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2809|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村.10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2-8 15: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村.10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电话里,传出一位妇人(秦妈妈)的声音:“哎呦,天呐,声音这么甜啊,我儿子有女朋友啦,呵呵呵呵,太好啦太好啦,什么时候,让卫民带你回来呀,我好想看看你呀,好不好啊?”
    “嗯,好,我会和民哥商量的。伯母,我想问您一件事情,可以吗?”陈颖仪捧着电话,紧张的表情,说。
    “好啊,好啊,孩子啊,有什么事情,你只管问啊。”电话里,传出秦妈妈的声音。
    “我想,问您一下,”陈颖仪看了看秦卫民,又瞟了妈妈(黄丽霞)一眼,说:“将来,我和民哥结婚了,我的爸爸妈妈也老了,需要照顾,您和伯父也老了,也需要照顾,那时候,我们把你们两位老人都接过来,和我爸爸妈妈住在一起,可以吗?”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电话里,传出秦妈妈开心的笑声,说:“你们就讨论这事儿啦,哎呀,谢谢你呀孩子,我就不去那么远的地方了,我们农村很好的呀,自己养鸡,自己养鸭,还自己种了菜,想吃什么,都不用花钱啊,还是绿色食品呢,呵呵呵,只要你们过得好就行啊,不要惦记我们,要是去了城里呀,我们会很不习惯的。”
    陈颖仪听了,看着秦卫民,不知如何是好。秦卫民接过电话,对着电话说:“好了好了,妈,她只是随便问问,没事儿了,您忙吧,我改天再给您打电话。”
    “哦,好啊好啊,孩子啊,你在外面做人,要随和一点啊,一定要注意安全啊!”电话里,传出秦妈妈的声音。
    “好的好的,妈,我知道了。”说完,秦卫民挂机。
    黄丽霞瞟了女儿一眼,冷冷地说:“下面,我想听听你的意见,等我老了,你是不是要把妈妈和爸爸送到农村去,和他的爸爸妈妈住在一起呀?我先告诉你,我们是绝不会去农村过日子的。”
    秦卫民和陈颖仪惊愕的表情,面面相觑。
    “怎么,都不说话啦,你们俩,总不至于那么自私吧,父母把你们养大成人,结婚了,就不管老爸老妈啦?”
    陈颖仪气鼓鼓的样子,瞪着妈妈,说:“我不管,反正,我要跟民哥结婚,除了他,我谁都不要!”
    “哼哼,好啊,你长大了,我管不了了。不过,我要告诉你,妈妈不是那么糊涂的人,这样把你们分开,再把你交给一位你不喜欢的男孩子,确实有些残忍。如果,你不喜欢那位官二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还有几位朋友要帮你介绍呢,你可以再选一选啊,只要你和小秦分开,一切都好商量。小秦啊,如果,你们俩,能心平气和地分手,我愿意为你们做很多的事情,甚至,我已和她爸爸商量好了,这边公司,正需要人手,我们可以安排你到公司上班,协助他,参与高层的管理工作,还可以把一栋楼的百分之五的股份让给你,就当是,我又多了一个儿子吧,你看,我这样安排,可以不可以呀?”黄丽霞说。
    陈颖仪倔强的样子,伤心哽咽起来。秦卫民眼泪汪汪,说:“阿姨,我听颖仪的,您和颖仪谈吧,如果,您说服不了她,她不想分手,那么,我就一定不会和她分开。”
    黄丽霞瞪了秦卫民一眼,说:“可能吗,孩子,你不要太固执了,如果,你们俩一定要背离父母的意愿,那好,你就带着她离开这里,去农村生活吧,我们容不下你这样的职员,我也不指望女儿养老了,我倒要看看,你们俩的翅膀有多硬,能飞多远!”
    “好,妈妈,这可是你说的,离开就离开,走,民哥,我和你去农村,现在就走,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再也不回来了,呜呜呜呜……”陈颖仪倔强的样子,伤心哽咽着。
    黄丽霞冷冷一笑,说:“哼哼,别嘴硬了,颖仪啊,你以为这是去旅游啊,如果你去了,一天都呆不下去的,告诉你:他们的厕所里,满是苍蝇;他们房前屋后,常有毒蛇和黄鼠狼跑来跑去;夜里,鸡鸣犬吠吵吵闹闹;早上,必须早点起床,放鸡放羊、养猪养鹅、采菜做饭,还要干农活呢,你去农村,哼哼,笑话,小姐呀,拜托,别开玩笑啦!”
    陈颖仪惊疑的表情,看着妈妈,又回头,瞪着秦卫民,欲言又止。秦卫民看了看颖仪,说:“是的,阿姨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陈颖仪惊愕的表情,又回头,狠狠地瞪着妈妈,不说一句话。
    “怎么,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呀,又不是我诚心要设陷阱来害你,你问问小秦嘛,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而且呀,我才说了千分之一呢,还有很多很多,都是你无法忍受的事情,说都说不完啊,都在等着你呢。”黄丽霞回头,看了看秦卫民,说:“你先下车吧,我和颖仪再谈谈,如果,她知道农村是怎么回事儿了,还坚持要和你在一起,那么,我就认命了,好吧?”
    秦卫民沮丧的样子,打开车门,下了车。
    “卫民,卫民!”车后,有人小声喊他。秦卫民回头,看到,房门口,几位来自向阳村的老乡探着身子,个个神秘的表情,使劲儿向他招手。
    秦卫民没理他们,烦恼的样子,回头,一个人向前走去。这时,一阵风儿吹来,卷起一路风沙,从他裤脚掠过,越飞越高,渐渐消散。
    秦卫民眼泪汪,独自向前走着。这时,他想起了徐文昊朗诵的那首诗歌,他在回忆,回忆内容:
    回忆1.徐文昊打开纸张,几颗眼泪滴落在纸张上,现出湿漉漉的印痕,他开始朗读:“《车站》,作者:盐巴。挑夫进车站,竹摆两肩歪。春来思乡时,站前无票买。内衣藏八千,回家还旧债。慈父治咳嗽,贤妻添衣彩。堂前盖新瓦,梁上列荤菜。文钱初算好,火车再离开。
    (回忆结束)
    秦卫民走着走着,泪水接连落下,他禁不住,使劲儿哽咽起来。又一股风儿吹来,卷起一路风沙,从他裤脚掠过,越飞越高,渐渐消散。
    后面,巧英追了上来,喊道:“卫民,等等我,我找你有事。”
    卫民回头,看到:巧英追了过来。巧英喘息着,说:“卫民啊,我想找你帮个忙。”
    “好,你说啊。”卫民看着她,说。
    “都说你女朋友神通广大,我想,拜托她,帮我重新找一份工作,好吗?”巧英期待的眼神,看着他,说。
    秦卫民想了想,说:“对于她来说,帮人找一份好工作,应是小菜一碟啊。等下,我帮你问问她,好吗?”
    巧英低下头,说:“好啊好啊,谢谢啊,卫民啊,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准备,跟文昊离婚,就算,他被无罪释放,我也没脸见他了。”
    “啊?怎么可以啊,巧英姐,这时候,你要和他离婚,那对昊哥的打击有多大呀,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啊?”秦卫民惊愕的表情,瞪着她,说道。
    “其实,是昊哥提醒了我,那一刻,他冲进房间,将宋老板砍死,然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和我离婚,要我另找一户好人家。虽然,昊哥当时,以为是犯了死罪,尽管,他可能很快就会出来,我还是无法面对他,民哥,你知道吗,我的丈夫,亲眼目睹了那一幕,就算,他可以原谅我,我也,不能原谅自己啊,所以,我选择逃避,不然,只要看到他,我就会心如刀绞,难道,我的丈夫,他没有这样的感觉吗。那滋味儿,你是想象不到的。”巧英颤抖地抹着泪水,说。
    秦卫民眼泪汪汪,说:“巧英姐,你先不要想那么多,好吗?现在,我无法说服你,找工作的事情,等下,我问问颖仪,好吧?”
    “好的,谢谢民哥。现在,我想通了,人生,不过是一场赌博的游戏,有的人赢了,赢得金山银山,有的人输了,输得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我不是喜好赌博的人,可是,竟输得如此彻底,我不解,也不服,现在,已是一无所有,我倒想赌一把了,一定要赢,我会全力以赴,我不相信,这世界,不给一个全心全意参赌的人一点儿赢的机会。”巧英激动地说。
    秦卫民听了,不解的表情,看着远方,不说一句话。
    这时,黄丽霞(陈颖仪的妈妈)的小车驶过来,停下,陈颖仪下车,关门,小车向前驶去。陈颖仪一笑,说:“嫂子,您好点了吧?”
    “谢谢你,小妹妹,”巧英欣慰地看着陈颖仪,说:“真想不到啊,我这位弟弟居然还有这么好的福气,找了你这样一位仙女做女朋友啊。”
    陈颖仪腼腆一笑,眼泪汪汪,说:“嫂子,可是,我的爸爸和妈妈不同意我俩在一起呀。”陈颖仪转过身去,使劲儿抹泪,她又转过身来,对秦卫民说:“民哥,你就做我的哥哥吧,好吗?求求你,不要怪我,原谅我,好吗?”陈颖仪满眼是泪,嘴唇颤栗着,说。
    秦卫民抹着泪水,背对着她,说:“颖仪啊,在你面前,我从不敢奢求什么,似乎,我是水上的浮萍,只能任由风吹浪打,无论,是怎样的结果,我都认命了。现在,我想求你帮个忙,对你来说,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
    “什么事,民哥,你只管说,只要能做到,我一定会帮你的。”陈颖仪擦拭着泪水,说。
    巧英笑笑,说:“哦,是这样的,陈小姐,是我要他找您帮忙,我想另外找一份工作,不知,您可不可以帮帮我啊?”
    陈颖仪一笑,说:“多小的事儿呀,民哥,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说啊。走,我请你们喝咖啡,走吧?”
    “咖啡?”巧英不解的表情。
    “走吧,”秦卫民笑笑,对巧英说:“如果,你不想咖啡,坐她那辆小车兜兜风也好啊。”
    巧英抬头,看到:前面,停着一辆红色小车。巧英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秦卫民,说:“兜风?”
    “对,走吧。”秦卫民斜睨着她,说。
    “走就走!”巧英果断地说。
    “走!”秦卫民也果断地说。
    “呵呵呵呵,好啊,来呀,呵呵呵呵!”陈颖仪笑呵呵地,走在前面,秦卫民笑笑,跟着,巧英犹豫地走来。
    马路上,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小车在行驶,引来众多行人的目光;海边,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小车在行驶,音响放着雷人的音乐,巧英秀发飞扬;海上,陈颖仪驾驶着摩托艇,后面坐着巧英和秦卫民,向前方冲去,摩托艇在浪尖跳跃;沙滩,蘑菇亭,陈颖仪、巧英、秦卫民坐着,桌上摆着饮料,面向大海,两位女子怡然的表情,秀发轻扬……
    白天,别墅。
    房内,床上,躺着一位老奶奶,旁边,坐着一位老大爷(邱大爷),他身边,放着一支拐杖。巧英端着一盆水走来,她为老人洗脸。洗完脸,巧英端着水,走出。老大爷看了看,紧张的表情,也站起,跟着走出。
    老爷爷颤巍巍地,走到巧英背后,说道:“巧英啊,爷爷还想要你帮点儿忙,你,愿不愿意啊。”
    巧英回头,笑笑,说:“爷爷,您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您尽管说。”
    “如果说了,不管你同不同意,那都是秘密啊,不要告诉别人了,好不好啊。”邱大爷拄着拐杖,说。
    “好啊,您说吧,呵呵,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巧英微笑着说。
    “巧英啊,爷爷老了,走不动了,还要自己洗澡,很不方便啊,你看,我再加一倍的工资,以后,你帮我洗洗,好不好啊?”邱大爷拄着拐杖,紧张地说。
    巧英一怔,回头,说:“哦,行啊,只是,您加一倍的工资干嘛呀,不需要加那么多啊。”
    “孩子啊,你邱爷爷已是耄耋之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些钱留着,还有啥用啊,能把钱交给对我好的人,那也一种幸福啊。别说是一倍的工资,就是两倍三倍,四倍五倍,我都愿意啊。”邱大爷拄着拐杖,紧张地说。
    巧英惊疑地看着他,说:“爷爷,您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了呀,您今天没喝酒啊?”
    邱大爷拄着拐杖,紧张地说:“巧英啊,爷爷说的都是真心话呀。”
    “哦,呵呵,好啊,没事儿,您什么时候想洗澡,叫我就是。”巧英笑笑,说。
    “我现在,就,就想洗啊。”邱大爷窘迫的样子,说。
    巧英一怔,疑惑的表情,看了看他,想了想,说:“好吧,您等一会儿,我先去放水,好吧?”
    “好好好,你先放水吧。”老爷爷颤巍巍地,走进了房间,他打开柜子,取出一扎钞票,又颤巍巍地走来,进了浴室,看到:浴缸里正在加水,巧英在准备沐浴用品。邱大爷拿着一扎钞票,递给巧英,说:“巧英啊,我先把工资付给你,来,拿着。”
    巧英看到这么多钞票,大惊,疑惑的表情,说:“爷爷,这么多啊,这是两个月的吧?”
    “这是一个月的,而且,还不够啊,我还会给你发奖金的。”邱大爷颤巍巍地把钱递给她,紧张地说。
    巧英看了看,接过钱,又低下头,想了想,她把钱放进柜子里,转身,一声不响,关掉龙头,说:“好了,爷爷,您坐在这里吧,我帮您脱衣服。”
    邱大爷拄着拐杖,慢慢走近,巧英警惕的表情,走到门口,向外看了看,又缩回身子,关了门。
    浴室内,邱大爷坐着,巧英为他脱去上衣,又为他脱去裤子,说:“爷爷,您先躺进去泡一会儿吧。”
    邱大爷窘迫的样子,说:“好,好,”他伸手,抓住巧英的手,巧英以为他要站起,赶紧扶着他。邱大爷却不愿站起,抓紧她的手,拉到眼前,仔细看着,说:“孩子啊,你的手,真是艺术品啊,好美好美呀。”
    巧英站着,不再看他,任由邱大爷拉着她的手,轻轻揉搓。邱大爷颤抖着,将她的手轻轻贴在自己脸上,巧英一怔,欲抽回,却被紧紧抓住,巧英泪水一颗颗落下来。
    邱大爷看了看,说:“孩子啊,你才三十四岁,这么小,真是委屈你啦,我知道,你很不情愿,可是,这时候,我又不想顾虑太多啊。”
    巧英擦拭着泪水,说:“爷爷,您抓紧时间啊,我现在就帮您洗吧。”
    邱大爷看了看,颤抖着站起,被她扶着,爬进了浴缸,说:“孩子啊,你也把衣服脱了,上来吧。”
    巧英看着他,想了想,说:“爷爷,如果邱叔叔回来,他会骂死我的。”
    邱大爷愤怒的表情,说:“他敢!不会的。再说啊,他白天不会过来的,你放心吧。”
    “那,您要快点啊,我好怕。”巧英看着他,眼泪汪汪地说。
    “好的好的,孩子啊,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邱大爷紧张地说。
    巧英看着他,想了想,站起,长吁一口气,开始脱衣……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