摆得开,没什么问题,你放心好了,呵呵呵。”
    “哦,那就好,那就好,”宋老板笑眯眯地,瞟了红梅一眼,他看到:红梅正弯着腰,抓着几根大蒜,一根一根,利索地剥去外层的黄叶。宋老板抬头,对巧英说:“你们这里,现在能抽调一个人吗?”
    “啊,好啊好啊,您有什么吩咐吗宋老板?”巧英笑呵呵地看着他,问。
    “是这样的,我想了解一下你们团队的情况,做个登记,你们能派一个人,跟我到公司去一趟吗?”宋老板笑眯眯地说。
    “哦,这些事情我们做不了主啊,怕搞错了,他们回来会责怪我们的,您能不能等一等,我打电话叫他们回来一个人,好不好?”巧英为难的表情,说。
    “哎呀,没什么的,就问问,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叫什么名字,婚姻状况,生活条件怎样,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就这么简单。至于你们新招的,到时候,递个表格给我就行了。这次,只走走过场,表示你们报了道,这不会出什么差错的,呵呵呵。”宋老板笑眯眯地说。
    “哦,这样啊,好啊好啊,红梅呀,你就跟宋老板去一趟吧,啊?”巧英为难的表情,对红梅说。
    “哦。”红梅放下大蒜,走到水龙头处,洗了一把手,站起,在身上擦了擦,径直向小车走去,站在小车边,等着宋老板。
    宋老板很斯文的样子,走来,帮红梅打开车门,红梅上了车,关车门。宋老板又走到车前面,开门,坐上去,关了车门。白色小车启动,向前开去。
    一处工地,这里空无一人,已停工。一辆白色小车开过来,停车,门开了,宋老板与红梅下车。
    红梅疑惑的表情,看了看,问道:“宋老板,我们来这里干嘛呀?”
    “走,咱们进去吧,工棚里面,有我的办公室。”宋老板说。红梅惊疑的表情,跟着他,走进一间工棚,只见:房间内,有一个办公桌,几把椅子,还有一张床。
    红梅疑惑的表情,问:“这里停工了吗?”
    宋老板笑笑,说:“是啊是啊,这几天搞检查,暂时停下了。所以啊,你看,现在小工遍地都是啊,我把那么多业务交给你们,就是希望,咱们能好好合作几年啊。”
    “宋老板,我们村的人,个个都勤劳,也很朴实,有他们带队,您就放心好了。”红梅坐下,说。
    “嗯,放心倒是放心,如果你们做得好,上面的大包头是我表舅,我可以让你们很快扩大队伍赚大钱啊,而且,还可以优先付工资。只是,这里也没外人,呵呵,我就把话说明了吧,说实话,这么好的事情,给谁做都是做,为什么要给你们做呢?我就是想啊,与你做一个交易,不知你愿不愿意啊?”宋老板腼腆的样子,说。
    “交易?我做不了主啊,当家的没来呢。”红梅疑惑的表情,说。
    “我就是想,让你当家,让你成为他们的后台老板,当他们的大包工头,坐在家里收钱,怎样,好不好啊?”宋老板望着她,说。
    “我?我做不了吧,我又不懂工地上的业务。”红梅失望的表情,说。
    “这没关系啊,我也不懂啊,我们只把上线老板的指令传达给几位小包工头,然后等他们召集人马,把活儿做完,再拿着他们交上来的表格去结账,再把一部分钱发给他们,就可以了,一个月,你至少可以赚两、三万啊,做得好的,可以赚六、七万呢,很好操作的。”宋老板紧张的样子,看着她说。
    “啊,这么好赚啊,那,这么好的事情,你怎么会找我做啊?”红梅疑惑的表情,看着他问。
    “第一呢,我另有发展,我表舅要买开发商的股份,钱不够,要我也加入,一起投资,所以啊,我可以包到一些大工的活儿了,那更好赚钱啊,到时候,我就没多少时间管小工队伍了。第二呢,我看到你啊,这么漂亮,还这么勤劳聪明,说实话,我觉得,真的是浪费人才了呀,所以,我就想把你带出来,让你也成为老板,当然,我希望,咱俩能够成为好朋友,我们初次见面,对你的印象真的很好啊。”宋老板不好意思的样子,说。
    “宋老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还是没听明白。”红梅警惕的表情,说。
    “哦,呵呵,我就是想,那个,你懂的,呵呵,这里,也没外人,其实,也没什么别的意思,既然来了,我们就,就到床上坐一会儿吧?”宋老板尴尬的表情,说。
    “对不起,宋老板,你看错人了,我不是那种人。”红梅严肃的表情,瞪着他,说。
    “哎呀,什么那种人这种人啊,大家都是人啊,来来来,这里又没外人,咱们坐到床上说说话,等下,我就送你回去。”宋老板抓住她的手,向床上拉。
    “不,不要,不要啊!”红梅拒绝,却被他抱起,推倒在床上。宋老板按住她的手,亲吻她的脖颈,红梅喘息着,大叫:“走开!走开,我叫人啦,我要喊啦,啊——啊——”
    “别叫啊,这里没人,不要叫啊,等下,我就送你回去,我会安排好的,让你当大老板,别叫啊,好不好?”宋老板气喘吁吁,伸手解开她的上衣。
    红梅“啪!”地一巴掌,重重打在宋老板脸上,宋老板一怔,瞪着她,半天才回过神来,说:“原来,你这么保守啊,不过,没关系,我理解你,说明,我没看错人,你是很优秀的,我就佩服你这样的女人,能遇见你,真是三生有幸啊。”
    “滚开,听到没有,滚开!”红梅愤怒地瞪着他,吼道。
    宋老板又一怔,瞪着她,想了想,说:“哎呀,你太固执了,这又何必呢,不要东想西想了,没什么问题的,等下回去,我就安排你当老板,好吗?”
    “你信不信,要是我老公知道了,会带人把你打死的!”红梅愤怒地瞪着他,呵斥道。
    “不会吧,他不敢的,这里是我的地盘,他敢乱来,会影响大家的,不但没活儿干,已经干了的,也会拿不到钱,你信吗?”宋老板瞅着她,说。
    红梅使劲儿推他,她咬牙切齿,大声吼道:“走开,走开啊,救命,救命啊!”
    宋老板压住她,气喘吁吁,一边亲吻她的脖颈,一边解开她的上衣。红梅挣扎着,抽出一只手,又“啪!”地一巴掌,重重打在宋老板的耳朵上,宋老板一惊,捂着耳朵下床,站着,瞪大眼睛,愤恨的表情,看着红梅下床。
    红梅整理好衣服,冷冷说道:“你不要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我不稀罕!”
    宋老板捂着耳朵,冷冷的表情,咬牙切齿说:“好,你等着,到时候,你会来求我的。”他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走去开门,说:“记住了,别人来,都没用,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俩人走出,上了一辆白色小车。小车启动,向前开去。
    白天,工地。
    工地上,十几栋高层建筑正在建设中。
    一栋在建的楼房内,工用电梯上站着一位女人,此人正是:被害人华海舟的妻子——馨兰。工用电梯在上升,馨兰披头散发,警惕的表情,向每一层楼内观望,她看到:徐文昊正在指挥几人清理杂物。电梯超过了一层,馨兰赶紧按下按键,电梯又下了一层,门开了,馨兰走出工用电梯。
    徐文昊一眼看到馨兰,大吃一惊,喊道:“阿姨,您怎么出来啦?”
    馨兰看了看他,想了想,说:“你跟我来,我找你有事。”
    徐文昊跟着馨兰来到消防通道,走下了一层楼。馨兰向四周看了看,看到:这一层,没有其他人在。她警惕的表情,小声说:“文昊啊,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你们一定要把我儿子抚养成人啊,就算,我是自己了断的,你也要说是工伤,这样,才能拿到赔偿金,明白吗?”
    徐文昊一把抓住她,恐惧的表情,说道:“阿姨,您说什么呀,你别胡思乱想好不好,我们这样做下去,业务越做越大了,会有希望的,很快,大家都会赚到很多钱的,您别吓我,不要乱想啊。”
    “我没乱想,只是,海舟被人杀死了,没人赔一分钱,太亏了呀,难道,我们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啊?”馨兰眼泪汪汪,嘴唇颤抖着,继续说:“刚才,我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吗?”
    徐文昊紧紧抓住她,恐惧的表情,说道:“阿姨,你别瞎说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走,我送你回去。”
    馨兰向他身后看了看,说:“文昊,把那片木板拿过来,我要带回去。”
    徐文昊转身,看了看,疑惑的表情,走去捡木板,他弯腰,捡起木板,站起,回头,大吃一惊,看到:馨兰使劲将一处电梯井的隔板拉开了,她回头,对徐文昊说:“记住啊,这是工伤事故。”
    “阿姨——”徐文昊甩出木板,猛冲过来,只见:馨兰向下一滑,在井口消失。徐文昊伸手一抓,什么也没抓到。“啊——啊——”徐文昊跪在地上,发出凄厉的叫喊声。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