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3424|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村.12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12-11 11: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村.12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工地上,来自向阳村的几位老总脸色很不好看。
    “嘻嘻嘻,老总息怒,老总息怒,都是我的错,没抓好质量,我有责任啊,今晚,我请大家吃饭、唱歌去,算是赔罪认错了,好不好啊?”韦总嬉笑着说。
    “嗯,这态度还可以嘛。”玉珍瞥了他一眼,说。
    “当然啊,你们是我的衣食父母啊,必须的呀,我做错了事情,还态度不好,那还得了啊,嘻嘻嘻,走,我现在打电话订餐,咱们先去吃饭,然后去唱歌,好吧?”韦总嘻笑着,在前面带路。
    玉珍笑笑,得意地跟着,红梅也想笑,忍住了。
    韦总站在工用电梯门口,恭请他们走进,他本人最后走进电梯。电梯关了门,开始下降。
    白天,酒店。
    两辆小车驶过来,在酒店门口停下,车门开了,来自向阳村的几位老总下了车,韦总笑呵呵地站在前面迎接。
    酒店门内,站着两排美若天仙的小姐,她们微笑着,礼貌鞠躬,道:“欢迎光临!”红梅吓了一跳,退了出去。玉珍笑了,赶紧跑来,牵着红梅,随大家走了进去。
    酒店大厅内,好几十桌坐满了人,红梅踩着厚厚的地毯,跟着他们,小心翼翼,向前走去。两位迎宾小姐把他们带到了包房门口,只见:包房内,桌上,已摆满了一桌山珍海味。大家走进,韦总笑呵呵地,安排大家坐下。
    玉珍讶异地说:“天呐,韦总啊,这一桌要不少钱吧?快告诉我,这一桌,要多少钱,你说实话!”
    韦总嘿嘿一笑,说:“不多,不多,哎呀,这钱,还不是你们让我赚的呀,来来来,我们开始吧,呵呵呵呵。”
    两位美若天仙的服务小姐走来,小心翼翼地开启红酒,慢条斯理地倒酒。
    红梅瞪着韦总,生气的样子,说:“你怎么回事呀,我姐问你这一桌要多少钱,你为什么不回答呀?”
    韦总为难的神色,看了看大家,说:“这一桌啊,这个,我办了贵宾卡,本是一万二的,给我打了折,只收八千八百八十八。不贵的,很便宜,哈哈哈哈。”
    两位服务小姐将红酒递到每个人面前,退后站着。韦总举杯,开始敬酒……
    夜晚,KTV歌厅。
    包房内,正在放音乐,韦总与女秘书手拉手,在对唱情歌。来自向阳村的几位老总,个个腼腆的样子,认真看着显示屏。
    一曲唱完,韦总与秘书手拉手,举杯敬酒,说道:“来来来,今天,大家能坐在一起喝酒唱歌,这是千年修来的缘分啊,大家一定要玩个痛快,好不好啊?”
    来自向阳村的几位老总,个个腼腆的样子,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韦总带着女秘书举杯,兴致盎然的样子,大喊道:“干杯!”
    “干杯!”“呵呵,干杯!”“好啊,干杯!”来自向阳村的几位老总,互相碰杯,一饮而尽……
    夜晚,滨海大道。
    天空,月色朦胧,海边,浪花翻涌,沙滩,游客徜徉,林带,情人缱绻。辅道,停着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跑车旁的林带中,一棵大树下,一对恋人站着,紧紧相拥,在接吻。他俩正是:秦卫民与陈颖仪。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Rolls-Royce)小轿车驶过来,开过了红色法拉利跑车,停下。下来三人,正是:黄丽霞(陈颖仪的妈妈)和她的两位保镖。
    黄丽霞冷冷的表情,看到:林带中,大树下,秦卫民和陈颖仪紧紧相拥,在接吻。黄丽霞故意咳嗽一声,他俩没听到,黄丽霞又故意咳嗽一声,他俩还是没听到。
    黄丽霞瞪着他俩,生气的样子,走了过去。越走越近,黄丽霞又故意咳嗽一声,他俩一惊,看过来,看到:黄丽霞已走到了身边。黄丽霞故意视而不见,看着夜色中的大海,说:“这样的夜景,实在是美呀,但是,在这如梦似幻的夜色里,一个令人遐想连篇的地方,与一位不会令自己幸福的人相约,会不会留下遗憾呢?”
    “妈,您怎么来啦,您说什么呀?”陈颖仪放开秦卫民,走到妈妈身边,偏着头,看着她,说:“妈,您就那么肯定,我和民哥在一起不会幸福吗,当年,爸爸不也是一位从农村来的穷小伙儿吗,您为什么不换位思考一下,一定要阻挠我们俩在一起呀?”
    黄丽霞没看女儿,冷冷的表情,说:“对,没错,当年,你爸爸也是一位从农村来的穷小伙儿,但是,那个只要你敢想敢做就有可能成功年代已成为历史,熟话说,创业难,守业更难,实话告诉你吧,如果,我是说如果,社会又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我们再次变得一无所有,那么,我认为,小秦不具备创业和守业的能力,因为,我看不出他有这方面的天赋和基因,颖仪啊,你能听懂我的话吗?”
    “妈,我再次警告你,请注意自己的言辞,对民哥放尊重一点儿,你们有什么大不了的本事啊,你和爸爸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如果,社会又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我们再次变得一无所有,那么,您认为,爸爸还具备创业和守业的能力吗,啊?谁有啊,谁可以保证自己有啊,您告诉我,您认为谁有,啊?您告诉我呀,我倒要看看他是谁,只要他能写下保证书,保证将来,无论社会怎样变化,他都有这样的天赋和基因,那好,我就嫁给他好了,明天就结婚,行了吧,他是谁,您告诉我呀!”陈颖仪眼泪汪汪,咄咄逼人地大声说道。
    黄丽霞愤怒的表情,瞪着女儿,克制地说:“颖仪啊,这世界上,愿意为你付出一切的人,只有你的爸爸和妈妈呀,我们都是为你好啊,你为什么就不理解父母的一脸苦心呢?”
    “我理解你们的苦心?凭什么呀,放弃自己的幸福,然后,过自己不想要的生活,与自己不想见到的人在一起,这就是理解你们的苦心?妈妈,告诉你,别把我逼急了,否则,哼,我不会一直这样忍受下去的,我是人,不是动物,为什么您就不能理解我呢?”陈颖仪气鼓鼓的样子,说。
    黄丽霞望着夜色中的大海,长吁一口气,说:“好吧,颖仪啊,我不想逼你,以免伤了我们母女的和气,反正,你还小,我就给你自由吧,你和小秦一起生活、独立创业试一试,随时,如果你想回头,我还是欢迎你。但是,请你们记住:三年之内,不要借用父母的人脉和资源,这点,可以做到吧?”
    “不借就不借,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就不信,不借用父母的人脉和资源,我们就干不出一番事业来。”陈颖仪气鼓鼓地说。
    秦卫民惊愕的表情,看着她们母女俩,不知如何是好。
    “好吧,小秦,你辞职吧,我们公司不欢迎你。颖仪啊,请你保重,妈妈随时,欢迎你回来,呜呜呜呜……”黄丽霞捂着嘴,抽泣着,转身,向小车走去。
    陈颖仪瞪着妈妈离去的背影,眼泪汪汪,也哭了起来,突然,她转身,扑到秦卫民的怀里,抱着他大哭起来,她哽咽着说:“民哥,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我们自己创业去,就不依赖他们,好不好呀?呜呜呜呜……”
    “独立创业是可以的,只是,不能走太远啊,因为,我还有那么多老乡在这里,走远了,我不放心,还有,如果我们走远了,也怕你爸爸妈妈担心啊,再说,天有不测风云,假如我们真的遇到了解决不了的困难,谁来帮我们啊。”秦卫民抚摸着她的头,说。
    “啊,还有这么多问题呀,”陈颖仪扬起脸,眼泪汪汪地说:“那,我们就在附近找一份工作吧,远近都是一样的呀。”
    “嗯,对。可是,颖仪啊,我真不知道,你能做什么工作啊?”秦卫民捧着她的头,担忧地说。
    “我啊,你别小看我了,放心,您能做的,我都能做,我要和你在一起,你在哪里做,我就在哪里做,好不好?”陈颖仪又仰起脸,眨巴着睫毛,打量着他,说。
    秦卫民苦苦一笑,搂紧她,低下头,脸紧紧贴在她的头发上。
    白天,建筑工地,围墙。
    项目部,室内,有张桌子,桌前,坐着一位负责人。秦卫民和陈颖仪站在里面,老老实实的样子。负责人看了看资料,抬头,看了看秦卫民与陈颖仪,说:“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适合你们两位的工作,你们再去别的工地看看吧。”
    “哦,好的,谢谢您。”秦卫民一笑,转身,拉着颖仪走出。
    颖仪眼泪汪汪,说:“民哥,这么难啊,问了六家,怎么还没人要我们呀?”
    秦卫民迷惘的表情,说:“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会找到工作的。”
    两人走着,失望的表情。
    围墙一侧,一前一后,秦卫民回头喊道:“颖仪,你快点啊,我们再去前面一家看看。”
    “不行啦,不行啦,不找工作了,我要休息啊,累死啦,哎呀,走不了啦。”陈颖仪说着,痛苦的表情,蹲了下去。
    “才走了三个多小时呢,你就不能走啦?要是找到了工作,还要干一整天呢,你干得下去啊。”秦卫民转身,走来。
    “哎呀,你又不是天生就会干活儿的,要慢慢锻炼、慢慢适应的呀,我要先休息一下,过两天,我们再出来找工作,好不好?”陈颖仪痛苦的表情,吃力地站起,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
    秦卫民冲过去,扶着她,说:“不行啊,不能懈怠呀,懈怠是创业的克星啊。”
    “可是,我实在受不了了呀,呜呜呜,我们坐的士回去,把车开出来,咱们开车找工作,好不好?呜呜呜呜呜。”颖仪眼泪汪汪,委屈地说。
    “开着法拉利找工作?嘻嘻嘻,人家会骂我俩是精神病的。”秦卫民看着她,说。
    “我不管,要不,就别找工作了,反正,我还有一百多万零花钱,节约一点儿,够咱俩花两、三年的了。”颖仪委屈地说。
    “我们不是说好了要自己赚钱,不花那笔零花钱的吗?”秦卫民看着她,说。
    “可是,你把我逼急了呀,我也没别的办法了。”颖仪瞟了他一眼,嘟噜着小嘴,说。
    “那好吧,开车就开车,走,把法拉利开出来,呵呵,呵呵!”秦卫民神经质地笑笑,摇摇头,伸手,拦下一辆的士车。
    俩人上了的士车。的士车启动,向前方驶去。
    白天,建筑工地。
    围墙边,一辆的士车停下,两位工地老总下了车,其中一位拿着图纸。突然,俩人一惊,看到:后面,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冲过来,急刹车,停下,下来一男一女,向他们冲过来。
    拿着图纸的老总问道:“你们找谁?”
    “嘻嘻嘻,对不起,打扰您了,”颖仪卑躬屈膝的样子,问:“请问,这里招工的负责人是谁呀?”
    “我们很多团队都在招人,我也招,请问,您是记者吗?”拿着图纸的老总惊疑地问。
    “不是,嘻嘻嘻,老板,您好,我们是来应聘的。”颖仪挤出笑容,说。
    “什么,您说什么,呵呵呵,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啊小姐,我们很忙的,对不起,我们还有事儿了。”拿着图纸的老总说完,转身要走。
    “你站住!”颖仪眼泪汪汪,愤怒地瞪着他俩。俩人惊愕地回头,望着她,不知如何是好。
    秦卫民赶紧抱着她,捂着她的嘴巴向车上拖。拿着图纸的老总摇摇头,说:“这女孩可能是刚从里面跑出来的。”
    “不会吧,”另一人惊愕的表情,说:“如果是从里面跑出来的,她怎么会开车呀。”
    “间歇性的,还不是很严重。”拿着图纸的老总说。
    “哦,这样啊,怪可怜的,这么漂亮,可惜了呀。”另一人摇摇头,怜惜地说。
    “你放屁,什么叫可惜了呀,啊!放开我,放开我,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他们,过来,你们俩都过来!”颖仪使劲儿挣扎,大喊道。
    俩人赶紧回头,向里面跑去。
    颖仪拼命挣扎,抱起秦卫民的脚,将他摔倒在地,她挣脱秦卫民,追了过去。俩人向后看了看,又快速向里面逃去。
    颖仪冲到门口,“啊!”地叫了一声,她弯腰,捂着右脚,痛苦的表情,喊道:“完了完了,民哥,快来救我呀,我的脚啊,崴了一下呀。”
    秦卫民赶紧冲过去,抱起她,一步一步,向那辆红色小车走去。
    白天,宾馆。
    室内,颖仪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她皱着眉头,眼睛眨巴着,泪花闪动,秦卫民站在床边,看着她,说:“你还是别去找工作了,就我一个人找,我来养活你,好不好?”
    “不行啊,民哥,我一定要做给妈妈看,不但要养活自己,还要干出一番大事业来。再说了,民哥啊,就你那点儿工资,能养活我吗,仅我那辆小车消耗的费用,远远不止你那点儿工钱啊。”颖仪泪花闪动,看着秦卫民说。
    “那,你的意思,还是要去找工作?”秦卫民疑惑的表情,问道。
    “对,我还要找工作。”颖仪坚定地说。
    秦卫民苦苦一笑,说:“好吧,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只能随你了。”
    “你说什么,好啊,你这敢骂我?把头伸过来,让我打一下,快点!”颖仪气鼓鼓地瞪着他,命令道。
    秦卫民想了想,举起双手,闭着眼睛,把头伸过去。
    颖仪一把搂着秦卫民的脖子,将他拉倒,开怀大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抓到你啦,哈哈哈哈哈,你还敢不敢骂我呀,嗯,快说!”
    “不敢了,不敢了。”秦卫民的脸紧贴她的脖子,说。
    “可是,你刚才已经骂了我呀,怎么办,你说?”颖仪搂着秦卫民的脖子,笑着说。
    秦卫民的脸紧贴她的脖子,说:“我让你亲一下。”
    “不行!”颖仪摇头,说。
    “你让我亲一下。”
    “也不行!”颖仪摇头,说。
    “那,怎么办啊,啊?”
    “你说怎么办,嗯?”颖仪转过身子,看了看他,闭上眼睛,凑过来,亲吻他的唇。秦卫民小心翼翼地回应着……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