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3748|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7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12-4 09: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7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宋老板听到这里,怒不可遏的表情,他把刘大爷拉到一边,说:“刘大爷,您别急,这样吧,如果,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您先让他们进去装货,然后走到一边,偷偷给我打个电话,明白吗?”
    “哦,好,好,我知道,我知道。”老头愧疚的样子,连连点头。
    晚上,工地。
    工地上,亮着灯。一辆四轮车开过来,直接开到了工地围墙进口处,停下。驾驶室内,坐着五人,徐文昊坐在四轮车的卧铺位置。
    进口处,守材料的老汉(刘大爷)挡住了四轮车,他警惕的表情,向车内看了看,问道:“干啥的呀?”
    “宋老板要我们来的,安置房那边还在加夜班,还要一车钢管,他要我们马上拉过去。”车内,徐文昊喊道。
    守材料的老汉(刘大爷)紧张的样子,让开,进了值班室。
    小四轮车开进,停在一堆钢管旁,几人下了车。徐文昊坐在车上,喊道:“快点装,满一点啊。”
    值班室内,守材料的老汉(刘大爷)颤抖着,拿起电话,点拨一阵,终于,接通了电话,他向外警惕地看了看,对着电话小声说:“宋老板,快来人啊,偷钢管的车子又来啦,你快来啊。”
    电话里,传出宋老板的声音:“他们有多少人?”
    “好像有四五个呀,您快来呀,如果他们装满了,我一个人拦不住的呀。”老头焦急地说。
    电话里,传出宋老板的声音:“好,我知道了。”挂机。
    刘大爷瞪着电话,两手还在使劲儿抖动。
    夜晚,工地。三人扛着钢管,递上车厢,车上,一人接下钢管,一根根摆好,很快,就装了大半车。值班之内,刘大爷探出头来,警惕的表情,向那几人看了看,他一闪,偷偷冲了出去。刘大爷向外一路小跑,喘着粗气。
    远处,射来几束灯光,刘大爷惊愕的表情,挡在路中间,拼命挥舞着手。三台小车驶过来,停下,灯光熄灭,一人探出头来,此人正是:宋老板(小包工头)。
   “刘大爷,你怎么出来啦,他们人呢?”宋老板喊道。
    刘大爷焦急的表情,跑到车旁,喘息着,说:“小声点,小声点,他们还在,还在装货啊。”
    宋老板拿出对讲机,喊道:“都下车都下车,快,冲进去,见一个抓一个,快点!”
    三台小车的门同时打开,下来十几人,大家向围墙进口冲过去。
    晚上,工地。
    工地上,亮着灯,一辆四轮车停在里面,正在装货。突然,十几人冲进来,他们每人抓着一根木棒,大喊道:“不许动!不许动!”
    正在装货的民工回头,疑惑的表情,看了看,问道:“怎么啦?”
    “谁要你们来的,快说!”一人大吼道。
    “老板请我们来的啊,怎么啦?”一位装货的民工讶异的表情,不解地问。
    “你们老板在哪里,快说!”宋老板吼道。
    “他在车上啊,怎么啦?”一位装货的民工讶异的表情,说。
    宋老板赶紧拉开车门,看到,车内,一人(徐文昊)打开了另一扇车门,正要逃跑。“抓住他,快,抓住他!”宋老板大喊。
    几人扑上去,将正准备逃跑的徐文昊按倒在地,一顿拳打脚踢,徐文昊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早晨,工棚。
    众多工人起床了,许多人在洗漱。
    巧英心慌意乱的样子,走来,对秦卫民说:“为民啊,我有不祥的预感啊,昨晚,文昊一夜没回来呀。”
    秦卫民惊疑的表情,牙刷还插在嘴里,问道:“怎么啦,他昨晚干啥去啦?”
    巧英低着头,害怕的样子,说:“哎呀,我也不知道啊,反正,不是干什么好事情去了呀。”
    秦卫民惊疑的表情,瞪着她,想了想,半天说不出话来。
    白天,工地。
    一栋已停工的楼房,还未安装门窗,两面通风。里面,两人拿着木棒,坐着。地上,躺着一人,已被五花大绑,此人正是:徐文昊。
    宋老板带着两人走进来,他绕着徐文昊走了半圈,一脚踏在他的脑袋上,冷冷问道:“说,钢管卖到哪里去了,你卖了多少钱,这事儿,是公了,还是私了?”
    “私了,私了,求求你们,宋老板,这事儿,不要闹大了好不好啊,我想办法退钱给你们,还加倍罚款,好不好啊?”徐文昊痛苦的表情,咬紧牙关,说。
    “那好,你说吧,怎么私了?”宋老板冷冷的表情,说。
    “你把这事情告诉我老婆,她会帮我找秦卫民要钱的,要赔多少,都会赔给你们的。”徐文昊痛苦的表情,说。
    “哼哼,好啊,我就相信你一回。”宋老板一声冷笑,脸上掠过一丝狡黠,他站起,对大家说:“你们在这里等着,看好他,我去去就来。”
    “好的,老板,你放心去吧。”一人回答。
    白天,工棚。
    巧英坐在工棚外面,她在剥大蒜子。她抬头,看到:一辆白色小车驶过来,停下。车上,下来一人,此人正是:宋老板。她赶紧站起,招呼道:“宋老板,您来啦,请坐请坐。”
    宋老板向周围看了看,说道:“不必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做饭啊?”
    “是呀是呀,我们没包工了,所以,都干活儿去了,您看,宋老板,您对我们的惩罚是不是太重了呀?”巧英走去洗手,在身上擦了擦,说。
    宋老板冷冷一笑,说:“这还不算什么惩罚哦,现在,你老公又出了事儿,那惩罚,才是要命的哦。”
    巧英一惊,脸色大变,说:“什么,我老公?您,您说什么,他出什么事儿啦?”
    宋老板又向周围看了看,神秘的表情,说:“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进去说吧。”
    “哦哦哦,好好好,进来进来,您进来说话。”巧英带着宋老板走进室内。
    宋老板关门,仔细打量着巧英,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你愿意配合,我可以把你老公救出来。”
    “啊,您说什么,宋老板,我老公出什么事情啦?”巧英无比惊愕的表情,瞪着他,问。
    “他呀,他盗窃工地上的钢管,被我们抓到了,两车呀,这可是要坐牢的呀。”宋老板脸上掠过一丝淫笑。
    “啊?怎么会呀,我,我不信,我不信啊,不可能,他不会盗窃钢管的,您是不是误会啦,啊?”巧英眼泪汪汪,嘴唇颤栗,惊恐地看着他,说。
    “你不信?那好,你先在视频里看看他吧。”宋老板接通了视频,对着电话说:“把视频对着徐文昊,让他和家人谈一谈。”他把手机递过来,交给巧英。
    巧英接过电话,看到视频里的丈夫,浑身颤抖,呜呜呜地哭起来,她说:“我说了别去,你非要去,这下,你还是出事儿了吧,你看,怎么办呀,文昊啊,我该怎么办呀,呜呜呜……”
    视频里,徐文昊被捆绑着,躺在地上,痛苦的表情,说:“巧英,现在,不要说这些了。你快去找卫民商量一下,看他们要多少钱,帮我先垫一下,都付给他们,到时候,我会想办法还给他的。”  
    宋老板一把夺走过手机,笑笑,说:“看到了吧,现在,你相信了吗?”
    巧英捂着嘴巴,使劲儿哭起来,说:“宋老板,您放心,要赔多少钱,我们会想办法的,求求您,先把我老公放了,好吗?”
    “先把你老公放了?哼哼,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啊。实话告诉你吧,这次来,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该怎么处理他。第一呢,是公了,我把他交给公安机关,判个五、六年的徒刑,让他去坐牢,然后,该退多少钱,一分都不能少。第二呢,是私了,只要你愿意求我,经常陪陪我,那么,他就不必坐牢了,我可以放了他,但是,该退多少钱,还是要退,明白吗?说吧,你选择公了,还是私了啊?”宋老板看着她,脸上掠过一丝淫笑,说。
    巧英浑身颤抖,大声哭起来,突然,她噗通跪下,说:“求求你啊宋老板,呜呜呜呜呜,不要,不要啊,呜呜呜呜,他不可以做牢的呀,呜呜呜呜,求求您啊宋老板,放了他吧,只要您放了他,我愿意,我愿意,呜呜呜呜,求求您啊,把我老公放了吧,呜呜呜……”
    “这可是你说的啊,我没强迫你吧?如果你愿意经常陪我,那么,以后,我还会让你老公当包工头,别反悔呀,如果你反悔,就算你们跑回老家去了,我们人证物证都在,还是可以报警的,明白吗?”宋老板盯着她,冷冷地说。
    “我知道,我知道啊,呜呜呜,求求您啊宋老板,快把我老公放了吧,呜呜呜呜呜,求求您啊,呜呜呜……”巧英跪在地上,使劲儿哭着。
    “那好吧,”宋老板把门反锁,走来,拉起巧英,说:“等下,你找秦卫民要钱,拿到了钱,我就通知他们放人。” 宋老板把巧英扶到床上,坐下,将她放倒。巧英浑身颤抖,满脸是泪,抽搐地哽咽着。
    宋老板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说:“好啦好啦,不要哭了,听到没有啊。”
    巧英抓到了枕头,一口咬住,使劲儿颤抖着,无比伤心的样子,哼哼地哭着。
    宋老板爬上床,一边亲吻她的脸,一边抚摸……
    白天,工地。
    工地旁,马路上,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开过来,停下,门开了,走下一位美丽的女孩,她向工地看了看,戴上墨镜,低下头,小心翼翼,向围墙进口走去。此人正是:陈颖仪(开发商股东陈总的女儿)。
    守材料的刘大爷走来,笑呵呵地,说:“小陈啊,今天,你怎么是一个人来的啊,你爸爸呢?”
    陈颖仪取下墨镜,看着刘大爷,一笑,说:“刘大爷,上次,一人掉到井里了,你知道,他们一起做事的人在哪一栋楼吗?”
    “哦,他们啊,我知道,他们都是一个村的,现在,可能还在九号楼的二十几层做搬运呢。”刘大爷笑呵呵地说。
    “好的,谢谢您,我去看看。”陈颖仪又戴上墨镜,小心翼翼,向里面走去。
    “你一个人去啊,那不安全呀,陈小姐,要不要我通知他们下来呀?”刘大爷担忧的表情,说。
    陈颖仪一怔,想了想,回头,说:“好啊好啊,麻烦您了,您要那个叫秦卫民的下来,我去楼下等他,好吧?”
    “哦,好好好,你去吧,我马上呼叫。”刘大爷说完,转身,进了值班室,他拿起对讲机,开始呼叫:“九号楼的小工秦卫民,请下楼,有人找你,九号楼的小工秦卫民,请下楼,有人找你。”
    陈颖仪看了看刘大爷,一笑,摆摆手,转身,又小心翼翼,向里面走去。
    九号楼,工用电梯,秦卫民站在电梯里面,电梯在下降。降到一楼,电梯停下,门开了,秦卫民走出电梯,他一惊,看到:一位戴着墨镜的漂亮女孩站在他的身边。这女孩正是:上次在事故现场哭泣、自称是开发商的女儿、且给了他名片的陈颖仪小姐。
    秦卫民打量着她,惊讶的表情,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啊?”
    “切,笑话,我是这片开发区大股东的女儿,只来看一看你,都不行啊?”陈颖仪赌气的表情,看着他,说。
    “看我?我不上班啦,你说看一看,我就下来让你看一看,我不赚钱啦?”秦卫民生气的样子,说。
    “哎呀,你别生气嘛,”陈颖仪急了,取下墨镜,瞪着他,说:“难道,你就看不出来,人家是为你好,是关心你嘛?”
    秦卫民笑笑,看了看她,说:“哼哼,谢谢!你一位大开发商的千金小姐,来关心一位工地底层的小民工,好像,天方夜谭里,还没有这样的故事吧,你不觉得,开这样的玩笑,是对我的侮辱吗?”
    “不要瞎说,民工又怎么啦,当年,我爸爸也是做小工的。求你,别再这样贬低自己了,好不好嘛?”陈颖仪气鼓鼓的样子,瞪着他,说。
    “陈小姐,你,还有什么事情吗?”秦卫民看着她,问。这时,他的电话响铃了,秦卫民赶紧掏出电话,接听:“喂,巧英姐……什么,你老公偷了工地上的钢管,被抓啦?……哦,哦……要赔多少钱啊?……哦哦,宋老板?关在哪里啦?你叫他接电话……喂,宋老板啊……哦,我知道了,要罚多少钱啊……哦,好的,我马上去取钱。”
    秦卫民挂了电话,紧张的表情,快速向围墙出口外走去。陈颖仪追了过来,喊道:“等一下,你等一下,等等我啊!”
    秦卫民头也不回,走到了围墙出口,陈颖仪追了过来,喊道:“站住,我找你有事啊,你等等我啊。”
    值班室旁,秦卫民回头,瞪着陈颖仪,不耐烦的样子,说:“小姐啊,求求你,别烦我了好不好啊,我们出事儿啦,很忙啊!”
    “你出什么事儿了,谁偷了工地上的钢管,是你老乡吗,刚才打电话的宋老板是谁,你再打过去,有什么事情,我帮你解决。”陈颖仪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说。
    秦卫民一怔,瞪着她,问道:“你解决,你解决得了吗?”
    “我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呀,不就是一点儿钢管吗,你现在把电话回拨过去,我试给你看,看能不能帮到你。”陈颖仪激动地说。
    秦卫民想了想,疑惑的表情,拿出电话,回拨过去,电话通了,他把电话递给陈颖仪。陈颖仪接过电话,问道:“喂,你是谁?……我呀,我是陈总的女儿陈颖仪……什么,你叫宋什么,我不认识你,你快告诉我,你的老板是谁?……莫什么,姓莫的?没听说过,你告诉我,这位莫老板的老板是谁?……哦,左家财呀,知道了,好啦好啦,知道了,挂掉挂掉!”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