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2202|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村.19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12-21 16: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村.19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法庭,旁听席,来自向阳村的几人还在大喊大叫,许多警察冲过去,将玉珍和红梅强行拖出法庭。法庭外,玉珍和红梅坐在地上,伤心大哭。
    韩德贵与姜青林也被警察请了出来,他俩分别来到自己女人的身边,愁苦的表情,不知如何是好。韩德贵呆了呆,眼眶红了,他低着头,蹲下,说:“我们不要闹了,刚才,律师也说了,判十五年不算重,他们认为,量刑适当,没有必要上诉了。”
    “啊?那,那巧英姐呢,她判了多重啊,啊,你快告诉我啊。”红梅泪眼模糊地看着丈夫(姜青林),问。
    姜青林低着头,擦拭着泪水,说:“我还不知道,很快,就有结果了,等下问卫民吧。”
    这时,秦卫民快速跑了出来,看到他们,说:“还好啊,还好啊,巧英姐只判了两年,她没动手打人,还有制止打斗的行为,所以,判得很轻啊。”
    “啊,还轻啊,两年啊,为什么要判这么重啊,民哥啊,两年怎么过呀?”红梅眼泪汪汪地瞪着他,说。
    “律师说,她错在不该与移山一道,将杨正强(死者)拖进井里。如果没有这个情节,她会被当庭释放。”秦卫民说。这时,法庭内,走出了许多人。
    “就,就这一个动作啊,两年啊,这也太不公平了吧?”玉珍眼泪汪汪地瞪着他,说。
    “律师说,这次,对俩人的判决结果很满意,都达到了他们最高的期望值。巧英和移山当庭表示服从判决,都不上诉,所以,我们也就认了吧,最近,大家都没休息好,终于有结果了,先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秦卫民眼眶红了。他回头,看到陈颖仪眼泪汪汪地走了出来,对她说:“走吧,颖仪啊,勿论发生了什么,这一切,都将成为过去。”
    陈颖仪眼泪汪汪,一手捂着嘴,一手挽着秦卫民,俩人走下台阶,向红色小车走去。
    白天,建筑工地。
    马路上,围墙边,一辆红色法拉利小车驶过来,停下,秦卫民与陈颖仪下车,俩人向临时办公室走去。
    马路上,一辆黑色劳斯莱斯(Rolls-Royce)小车驶过来,停下。下来三人,正是:黄丽霞(陈颖仪的妈妈,开发商大股东的太太)和她的两位保镖。黄丽霞抬手,示意保镖止步,她一个人,向临时办公室走去。
    前面,陈颖仪回头,看到:黄丽霞款款走来。陈颖仪大吃一惊,喊道:“妈,您怎么来啦?”
    “哼哼,笑话,这片区,都是你爸爸开发的楼盘,我为什么就不能来呀,”黄丽霞瞥了女儿一眼,说:“相反,我要问你呀,你在这里干啥呀?”
    “我干啥?我,我,我在上班呀?”陈颖仪看了看秦卫民,尴尬地回答。
    “他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这位白马王子也在这里上班吧,你们俩,是怎么找到这份工作的呀?”黄丽霞又瞥了女儿一眼,说。
    “妈,您是什么意思啊,您到这里来,到底要干啥?”陈颖仪气鼓鼓的样子,瞪着妈妈说。
    “哼哼,我要干啥,你还好意思问我?你不遵守诺言,我还能原谅,因为,你是女孩子,从小,就娇生惯养,我把你宠坏了,可是,你的这位白马王子,堂堂七尺男儿,居然出尔反尔,说一套做一套,这样的男孩子,我非常瞧不起他,明白吗?”黄丽霞愤怒地说。
    秦卫民听了,气呼呼的样子,正要说话,被陈颖仪一拉,拉退了几步。陈颖仪冷冷的表情,瞪着妈妈,说:“没错,妈,我们是出尔反尔了,可是,我们不是故意的,刚来的时候,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里也属爸爸开发的片区,根本没有借用你们人脉和资源的故意,之所以,我们会就近找工作,是因为,我们担心,如果和爸妈分隔远了,万一出了个什么事情,我们彼此,都能随呼随到,难道,仅因这善意的想法,我们就近找到了一份工作,就犯了您的大忌吗?”
    “哼哼,别扯远了,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我想见到的,不是一个可以为你创造多少财富的机器人,而是一个言必有信、行必有果的男子汉。告诉你,小伙子,咱们陈家,至少未来一百年,都不需要你帮我们赚钱,但是,我们陈家人,都视信誉为生命,若没有坚守信誉的魄力和人格,我们陈家,绝不会走到今天,你能听懂我的意思吗?”黄丽霞瞪着他俩,严厉的表情,说。
    秦卫民听了,气呼呼的样子,正要说话,又被陈颖仪一拉,拉退了几步。陈颖仪眼泪汪汪,克制的表情,说:“妈,我警告你,别把女儿逼急了,好吗?”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看你们俩这窝囊的熊样,哪是成大业的料啊,哼哼,我不管,曾经,我们有约在先,而且,彼此都认为那约定是公平合理的,所以,我们必须履行承诺,现在,我再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要么,你们独立创业,不要借用你爸爸的人脉和资源,要么,你们一刀两断,各奔前程!”黄丽霞指着他俩说。
    陈颖仪眼泪汪汪,克制的表情,说:“哼,妈,您这么做,会后悔的。”
    “哼哼,这点,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我和你爸爸,早已做好了后悔的准备!”黄丽霞又狠狠地瞪了他俩一眼,转身,愤怒的表情,向小车走去。
    黄丽霞与两位保镖上了车,黑色劳斯莱斯(Rolls-Royce)小车掉了头,向前方驶去。
    陈颖仪转身,抱着秦卫民,使劲儿哭起来。秦卫民拍拍她的背脊,说:“或许,你妈妈是善意的。其实,他说的对,我们确实言而无信,借用了他们的人脉,太窝囊了,所以,颖仪啊,你要想清楚,他们的人脉和我之间,你只能选其一,否则,我们违背了诺言,必将受到惩罚,还可能株连身边许多人,那将是一个可怕结局,更令人难以承受,知道吗?”
    陈颖仪哭着,说:“怎么办啊,呜呜呜呜呜,民哥,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都可以放下啊,要不,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啊,呜呜呜……”
    “你确定吗,离开这里,意味着要独立谋生、自主创业、从零开始,你受得了吗?”秦卫民抚摸着他的背脊,激动地说。
    “可是,如果失去你,还有什么意义呀,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无所谓,独立谋生、自主创业、从零开始,我都愿意,我都愿意啊,呜呜……”
    “好吧,我们试一试吧,如果,什么时候,你反悔了,我也会理解你的。”秦卫民眼泪汪汪,激动地说。
    “民哥,你放心,我不会反悔的,不会,不会,永远都不会,呜呜呜……”陈颖仪紧贴在他的胸口,使劲儿哭着。
    秦卫民闭着眼睛,泪水溢出,满脸酸楚的表情。
    后面,传来孙总的声音:“啊,你们俩都在呀,进来进来,我正有事儿要找你们呢。”
    俩人一怔,彼此松开,向孙总看去。孙总忧郁的样子,看了看他俩,哀叹一声,说:“进来吧。”
    秦卫民看了看,带着陈颖仪,向孙总的办公室走去。办公室内,俩人坐下。
    孙总忧郁的表情,说:“刚才,温总打电话给我,说你就是开发商陈总的女儿,对不起,陈小姐,让你受委屈了,事已至此,我就不说客气话了,现在,我的事业,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你们是知道的,对吗?”
    陈颖仪一怔,眼泪汪汪,抬头,问道:“孙总,如果,是因为我们,阻碍了您的发展,那么,无论您做出怎样的决定,我都会理解您,不会为难你的。您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孙总低下头,丧气的样子,说:“这次,总部派人来检查,说我们的工程质量有问题,责令温总全面停工整顿,温总私下里对我说:如果,不把你和向阳村的小股东清出门户,那么,总部就会取消与温总的合作关系,而且,我们还将面临巨额罚款。”
    “是我爸爸派人来检查的吗?”陈颖仪眼泪汪汪,瞪着他,问。
    “我不清楚,不过,我估计,总部做出这么大的决定,你爸爸肯定是知道的。”孙总愁眉苦脸的样子,说。
    “那好吧,孙总,我不怪你,您说吧,我们现在,该怎么做?”陈颖仪委屈地说。
    “抱歉,我只能按温总的意思来处理,将你们向阳村的小股东全部清出。”孙总无奈的表情,说。
    “好,孙总,我理解你,那么,你什么时候退回我们的股金?”陈颖仪担忧的表情,问。
    “温总应收的款项全被总部冻结了,要等到总部解冻,他才可以付给我,我才可以付给你们,请多谅解。”孙总无奈的表情,说。
    “好,我知道了,民哥,我们走!”陈颖仪愤怒的表情,站起,拉着秦卫民向外走去。
    孙总赶紧喊道:“等下,你们去哪里?”
    陈颖仪回头,眼泪汪汪,瞪着他,说:“不知道,不过,您放心,我们不会饿死的。”
    孙总焦急的样子,说:“卫民啊,我联系了一位朋友,他的搅拌站还需要几位搬运工,我先把你们向阳村的几位老乡调过去吧?”
    “好的,谢谢,孙总,给您添麻烦了,抱歉!”秦卫民难过地说。
    “咱们就别客气了,有什么需要,你们只管说啊,只要我能做到,孙某义不容辞。”孙总心思沉重地说。
    “知道了,谢谢!”秦卫民转身,拉着陈颖仪,走了出去。
    围墙外,路边,秦卫民与陈颖仪丧气的样子,走向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打开车门,上了车。车辆启动,向前驶去。
    白天,搅拌站。
    路旁,停着几辆搅拌车。坪地上,停车一辆大货车,几位工人在卸货,只见:车厢内,工人将车厢中间的水泥包拖至车厢边沿,一包包立好,车下,工人抓紧水泥包驮在背上,快速走向库房。库房内,灰尘飞扬,里面堆放着数百墩水泥包,整齐排列。
    一辆的士车驶过来,停下,车门打开,下来两男两女,正是:来自向阳村的韩德贵、姜青林、红梅、玉珍。
    一位中年妇女走出,笑盈盈地接待他们,问:“你们都是向阳村的吧?”
    玉珍走近,笑笑,说:“是的是的,请多关照,呵呵,给你们添麻烦了呀。”
    “哎呀,大家都是打工的人,不必客气呀,老板来电话了,说你们是他的朋友,要我多多照顾呢,呵呵呵,来来来,房间已经安排好啦,你们就住这一间吧,等下,就可以上班了。”中年妇女笑呵呵地说。
    大家跟着她,向房间走去,进了房间,都把行李放好。
    白天,大海。
    滨海大道,车流如梭,辅道边,停着许多小车,中间,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赫然醒目,辅道旁,片林郁郁葱葱。沙滩上,可见许许多多的游客,还有放风筝的小孩,海边,浪潮滚滚而来,接连扑向沙滩。
    沙滩上,陈颖仪坐着,对着大海,一个劲儿恸哭,秦卫民站在她身边,眼泪汪汪。
    天空,一只风筝徐徐下降,落在了陈颖仪的身边。两位小孩(一男一女)像比赛一样,冲了过来,俩人都向陈颖仪看了看,看到:陈颖仪泪水涟涟,伤心哭着,两位小孩(一男一女)没捡风筝,吓呆了。
    小女孩惊恐是表情,睁大眼睛,扬起脸蛋,看了看秦卫民,又疑惑地看了看小男孩,说:“阿姨在哭呢,为什么呀?”
    小男孩担忧的表情,扬起脸蛋,看了看秦卫民,又疑惑地看了看陈颖仪,摇摇头,不说话。
    陈颖仪一怔,泪眼模糊,看了看两位小孩,捡起风筝,递给小女孩。
    小女孩手背在后面,眼里泛着泪花,睁大眼睛,盯着陈颖仪,委屈的样子,说:“阿姨,您别哭了,好不好呀?”
    陈颖仪勉强一笑,噙着泪花儿,说:“好,阿姨不哭了,谢谢你,你真乖,你和哥哥玩去吧,好吧?”
    “阿姨,是不是你的大哥哥欺负了你呀?”小女孩接过风筝,眼里泛着泪花,盯着陈颖仪,委屈的样子,说。
    陈颖仪又勉强一笑,噙着泪花儿,说:“不是,我的大哥哥没有欺负我,你放心,好吧?”
    “那,您为什么要哭呀?”小女孩担心的样子,眼里泛着泪花,盯着陈颖仪,委屈地说。
    “我……我呀,我的风筝飞走了,不见了呀,所以,阿姨就哭了呀。”陈颖仪笑笑,欣慰的表情,噙着泪花儿,说。
    “噢,那,您的风筝,是什么样子的呀?”小女孩眼里泛着泪花,睁大眼睛,好奇的表情,看着陈颖仪,问。
    “我的风筝啊,是一座希望之塔,像高楼那样,很高很高,很长很长的那种,知道吗?”陈颖仪认真的表情,噙着泪花儿,说。
    “噢,难怪呀,那么好的风筝飞走了,换作是我,我也会哭的。阿姨,没关系的,您要妈妈再买一个吧。”小女孩看着她,期待的表情,说。
    “妈妈?”陈颖仪听了,一怔,她想了想,摇摇头,又伏着使劲儿哭起来。
    秦卫民蹲下,拍拍小女孩,对她说:“你们俩守在这里,阿姨就会想起自己那只飞走的风筝,会很伤心的,你们去那边玩儿吧,好吗?”
    两位小孩疑惑的表情,睁大眼睛,看了看他俩,转身,向前方走去。
    沙滩上,秦卫民坐在陈颖仪身边,搂着她,说:“颖仪啊,你受了这么多委屈,后悔了吗?”
    “不,民哥,我不后悔,呜呜呜……”陈颖仪伏在膝盖上,使劲儿摇头。
    秦卫民抚摸着她的头发,说:“我那些老乡,能天天见面的,越来越少了,下一步,我想和他们一起工作,我好担心,若是,他们再出个什么事情来,我真的,无颜面对父老乡亲啊。”
    “嗯,好,民哥,我理解你,我也要和你们一起工作。”陈颖仪伏在膝盖上,抽泣着,说。
    秦卫民惊愕的表情,说:“你?难道,你也去背水泥?不,不可以的。”
    “我要去,我要去。”陈颖仪抬头,满眼泪花儿,委屈的表情,瞪着他说。
    “哼哼,”秦卫民冷冷一笑,说:“好吧,哪怕,你要去流浪,我也会陪着你的,还是那句话,我认命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陈颖仪一怔,瞪着他,呵斥道:“你说什么?”她猛地将他推到,把他压在沙滩上,举手要打,说:“还敢乱说不?”
    “饶命啊,饶命啊,不敢了,不敢了。”秦卫民惊恐的样子,举手投降,说。
    前面,两位小孩(一男一女)哈哈大笑起来,俩小孩望着他俩,大喊道:“打他,打他,打他!”
    陈颖仪一惊,抬头,看到俩小孩得意的样子,笑了,她松开他,站起,拍拍手,转身,向绿化带走去。
    秦卫民爬起,向周围看了看,看到:那两位小孩还在哈哈大笑。他赶紧拍拍身上的沙粒,向陈颖仪跑去。他跑到陈颖仪身边,挽着她的手,蓦回首,看到:两位小孩没笑了,站在那里,不解地看着他俩。
    秦卫民站定,向俩小孩挥挥手,俩小孩不好意思的样子,转身跑了。
    秦卫民与陈颖仪坐进了红色法拉利跑车。辅道旁,小车启动,向前驶去。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