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2959|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村.14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12-14 10:3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村.14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茶楼,包房内,孙总眼泪汪汪,瞪着陈颖仪与秦卫民,生气地说:“完啦,完啦,这下,彻底完蛋啦,完蛋了呀!我这是瞎了眼啊我,为什么要租你们的车呀,你们这两个大傻瓜,像猪一样的大傻瓜,世界上最大的傻瓜,为什么偏偏让我遇上了呀,啊?”孙总绝望的表情,瞪着他俩,说。
    酒店,大门外,温总冲出,追到了凌秘书,抓着她的手臂,说:“哎呀,我的姑奶奶,你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儿呀,你误会啦,你误会啦!”
    “误会?”凌秘书转身,气鼓鼓地瞪着他,凶狠的样子,说:“姓温的,你以为,我是个傻瓜呀,还误会?你说,怎么误会啦,你说呀!”
    “哎呀,我的姑奶奶呀,今天,真把我的思维搞乱啦,你说,那女孩子,明明认识我,她偏要说不认识,还撒谎说是从美国回来的华侨,哎呀,你想想啊,这肯定是有原因的呀,可是,你,你又是唱的哪一出啊!”温总不解的样子,愁眉苦脸地说。
    “我唱的哪一出?难道,这出戏,你不是男一号吗,作为男一号的你,还不知唱的是哪一出?哼!”凌秘书白了他一眼,气鼓鼓的样子,说。
    “哎呀,小凌啊,你知道那女孩是谁吗,她爸爸手下的一个小股东,就是我们建筑总公司的后台老板啊,谁知道她今天发了什么精神病,要在这里扮演归国华侨的角色啊,你说,我能不配合吗?差点儿,我就说漏嘴啦,要是得罪了她,我们公司就完蛋了呀,小姐,你明白吗,啊?”温总焦虑的表情,说。
    “真的呀?”凌秘书认真打量着他,想笑。
    “什么真的假的呀,快进去吧,你快急死我了,嗨!”温总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
    凌秘书一笑,看了看他,神秘的表情,又向里面走去。
    包房内,孙总正在大发雷霆,训斥陈颖仪与秦卫民。凌秘书笑容可掬地走进来,坐下,温总也跑了进来,对大家说:“呵呵,对不起,对不起呀,误会啦误会啦,刚才,凌秘书要打一个很重要的电话,大家包涵一下,包涵一下,千万别介意啊,呵呵呵。”
    “咿,不对呀温总,明明是我们错了,应该由我们赔不是才对呀,”孙总不解地说。他又回头,对陈颖仪与秦卫民吼道:“还不向温总赔罪,嗯?快点,站起来!”
    秦卫民愧疚的样子,谨慎地站起,陈颖仪使劲儿一拉,又将他拉到了座位上,瞪着他,说:“这里又不是在美国,你不用那么害怕,明白吗?”
    “对对对,太对了,呵呵呵,这里不是美国,不用赔罪,不用赔罪,大家都不要讲客气了,好吧,嘻嘻嘻嘻!”温总卑躬屈膝的样子,说。
    凌秘书笑笑,对大家说:“是呀是呀,大家都是一家人,都不要客气呀,”她又笑嘻嘻站起,来到陈颖仪身边,坐下,抓着她的手,说:“陈小姐呀,我还是第一次和华侨打交道呢,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您多多海涵呀,呵呵呵呵。”
    “好啦好啦,不要说那么多了,我很累,要休息了,你们快把生意谈好吧。”陈颖仪靠着沙发,不开心的样子。
    “谈好了呀,就这么定了,孙总啊,我们承建的那栋楼,十六到二十五层,全部给你们施工,有四千多万的金额呀,可以吧,啊,哈哈哈哈!”温总笑哈哈地说。
    “啊,天呐,真的啊,咿呀,太谢谢啦,啊哈哈哈,谢谢谢谢,哈哈哈哈。”孙总手足失措的样子,说。
    “哎呀,不要谢我呀,要谢,就谢你们这位华侨小姐,说实话,我们就是要向海外发展啊,今天,很荣幸,认识了这位华侨小姐,呵呵呵,我们总算走出了第一步啊,啊,哈哈哈哈哈。”温总开心地说。
    陈颖仪不屑的表情,拉着秦卫民,站起,说:“好啦,不必说那么多了。孙老板,你们签好了合同,一定要记得,把百分之三的奖金打到我的账上哦,Bye!”
    孙总懵了,左看看,右看看,说:“哦哦哦,好的,好的。”
    陈颖仪拉着秦卫民走出了包房。
    白天,街道,高楼林立,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驶过。
    滨海大道,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驶来。车上,陈颖仪看了看秦卫民,大声说道:“怎样,一百万,马上就要到账了,爽不爽啊,啊?”
    秦卫民满意的表情,大声说:“爽是爽,不过,下不为例啊,你不是答应过,不借用父母的人脉和资源吗,要是被你爸爸和妈妈知道了,我们的脸往哪儿搁呀,再说啊,如果,你爸爸将孙总的业务注销,那不是要了人家的命啊?”
    “先别管它,找份工作要紧呀,以后,我们注意点儿就是了。”陈颖仪得意的表情,说。
    “哼哼。”秦卫民笑笑,闭上眼睛,靠着座椅,不再说话。
    天空,白云幽幽,海边,浪花滚滚。辅道,停着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林带中,一棵大树下,一对恋人站着,紧紧相拥,在接吻,他俩正是:秦卫民与陈颖仪。
    白天,别墅。
    别墅一楼,房间内,床上,躺着一位老奶奶,旁边,坐着一位老大爷(邱大爷),他身边,放着一支拐杖。巧英端着一盆水走来,她为老人洗脸。洗完脸,巧英端着水,走出。老大爷看了看,也慢慢站起,跟着走出。
    浴室,巧英倒掉水,回头,看到:老大爷站在门口,颤巍巍地,可怜兮兮的样子。巧英疑惑的表情,问:“您又要洗澡啊?”
    邱大爷望着她,说:“我还要洗一洗,可,可以吗?”
    巧英瞪着他,说:“爷爷,这样不好吧,我不要您的钱,求求您,别再这样了,好吗?”
    邱大爷听了,一动不动,突然,他颤巍巍地跪下。巧英赶紧冲过来,拉起他,说:“好了好了,您别这样啊,最后一次,下不为例啊,好吗?”
    邱大爷不说话,慢慢走到浴缸边,坐下。巧英忙着在浴缸里加水,回头,看了看,又想了想,一怔,赶紧为他脱衣。很快,她将邱大爷的衣服脱完了,小心地将他扶进了浴缸,让他躺下。邱大爷抓住她的手,颤抖地抚摸着。巧英抽了抽,说:“等下啊,别抓住了,我还没脱衣服呢。”
    邱大爷松了手,静静地看着她,看到:巧英脱去了外套,又脱去了内衣,捋了捋头发,扎好,反手解开胸罩……
    别墅外,一辆小车开过来,电动门开了,小车驶进大院,停下,门开了,下来一人,此人正是:邱总(邱大爷的儿子)。
    邱总拧着包,走进别墅。进了别墅,看了看,里面没人,他想了想,走到自己房间,将包挂好,向卫生间走去,看到:浴室门紧闭。邱总疑惑的表情,想了想,正要离开,突然,里面传出说话的声音,邱总一惊,侧耳听了听,听到巧英的声音:“好了好了,我要走了,等下,您儿子会回来的。”邱大爷说:“等一下,等一下再走啊,我儿子不会回来的,来啊,等下再走啊。”
    邱总大惊失色,愤怒的表情,他抬起手,欲敲门,试了试,最终没有敲下,他回头,鼓胀着眼珠,向房间走去,进了房间,走到床边,坐下,发呆。
    突然,邱总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站起,走出房间,打开另一间房,看到:床上,邱太太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一言不发。邱总走近,一笑,说:“妈,您没睡啊,还好吧?”
    老太太躺在床上,看着他,嘴唇颤栗,眼眶湿润了,不说一句话。
    邱总一怔,说:“妈,保姆在外面剪花草,爸爸也在外面晒太阳,您有什么事情,就叫我吧。”
    老太太看着他,顿了顿,一笑,结结巴巴地说:“你,吃饭了吗?”
    “妈,放心吧,我吃过了,今天在外面陪客人喝酒,吃得很好的。”邱总坐在床边,将被子拉上一点儿,说。
    这时,外面传出什么声音,邱总一惊,故作镇静,站起,走了出去。他向浴室走来,吓了一跳,看到:巧英眼泪汪汪,搂着衣服,赤裸裸地跑出,差点儿就撞到了他。
    两人相遇,巧英大惊,捂着嘴,睁大眼睛,极度恐惧的表情,她低着头,绕过邱总,冲进了自己房间。邱总愤怒的表情,想了想,转身,向巧英的房间走来,抬手,敲门:“咚咚咚!”门没开。他又敲门:“咚咚咚!”,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巧英已穿好衣服,站在里面,眼泪汪汪,看了他一眼,低下头,害怕的样子。
    邱总想了想,说:“就当我没看见,知道吗?”
    巧英噗通跪下,说:“求求你,原谅我,原谅我啊邱总。”
    邱总将她拉起,想了想,说:“我刚才,对妈妈说,你在外面剪花草,老爷子在外面晒太阳,记住了吗?”
    “嗯,好,记住了,我记住了,呜呜呜呜……”巧英哭着,使劲儿抹泪。
    “别怕,我不会害你的。这事儿,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商量着处理吧,好吗?”邱总瞪着她说。
    “嗯,好,谢谢老板,谢谢,呜呜呜……”巧英低着头,抽泣着说。
    “你先不要对任何人说,等下,我打你电话,你出来一下,我们好好谈一谈,好吗?”邱总瞪着她说。
    “嗯,好,我知道了。”巧英擦拭着泪水,说。
    邱总长吁一口气,转身,向外走去。巧英一怔,快速擦去泪水,到梳妆台前梳头。她梳好头发,理好衣服,低着头,向外走来,抓起一支拖把,走进老太太的房间,使劲儿拖地,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奶奶,我还有一点儿花草没剪完,等下还要去剪,您先休息休息,啊。”
    床上,老太太看着她,结结巴巴地说:“明天,再剪,别累坏呀。”
    巧英笑笑,说:“没事儿的,奶奶,我不累。”这时,邱大爷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走了进来,坐下。
    巧英看到,冷冷的表情,抓着拖把,走了出去。
    花园内,巧英正在剪花草,她的电话响铃了,她拿出电话,接听:“喂,邱总啊……哦,好的好的,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巧英挂了电话,跑进房间,对老太太说:“奶奶,我有一位老乡来了,要去见一面,很快就会回来的,啊。”说完,她快速跑了出去。
    巧英走出别墅外,拦了一辆的士车,开门,上车,的士车向前驶去。
    白天,建筑工地。
    一辆的士车驶来,停下,门开了,巧英下车,看到:路边,停着两辆车,一辆奔驰,一辆法拉利。邱总、伍新年、陈颖仪、秦卫民四人站在车旁,在等她。巧英一怔,低下头,犹犹豫豫,害怕的样子,一步一步走过去。
    陈颖仪笑呵呵走来,抓住巧英的手,说:“巧英姐,你看啊,我们邱总想得多周到呀,他帮你找了一位对象呢,来来来,你看看,这位,是邱总工地上的小工包头,为人实在,能吃苦耐劳,您看看,行不行啊,如果不行,再换一个,好不好,啊?呵呵呵呵。”
    巧英低着头,眼泪汪汪,不说一句话。
    秦卫民惊疑的表情,问道:“巧英姐,你这是怎么啦,你已经离婚了,还想那么多干嘛呀,邱总帮你介绍对象,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啊。”
    巧英一怔,抬头,眼泪汪汪地看着邱总。
    邱总笑笑,说:“巧英啊,你想多了,我什么也没对他们说,找对象嘛,很平常的事情,你不要想得太复杂了,好吧。”
    巧英垂下眼睑,吁了一口气儿,抬手,擦去眼角的泪水,低着头,说:“随便你们,我无所谓,邱总,谢谢你!”
    陈颖仪开心的样子,笑呵呵地说:“噢,太好了太好了,想不到,这么快就通过了呀,伍大哥,恭喜你呀,呵呵呵呵。”
    “真的呀,一看就中了,哈哈哈哈哈,好,等下,我把向阳村的老乡都叫来,咱们好好庆祝一下,好吧?”秦卫民开心地说。
    “对呀对呀,我们去档次高一点儿的酒店,伍大哥,这次,我来买单,下次你买,好吧?呵呵呵呵。”陈颖仪笑呵呵地说。
    伍新年抠着脑壳,笑着,不好意思的样子,说:“呵呵呵,谢谢,谢谢啦,嘻嘻。”
    “巧英啊,以后,你就在这里上班吧,老太太那里,我又安排了一位护工,你尽管放心。伍师傅,你陪她去把行李拿过来,好吧?”邱总说。
    伍新年说:“哦,好的好的。”他拦了一辆的士车,拉开门,巧英上车,伍新年也坐了上去,士车向前驶去。
    陈颖仪回头,对邱总笑笑,说:“谢谢您啊,邱叔叔,您对员工太好了。”
    邱总笑笑,说:“呵呵,陈大小姐介绍来的员工,我敢怠慢吗,啊?呵呵呵。”
    陈颖仪挽着秦卫民的手臂,对邱总说:“哪里呀,邱总是看了民哥的面子吧,他和巧英姐是老乡呢。”
    “呵呵呵,反正,你们俩,我都不能得罪呀,呵呵呵呵。”邱总看了看他俩,笑着说。
    陈颖仪得意的表情,笑笑,冲着邱总说。“走,咱们先去酒店订餐,今天,大家好好庆祝一下,好吗,嗯?”
    邱总笑笑,说:“好啊,我们走!”他走去开车。陈颖仪和秦卫民也上了车。
    白天,酒店。
    酒店包房内,坐着许多人,他们是:巧英、伍新年、邱总、陈颖仪、秦卫民、柳移山、玉珍、韩德贵、红梅、姜青林。圆桌在转动,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
    “来来来,我先敬一杯,祝愿巧英姐和伍大哥白头偕老,百年好合!”陈颖仪端着酒杯走来,巧英与伍新年赶紧起身,一起碰杯,干杯。
    来自向阳村的老乡们叫着,喊着,笑呵呵地,使劲儿鼓掌。
    红梅笑着,也端着酒杯走来,说:“来,巧英姐,我也要敬一杯,祝愿两位早生贵子,一定要生双胞胎哟,大家说,好不好啊?”
    “对对对,哈哈哈哈哈。”“好啊好啊,哈哈哈哈。”“就这么定了呀,哈哈哈哈!”……大家开心地喊着,笑着,好不热闹。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