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4333|回复: 1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3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1-30 15:2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3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工地上,一人躺在血泊中,许多人在围观。一位老板模样的人问胖子:“他有亲人在这里吗?”
    “有啊,他老婆就在超市上班,我们打电话给她了,很快就会赶来的。”胖子假装焦急的样子,说。
    “蒋师傅,你过来一下,我们老总和你商量一点儿事情。”方老板(小包头)对胖子喊道。
    这时,120医护人员已拿着担架走出人群,上了车。
    胖子走出人群,随着方老板(小包头)走出人群,来到几位老总身边。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问他:“你是死者的老乡吧?”
    “是的是的,我是他老乡。”胖子(蒋师傅)假装焦急的样子。
    “那这样吧,你和她妻子商量一下,尸体不能摆在工地上,必须马上拉走火化,你问她有什么要求,好吧?如果在一百万之内,她愿意签字,这事情,我们就这么结了,你们一起干活儿的几人,也要签字,还要帮忙劝劝他妻子,把她的工作做好了,也给你们每人发放五千元的抚慰金,好吧?如果事情闹大,按法律程序走,对大家都不好,最多只能拿到四、五十万的赔偿金,知道吧?”老总沉重的表情,说。
    “嗯,这些我都懂,我尽力吧,我会把这些道理都讲给她听的。”胖子(蒋师傅)装作愁眉苦脸的样子,说。
    这时,一位女子快速跑来,很焦急的样子,挤进了人群,突然,人群中,传出女子凄厉的尖叫声:“啊——啊——”
    “我们走!”老总模样的人沉重的表情,转身就走,同来的几人跟着,大家向外走去。
    华海舟与秦卫民看在眼里,无比惊愕的表情。
    华海舟说:“走吧,先回去,等下,我给方老板的上级宋老板打电话,看能不能把这里剩余的活儿包给我做。我估计,这次,希望已经很大了,你就做好明天过来干活儿的准备吧。”
    “必须的,他娘的,这些杀人犯,简直就是魔鬼,不得好死,必须消失!”秦卫民怒不可遏的表情,说。
    “卫民啊,你千万千万,回去不要乱说啊,如果传出去,把他们都抓了,政府还会来人整顿调查,媒体也会来人采访,这工地就会停工,事儿一闹大,不但我那些工钱拿不到,摆在面前的工作也会丢掉啊,出门在外,有时,要装疯卖傻才行,不然,还有惹祸上身的危险啊。”华海舟语重心长地说。
    “好吧,我知道了,华叔,您放心,我不会拖累你们的。”秦卫民说。
    俩人低着头,沉重的样子,走出了围墙大门,向夜色中走去。
    白天,工地。
    打井机旁(杀人现场),来自向阳村的几位村民在技术员的指导下,忙忙碌碌,都在紧张地劳作。华海舟喊道:“大家都注意点儿啊,忙的时候不能乱,要谨小慎微,一环套一环,做到有条不紊,千万千万,不能出半点儿差错啊。”
    玉珍与丈夫韩德贵抬着钢筋走来,她笑呵呵地说:“华老板,你行啊,昨天咱们还平起平坐,今天,你就当上包工头儿了,再过几天,我看啊,你怕是要当这工地的老总了呀,哈哈哈哈。”
    “就是啊,”红梅一边与丈夫姜青林清理路障,一边笑呵呵地说:“咱们华老板啊,可不是一般的人呀,我还以为这几天找不到工作呢,结果啊,才第二天,不但都有了工作,他还当上包工头了,真厉害呀,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呀。”
    华海舟没搭话,他走到秦卫民身边,说:“卫民啊,昨晚,宋老板说,还想把更多的活儿分包给我,要我考虑考虑。现在,我突然来信心了,要么不当包头,要么就当大包头,咱们还招一些人来,你也当包头,大干一场,怎样?”
    “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去哪儿招人哪?”秦卫民迷惘的表情,说。
    “招人很容易的,前年,我找工作,就是在工地围墙上看的广告,所以啊,我们到处贴广告就行了呀。”华海舟说。
    “哦,这样啊,那行啊,说干就干,华叔,我听你的。”秦卫民笑笑,信心满满地说。
    “好,就这么定了!”华海舟坚定的表情,继续说:“这里,你先照看一下,我去找方老板结账,他还欠我两万多块钱呢,我担心他跑了,钱就没了呀。”
    “对啊,华叔,姓方的这次发大财了,那两万多,肯定会付给你的,您快去啊,这里有我在,不会有问题的。”秦卫民说。
    “好吧,我走了。”华海舟说完,转身离开,走出工地。
    白天,工棚。
    一间休息室门开了,方老板带着俩人走出,都提着行李,来到小车旁,打开后备箱,将行李放进去,华海舟赶过来,喊道:“方老板,方老板,您要出去啊?”
    方老板皱着眉头,关上后备箱,瞪着华海舟,问:“怎么啦,你找我啊?”
    “是啊是啊,方老板,还是为那点小账啊,我想找您结一下,您看,现在方不方便啊,呵呵呵。”华海舟尴尬地笑着,说。
    “现在没钱,我还有事情,你别吵啦,一看到我就吵,一看到我就吵,烦死了!”方老板瞪着华海舟,狠狠地说。
    华海舟急了,快速冲进工棚,看了看,看到:方老板的房间内,行李全不见了。他一怔,警惕的表情,赶紧转身,向小车冲过去。
    小车已启动,正要开车,华海舟突然扑过来,挡在前面,喘息着,大喊道:“方老板,今天,你不能走,请把我的工钱付清再走,你约我好几次了,从去年到今天,还有两万多没给,那可是我的血汗钱啊!”
    方老板坐在后座,他放下车窗,狠狠地说:“看来,如果今天不给钱,你还要打人啰?”
    “打人我不敢,方老板,你已经搬家了,下一站,我不知你在哪里,所以,今天,你必须把工钱付给我。”华海舟冷冷的表情,说。
    “如果不付呢,你要怎样?告诉你,姓华的,我今天就把话对你说清楚了,你干的活儿质量有问题,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快给我让开,听到没有?”方老板凶狠的表情,吼道。
    “哼哼,方老板,你不付钱,那不可能,告诉你,我已经够仁慈的了,你手下的人,昨晚干了什么事情,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奉劝你,不要把我也当作精神病人,否则,很快,警察就会抓到你,会把你枪毙的!”华海舟愤怒的表情,吼道。
    方老板一怔,垂下眼睑,冷冷的表情,不再说话。这时,司机下车,打开后座车门,喊道:“你先上来,我还有几万块钱,我可以帮方老板垫付给你,来,上车吧。”
    华海舟愤怒的表情,想了想,走了过来,他上了车,坐在方老板身边,关门。司机上车,启动,向前开去,这时,许多人跑了过来,追赶着小车,大喊:“方老板!”“方老板!”“我们要工钱啊!”“我们要结账啊!”……小车一溜烟,快速向前驶去,瞬间消失。
    小车上,华海舟惊疑的表情,问:“你们要去哪里?”
    司机淡淡地说:“你不是要钱吗,去我家拿给你啊。”
    白天,一片小楼房。
    楼下,一辆黑色小车驶过来,停下,车门打开了,方老板几人下车,华海舟犹疑的表情,也跟着下了车,随着他们向楼梯间走去。
    “嘣,嘣,嘣……”大家上楼,传出脚步声。门前,司机拿出钥匙,开门,大家走进室内,司机关门。
    “你先坐,等一会儿,我打电话叫人送钱来。”司机说完,走进房间打电话。
    不一会儿,有人敲门,方老板开门,进来几位青年男子。司机从房间里走出,说:“这位先生知道的太多了,所以,我们把他带上来,把他的账先结了吧,我快受不了了。”他向几位青年男子使了个眼色。
    突然,大家扑上去,将华海舟按倒,有人使劲儿掐住了他的脖子,咬牙切齿,瞪着华海舟说:“别喊,喊就掐死你!”华海舟被几人牢牢按住,动弹不得,他喘息着,恐惧的表情。
    方老板走近,捏了捏华海舟的脸,狠狠地瞪着他,冷冷一笑,咬牙切齿地说:“想喊?不可以的,我不喜欢听你的声音,明白吗?”方老板丢下一卷胶带,说:“把他的嘴封住,再把他捆起来,先让我休息一下,昨晚,我没睡好。”
    大家开始动手,很快,华海舟的嘴被胶带紧紧缠绕,手脚也被牢牢捆绑,几人将他一拖,华海舟从沙发上掉下来。
    方老板蹲下,凶狠地瞪着华海舟,冷冷一笑,说:“我到底还欠你多少钱,现在,可以好好算一算了。你再回忆一下,如果,我欠你一万,你就点一下头,如果,我欠你两万,你就点两下头,如果欠你一百万,你就点一百下头,好不好?”
    华海舟鼓胀着眼珠子,使劲儿摇头,痛苦的样子,发出“嗯嗯嗯嗯”的声音。
    “什么,不欠?我不欠你的钱?”方老板捏住他的脸,凶恶的表情,问道。
    华海舟鼓胀着眼珠子,使劲儿点头,恐惧的样子,发出“嗯嗯嗯嗯”的声音。
    “哦,呵呵,也就是说,我以前欠你的工钱,都还给你了,是吗?”方老板捏住他的脸,冷冷一笑,凶恶的表情,说。
    华海舟鼓胀着眼珠子,使劲儿点头,发出“嗯嗯嗯嗯”的声音。
    “这样说来,咱们是误会了呀,呵呵,这件事情,就这么结了吧,嗯?”方老板松手,凶恶的表情,说。
    华海舟鼓胀着眼珠子,使劲儿点头,恐惧的样子,发出“嗯嗯嗯嗯”的声音。
    “但是,你,知道的太多了,连工地上杀人的事情你都知道了,这也是一笔账啊,兄弟们,这笔账,我们凡人算不清楚啊,你们把他带到别的地方,再算一算,做了个了结吧。”方老板站起,拍了拍手,凶恶的表情,对大家使了个眼色。
    大家心领神会,有人拿出了几只长袋子,他们一起动手,将华海舟装进袋子里,用胶带缠绕。一人开了房门,警惕的表情,探出头,向楼梯间观望,出门,走了下去,一人扛起一只长长的包裹(里面捆着华海舟),跟着走出,下楼。
    楼下,一辆小车在倒车,停在了楼梯口,后备箱开了。一人背着一只长长的包裹(里面捆着华海舟),快速走下楼梯,将包裹塞进小车后备箱,盖上。这时,前面走来一对老年夫妇,他俩站定,疑惑的表情,打量这几位年轻人,又向小车后备箱看了看。几位年轻人笑呵呵地,很是友善。老人不再理会,慢慢走向楼梯,一步一步,向上走去。
    小车启动,向前驶去。
    白天,山林。
    悬崖边,一辆黑色小车驶过来,停下,车门打开,下来几位年轻人,他们走到小车后面,从后备箱里拖出一个长长的包裹,抬起,慢慢走到悬崖边,放下。袋子里,华海舟被全身捆绑,他使劲儿挣扎,发出“嗯嗯嗯嗯”的声音。
    司机在打电话,说:“老板,我们到了。”
    电话里,传来方老板(小包工头)的声音:“送他走吧,他知道太多了,他不死,我们就会死,明白吗?”
    “好的,老板,您放心,我马上办好。”司机说完,挂机,对大家使了个眼色。大家看了看,都弯腰,抬起一个长长的包裹,华海舟在里面使劲儿挣扎,发出“嗯嗯嗯嗯”的声音,司机喊道:“一、二、三!”
    悬崖顶上,一个长长的包裹被几人甩出,落进悬崖,眨眼消失。山林,百鸟无声,万籁俱静。
    白天,工地。
    工地上,许多人在劳作。这时,馨兰(华海舟的妻子)拿着电话跑来,到了秦卫民身边,喊道:“卫民啊,我有不祥的预感啊,我打老华的电话,十多次了,他一直不接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呀,你快告诉我,他走的时候,是怎么对你说的呀?”
    秦卫民焦虑的表情,说:“我也打他电话了,也是没人接,按说,电话通了,他再忙,也应该接一下啊……”他边说边回忆,回忆内容:
    工地上,华海舟坚定的表情,对秦为民说:“这里,你先照看一下,我去找方老板结账,他还欠我两万多块钱呢。”
    (回忆结束)
    秦卫民看着馨兰,警惕地说:“这样吧,我们先找方老板问一下,好吗?”
    “哦,好啊好啊,我们一起去吧,我好怕呀。”馨兰(华海舟的妻子)紧张的样子,说。
    “好,快走!”秦卫民回头,对柳移山(表弟)说:“移山,你看着一下,这里交给你啦,我们去去就来。”
    “知道啦。”柳移山(表弟)看着他们,回答。
    秦卫民与馨兰向外走去。围墙外,他俩拦下一辆的士车,开门,俩人都上了车。
    白天,工棚。
    工棚外,许多人围在一起,大家议论着什么。
    一辆的士车驶过来,停下,车门打开,秦卫民与馨兰下车,焦急的样子,向人群走过来。一位妇女喊道:“啊呀,馨兰啊,不好啦,方老板跑掉了呀。”
    “啊?”馨兰惊愕的表情,眼泪汪汪,问道:“真的呀?”
    “是啊是啊,我们打方老板的电话,他一直关机啊,你看,我们一年的血汗钱,就这样没了呀,呜呜呜……”妇女哭着说。
    馨兰惊愕的表情,眼泪汪汪,看了看他们,问道。“你们看到我老公了吗?”
    “你老公啊,我看到了,开始,他挡住方老板的车,不让他们走,后来,我们赶来的时候,就没看到他了,我估计,你老公也坐他们的车走了。”中年妇女眼泪汪汪地说。
    “啊?怎么办啊,卫民啊,怎么办啊,快报警啊,他们不给钱,还把人带走了,我们联系不上他呀,快报警吧,啊?”馨兰眼泪汪汪,恐惧地说。
    “嗯,好吧,我现在报警。”秦卫民拿出手机,走到一边,开始拨打报警电话,点拨几下,手机显示屏里,现出了“110”的字样,电话通了,秦卫民紧张的样子,喊道:“喂,是110吗……这里有位包工头是杀人犯啊,他还欠了很多人的工钱,刚才跑了,可能还没跑多远啊……”
    白天,一排小楼房。
    楼下,两辆黑色小车驶过来,停下,方老板几人匆忙的样子,提着行李走下楼梯,将行李塞进一台小车的后备箱,盖上,打开车门,上车,关车门。两辆小车启动,驶出小区,快速向前开去。
    白天,工棚。
    民工生活区,工棚外,聚集着许多工人,大家吵吵闹闹,个个愤怒的表情。旁边,停着两辆警车,有位警车在询问馨兰(华海舟的妻子),有位警察在做笔录,有的警察在询问工友,有的警察进了工棚,有的警察在拍照,有的警察在打电话……
    路边,一位警察与秦卫民在谈话,还有一位警察在做笔录,秦卫民焦急的表情,说:“他们都是杀人犯啊,他们为了敲诈老板,昨晚杀死了一位精神病人,警察同志,快抓他们啊,现在,华叔叔也被他们带走了,我担心会出什么事情啊。”
招贤纳士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2-2 18: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迪拜驾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