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2069|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村.20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2-22 18: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村.20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沙滩上,陈颖仪按住了秦卫民,听到有小孩在后面喊,一惊,回头,看到:俩小孩得意的样子,在笑。她笑了,松开秦卫民,站起,拍拍身上的沙粒,转身,向绿化带走去。
    秦卫民也爬起,看了看,看到:那两位小孩还在笑。他赶紧拍拍身上的沙粒,向陈颖仪跑去。他跑到陈颖仪身边,挽着她的手,蓦回头,看到:两位小孩没笑了,站在那里,疑惑地看着他俩。
    秦卫民向俩小孩挥挥手,俩小孩不好意思的样子,转身跑了。
    秦卫民与陈颖仪坐进了红色法拉利跑车。辅道旁,小车启动,向前驶去。
    白天,搅拌站。
    路旁,停着几辆搅拌车。坪地上,停车一辆大货车,几位工人在卸货,只见:车厢内,工人把水泥包从车厢中间拖至车厢边沿,一包包立好,车厢旁,工人抓紧水泥包,驮在背上,快速走向库房。库房内,弥漫着灰尘,随着丢包的震动,灰尘接连扑向空中。库房里面,堆放着数百墩水泥包,整齐排列。
    一台红色法拉利小车驶过来,停下,车门打开,下来一男一女,正是:秦卫民与陈颖仪。他俩向库房走来,看到:来自向阳村的四位民工(两对夫妻),身上灰尘扑扑,在忙忙碌碌地背运水泥。
    “老乡,你们歇一会儿吧。”秦卫民关心地喊道。
    韩德贵从仓库内快速走出,摆摆手,说:“不行啊,只要一个人休息,大家都会乱套的。你看,车上俩人转包,车下八个人背包,刚好啊。”他说着,又急匆匆走到车厢旁,驮着一包水泥,急匆匆向库房走去。
    这时,红梅从仓库内走出,疲倦的样子,喘息着,说:“不行了,不行了,大家,都休息一下吧,我,我受不了啦。”
    玉珍也从仓库内走出,疲倦的样子,喘息着,说:“休,休息一下吧,我,我也不行啦。”
    车上,一位民工说:“这样吧,你们几位老乡都休息一下,我们几位继续,好吧?”
    “好啊好啊。”“休息休息。”红梅与玉珍满脸灰尘,走出了队伍。
    “你们两位女人先休息吧,我们继续。”姜青林满脸灰尘,急匆匆地走出库房,来到车厢旁,又驮着一包水泥,急匆匆向库房走去。
    韩德贵满脸灰尘,也走出了库房,笑笑,说:“我还好,你们先休息吧。”他又急匆匆走到车厢旁,驮着一包水泥,急匆匆向库房走去。
    陈颖仪眼泪汪汪,看到此情此景,无比震惊的表情,突然,她转身,抱着秦卫民,使劲儿哽咽起来。
    秦卫民搂着她,说:“看到了吧,颖仪啊,这样的活儿,你怎么能做啊?”
    “不,我要做,我要做,呜呜呜,民哥,你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可以,我可以,呜呜呜……”陈颖仪抱着秦卫民,哭着说。
    “那好,既然来了,我们就试一试吧。”秦卫民搂着她,说。
    陈颖仪松开他,看了看,一笑,说:“好啊,现在就上班,嘻嘻。”
    车上,一人喊道:“来来来,快点。咱们丑话先说在前头啊,如果,你们做得慢,工资就没我们的高哦,不介意吧?”
    陈颖仪噙着泪花儿,笑笑,说:“给多给少无所谓,但是,你要凭良心给呀。”
    “那当然,人心都是肉长的呀,这么漂亮的小姐来上班,就算只背了一包,也要给足吃饭的钱啊。”车上的人说。
    “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嘻嘻嘻嘻。”大家开心地笑了。
    陈颖仪噙着泪花儿,也尴尬地笑笑,问:“哪里有衣服换啊?”
    “换衣服?没有,你们俩进去,里面有头套和披肩,可以拿来用一用。”车上的人说。
    “你们身上的衣服,都是自己带来的吗?”陈颖仪噙着泪花儿,好奇地问。
    “带什么衣服啊,呵呵呵,不用的,小姐啊,你是看我们穿的衣服都一样是吧,呵呵呵,你只做半个小时,身上的衣服也就和我们一样了,呵呵呵。”
    “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嘻嘻嘻嘻。”大家开心地笑了。
    陈颖仪不服气的样子,擦去泪水,瞪了他们一眼,气冲冲走进库房,拿出头套和披肩,笨拙地戴上头套,系好披肩,走进了队伍中。
    “呀,天呐,颖仪妹妹,你要来真格的呀。”红梅惊愕地喊着,又回到了队伍中。
    秦卫民也戴上了头套,系好披肩,走进了队伍中。玉珍摇摇晃晃地站起,疲倦地走了过来。
    只见:陈颖仪笨拙地靠着车厢,抓住一袋水泥,拉了几次,没拉上肩,秦卫民帮她抱起,放在她的背上。陈颖仪背着水泥,进了两步,又退了一步,秦卫民赶紧扶住她。
    “松开松开,没事儿了,没事儿了。”陈颖仪弯着腰,喊道。秦卫民忧心的表情,慢慢松手。陈颖仪驮着一袋水泥,一步一步,向库房走去。
    走进库房,里面有人喊道:“要点数啊,每墩十四包。”
    陈颖仪看了看,找到只有五包的一墩,向里面一靠,将水泥放了上去。
    旁边一人背着水泥走来,肩膀一耸,一袋水泥从他肩上飞出,“嘭!”,稳稳落在高高的水泥墩上,扬起一片灰尘。他看了看陈颖仪,说:“不行啊,放歪了,没放正,这样堆不了十四包啊,会垮的。”
    秦卫民赶紧跑来,要帮她扶正。陈颖仪不服气的样子,推开他,说:“走开,我自己能行,你快去背吧,别管我。”
    秦卫民眼泪汪汪,瞪着她,说:“谢谢你,颖仪,现在,我终于知道,爱情的力量有多大了。”他转身,低头,擦拭着泪水,向货车走去。
    搅拌站,路旁,停着几辆搅拌车,还有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坪地上,停车一辆大货车,十多位工人在卸货,只见:车厢内,工人将水泥包拖至车厢旁,一包包立好,车下,工人抓紧水泥包驮在背上,快速走向库房。队伍中,可见陈颖仪背着水泥包,摇摇晃晃的身影。库房内,灰尘像烟雾,随着一声声丢包的巨响,扑向空中。
    傍晚,工棚。
    工棚外,大家端着饭菜走出,三五成群,蹲在外面,开始吃饭。秦卫民端着两碗饭菜走来,递给陈颖仪一碗,说:“特殊关照,给你加了一勺肉,吃吧。”
    陈颖仪坐在椅子上,看了看,接过,抓起筷子,满眼泪花涌出,她低着头,颤栗着,慢慢吃起来。
    一位高个子工友指着红色法拉利跑车大声说:“喂喂,大家看好了啊,我们陈小姐的这台车,到底值多少钱,你们知道吗?”
    “二十万吧?”“起码八十万。”“一百万吧?”……大家吃着饭,你一言我一语地说。
    “一百万?呵呵呵,哪里有买的,告诉我,我现在就去买,我出两百万!”
    “两百万啊,这么贵啊?”“天呐,这么贵,这是什么车呀?”“吹吧你,你哪有两百万块钱啊?”大家吃着饭,争着说。
    “你别管我有没有那么多钱,你只要告诉我,如果只要两百万,哪里有这样的车买,三天之内,我借都借够两百万,把它买下来。”
    “别扯那么远的事情啊,太不实际了,还不如,等下吃完饭,大家都去陈小姐的车上坐一坐,体验一下吧。”一位工友说。
     “好啊好啊。”“对对对,咱们也体验一下豪车的滋味儿,哈哈哈哈。”“你们要坐豪车,先去买几块香皂来吧,好好洗一洗,别把人家的车坐脏了。”“哈哈哈哈。”……大家说着,笑着,好不开心。
    陈颖仪端着饭碗,嘴里含着一口饭,使劲儿哽咽起来。大家看到,个个惊愕的表情,都不再说话。
    夜晚,大海。
    夜色中的滨海大道,车流如梭,灯光如织。辅道,路灯下,停着许多小车,中间,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分外醒目,辅道旁,片林朦朦胧胧。沙滩,可见许许多多的游客,海边,浪潮从夜色中滚出,接连扑向沙滩。
    沙滩上,陈颖仪坐着,面对大海,一个劲儿恸哭,秦卫民站在她身边,眼泪汪汪。
    “我受不了啦,我受不了啦,怎么办呀,呜呜呜呜,民哥啊,我还没有一包水泥重啊,却要背起一包水泥呀,呜呜呜……”陈颖仪哭着说。
    秦卫民站在她身边,眼泪汪汪,说:“颖仪啊,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如果,你跟我过日子,那么今天,你吃的苦,还不算开始呢。”
    “不,不要,不要啊,呜呜呜呜,民哥,怎么办呀,呜呜呜呜呜,”突然,她一怔,不哭了,横下一条心的表情,说:“不对呀,民哥,他们都能做,我就做不了?哼哼,不,我要锻炼,没关系的,放心,我一定能行!”
    秦卫民噗呲一笑,眼泪汪汪地瞪着她,又悲伤地说:“是吗?可是,我真的,好心疼,颖仪,看到你背着水泥,摇摇欲坠的样子,我心都碎了,呜呜呜呜呜……”
    颖仪站起,眼泪汪汪,突然,她扑进秦卫民的怀里,又哭起来,道:“民哥,民哥,呜呜呜呜,你别担心,别担心啊,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我,”突然,她咬牙切齿,说:“就算一次背两包,我也要炼出来,你信不信?!”
    “信,我信,呜呜呜呜,颖仪,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相信,一切,皆有可能,因为,我看到了,颖仪是毅力,已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我的颖仪,这样一位弱不禁风的小女子,竟然,加入到了背运水泥的队伍中,而且,今天,你背了六包啊,呜呜呜呜呜,颖仪,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告诉我,你怎会如此坚强,告诉我,是因为爱我吗,啊?”
    “是的,是的呀,呜呜呜呜,民哥,都是因为,我舍不得你,不想和你分开呀,呜呜呜呜,所以,民哥,我还要背水泥,”突然,颖仪不哭了,咬牙切齿,冷冷的表情,说:“明天,我一定会超过今天,我要背,背,背八包,甚至,甚至,我告诉你,有可能,是九包,你想想,如果,我每天多背两包,一百天,我就能背两百多包了呀,你算算,多少,多少?十吨啊,对,十吨,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敢想敢做,我,我就,就一定能做到!”
     秦卫民抱紧她,抚摸她的背脊,酸楚地抽泣着。许多来来往往的游客在偷看,他俩浑然不知。
    白天,搅拌站。
    路旁,停着几辆搅拌车。坪地上,停车一辆大货车,十多位工人在卸货,只见:车厢内,工人将水泥包拖至车厢旁,一包包立好,车下,工人抓紧水泥包驮在背上,快速走向库房。库房内,弥漫着灰尘,随着一声声丢包的声响,灰尘接连扑向空中。
    一辆红色法拉利小车驶过来,停下,车门打开,下来俩人,正是:秦卫民和陈颖仪。
    玉珍喊道:“颖仪呀,你又来干嘛呀,你就不要为难自己啦,这不是你能干的活儿呀。”
    “没关系,玉珍姐,我可以锻炼的。”颖仪坚定的表情,说。
    “哈哈哈哈哈,看啊看啊,陈大小姐又来啦,哈哈哈哈哈!”一位民工看着她,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我的神诶!”“加油!”大家忙忙碌碌,说着、笑着,个个开心的样子。
    他俩戴好了头套,系好了披肩,严肃地走了过来。颖仪鼓胀着眼珠,生气的样子,说:“笑什么笑啊,你们一开始就有这么厉害呀?还不是慢慢锻炼出来的,只要今天,我比昨天多背两包,那都算我的本事,至少,又有了进步,对不对?”
   “哈哈哈哈哈!”“我的神诶!”“加油!”“嘻嘻嘻嘻!”大家忙忙碌碌,说着、笑着,个个开心的样子。
    颖仪鼓胀着眼珠,不服气的样子,走到车厢旁,秦卫民紧张的样子,跟着走来,守在她身边。颖仪背靠一包水泥,没拉动,又拉,还是没拉动,来来往往的民工在偷笑。秦卫民赶紧伸手,要帮忙,颖仪鼓胀着眼珠,不服气的样子,吼道:“走开,我不要你帮忙!”
    颖仪鼓胀着眼珠,不服气的样子,突然,她下定决心的样子,咬牙切齿,大喊一声:“呀——”立好马步,反手一拉,没拉动。她回头,看了看,鼓胀着眼珠,不服气的样子,突然,她下定更大决心的样子,咬牙切齿,更大声音喊道:“呀——”这一次,她拉起了水泥包,驮在背上,一个踉跄,歪歪斜斜,向前冲去,“嘭!”倒在了地上,幸好,秦卫民冲了过来,抱住了水泥包。红梅跑来,看了看,心疼的样子,不解的表情。
    “啊哈哈哈哈,呜呜呜,呜呜呜呜……”颖仪倒在地上,大哭起来。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呜哈哈哈哈哈!”“我,我的神诶!哈哈哈哈哈!”几位男工笑出了泪花儿。
    秦卫民赶紧取下头套和披肩,又取下颖仪的头套和披肩,扔在地上。他眼泪汪汪,万分感动的样子,搂着她,为她擦拭泪水,一步一步,向红色跑车走去。颖仪极度委屈地哭着,哭声越来越大。
    白天,大海。
    滨海大道,车流如梭,辅道边,停着许多小车,中间,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赫然醒目,辅道旁,片林郁郁葱葱。沙滩上,可见许许多多的游客,还有放风筝的小孩,海边,浪潮滚滚而来,接连扑向沙滩。
    沙滩上,陈颖仪坐着,面对大海,一个劲儿恸哭,秦卫民站在她身边,眼泪汪汪。
    两位小孩(一男一女)像比赛一样,冲了过来,俩人都向陈颖仪看了看,看到:陈颖仪泪水涟涟,伤心哭着。小女孩拿着风筝,偏着脑袋,注视着颖仪,说:“阿姨,你怎么又在哭呀?”
    颖仪看了看,不哭了,看着小女孩,说:“你们去那边玩儿好不好,不要打扰阿姨,好吗?”
    “阿姨,你不要哭了好不好,妈妈说,有志者,事竟成,遇到困难要勇敢地站起来,不要灰心,也不能颓废。”小女孩认真的表情,说。
    “是吗,哦,好的,阿姨明白了,谢谢你,小朋友,阿姨现在站起来,不灰心,也不颓废了,好吗?”说着,颖仪拉着秦卫民的手,站了起来。
    “啊哈哈哈哈,阿姨,你真棒,太好啦太好啦,哈哈哈哈哈。”小女孩很开心的样子,鼓掌叫好。
    “现在,你们俩,可以走了吧?”秦卫民狠狠地瞪着他俩,没好气地说。
    小女孩一怔,拉着哥哥的手,害怕的样子,转身,三步一回头,向前走去。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