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2993|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8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2-5 12: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8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陈颖仪挂掉电话,生气的样子,走到值班室门口,喊道:“刘大爷,您可以联系到左家财吗?”
    刘大爷说:“可以啊,可以啊,陈小姐,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
   “麻烦您告诉他一下,我有位朋友的亲戚,偷了工地上的钢管,被他们一位姓莫的下属的手下关起来了,您要他通知下,马上放人,我等他的消息,所有损失,我来赔偿,好吗?”陈颖仪说。
    “啊,好的好的,知道了,知道了,你放心,陈小姐,这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马上就会处理好的。”刘大爷说完,紧张的样子,走进值班室,拿起手机,颤抖着,开始打电话。
    陈颖仪回头,看着秦卫民,说:“你放心,十分钟内,如果还没放人,我叫左家财他们全滚蛋!”
    秦卫民惊愕不已,打量着她,想了想,说:“不,千万千万,不要把事情闹大了,陈小姐,如果,他们放人,我就心满意足了,谢谢你,非常感谢!”
    “现在不用谢,等下再说吧,来,我们坐到车上去等,好吗?”陈颖仪欣慰的表情,瞅着秦卫民,说。
    秦卫民又看了看她,想了想,跟着她向外走去。
    工地旁,马路上,陈颖仪走近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打开车门,上车,对秦卫民说:“快来呀,上来吧。”
    秦卫民走到车旁,向车内看了看,又缩回身子,尴尬的表情,说:“我身上,很脏啊,不,不可以的。”
    “哎呀,你怎么磨磨唧唧呀,我叫你上来你就上来呀,怕什么,没关系的,等下,我开车去洗洗就好了,来呀,快点!”陈颖仪瞅着他喊道。
    秦卫民紧张的样子,小心翼翼,上了车,关门。
    陈颖仪取下墨镜,笑笑,看着他说:“喂,不是吧,看你这样子,怎么像小孩似的呀,呵呵呵呵。”
    秦卫民正襟危坐,紧张的样子,看着前方,说:“是吗,呵呵,我还以为,我像个大叔叔呢。”
    “你说什么,是不是讨打呀你?”陈颖仪生气的样子,两拳擂在他身上,还举着拳头,瞪着他,呵斥道:“还敢不敢乱说呀?
    秦卫民瞟了她一眼,叹息一声,说:“不敢了,只是,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能与你坐在一起说说话,已是很荣幸了,怎敢乱说呀?”
    “哎呀,你不要这么自卑好不好啊,我们都是好朋友了,难道,在你眼里,我是很清高的人吗?如果是,我也一定要改掉,因为,我不想给你留下这样的印象,你知道吗?”陈颖仪满脸无辜的表情,委屈地说。
    秦卫民盯着她,一笑,说:“好了好了,我对你也算有些了解了,算我看错了,对不起,行了吧,你不是那种清高的人,你和别的富二代不一样,很,很亲民,很随和,行了吧?”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陈颖仪哈哈大笑起来,她捂着嘴,笑出了泪花儿,指着他,说:“你,你在说啥呀,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人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秦卫民尴尬的样子,看了看她,不知如何是好。陈颖仪突然一怔,止住笑声,她仔细打量秦卫民,说:“呀,你看你这怪样子,真是好可爱呀,哈哈哈哈哈。”她又干巴巴地笑了几声。
    秦卫民瞪了她一眼,低下头,拘谨的样子,不说一句话。陈颖仪不笑了,仔细打量着秦卫民,说:“哎,今天,真的好开心呀,谢谢你,我好久没这样笑过了,要是,每天都能看到你,每天都这样笑一笑,那该多好啊。”
    秦卫民看着她,说:“你们女孩子,对生活的要求,都这么简单吗?”
    “我们呀,嗯,我想想,嗯,别人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不过呢,我的要求还真是这么简单,能这样,有人陪着,开开心心,聊一聊,笑一笑,轻轻松松,快快乐乐,难道,还不够好吗?神仙也有烦恼的呀,至少,我现在,没有一点儿烦恼,对不对?”陈颖仪凑近,仔细打量着他,俏皮的样子,说。
    秦卫民淡淡一笑,说:“或许吧,哎,如果,我也是女孩子,那该多好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啊好啊,我们俩对换一下,好不好,哈哈哈哈哈哈。”陈颖仪又哈哈大笑起来,她捂着嘴,笑出了泪花儿。
    这时,陈颖仪的电话响铃了,她笑着,看了看,拿出电话,点拨几下,接听:“喂,谁呀……哦,好的,好的,要赔多少钱,我等下送过来……不要?好吧,那谢谢啦。”
    陈颖仪把电话放在一边,回头,看了看秦卫民,说:“事情办好了,徐文昊已经放走了,一分钱都不用赔,怎样,我办事还可以吧?”
    秦卫民惊讶的表情,疑惑地瞪着她,问:“这么快?”
    “快什么快呀,我不报复他们就不错了,谁叫你是我的好朋友呀,嘻嘻嘻,怎样,我帮你大忙了吧,你怎样感谢我啊?”陈颖仪调皮的样子,问他。
    “我……我请你吃饭,好吗?”秦卫民窘迫的样子,说。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呀,走,咱们吃饭去。”陈颖仪调皮的样子,转过头来,启动车辆,一脚油门,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向前冲去。
    街道,店面,一辆红色法拉利小车驶进停车位,停下。秦卫民向街道两旁边看了看,疑惑的表情,说:“这里,好像没有饭店啊。”
    “我知道。你这一身脏兮兮的,能陪我吃饭吗,先进去,买一套衣服换上,咱们再去吃饭,快点,下车吧。”陈颖仪下了车,把他拉了下来。
    “我没带钱!”秦卫民拒绝的样子,焦急地说:“再说,这里的衣服,很贵的啊,都是名牌呀。”
    “走啊,你管它什么牌呀,我知道你没带钱,我带了,走吧。”陈颖仪关好车门,拉着他,向服装店走去。
    秦卫民还要拒绝,拘谨的样子,着急地说:“这怎么行啊,我,我,一个大男人,怎可以要你花钱买衣服啊,这不行的呀。”
    “哎呀,哪来那么多废话呀,你还当不当我是好朋友啊,我要生气啦,走,快点!”陈颖仪生气的样子,瞪着他,气鼓鼓地说。
    秦卫民为难的样子,不再说话,任她拉着,走进服装店。
    白天,工棚。
    工棚外,一辆的士车停下,车门开了,徐文昊下车,向工棚走来。巧英看到,瞪着他,眼泪一颗颗滑落,她吼道:“你这下好啦,你开心啦,你知道,我们有多少人被你害了吗,啊?”
    徐文昊瞟了她一眼,委屈的样子,径直向工棚走去。他走进工棚,扑在床上,一动不动。巧英眼泪汪汪,走进来,关了门,颤栗着,问道:“他们抓到了你,有没有打你呀,啊?”
    徐文昊趴在床上,一声不吭。巧英眼泪汪汪,走过去,坐在床头,关心地说:“你说话呀,文昊,他们,是不是打了你呀,啊?”
    徐文昊闭着眼睛,流着泪水,酸楚地说:“算了,别提这件事儿了,我不怪他们,都是我自讨的。”
    “文昊,文昊,文昊啊,呜呜呜呜呜,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劝告呀,呜呜呜呜……”巧英趴在他身上,抽搐地哭起来。
    徐文昊翻身,眼泪汪汪,为妻子抹去泪水,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别怕,现在,我不是回来了吗,别哭了,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做这样的傻事儿了。”
    巧英搂着他,钻进他胸口,使劲儿哭个不停。徐文昊坐起,将妻子放倒在床上,抚摸她的脸,说:“对不起,我错了。”他俯下身子,搂着她,亲吻她的脖颈。巧英的哭声小了许多,却无法抑制,一直在哭,她闭着眼睛,任由他亲吻,抬手,抱着他,轻轻抽泣着。
    徐文昊解开妻子的上衣,慢慢吻了下去……
    白天,饭店。
    饭店包房内,觥筹交错,杯盘狼藉,秦卫民穿着一身新衣服,端端正正坐着,陈颖仪醉眼朦胧,端着红酒杯,靠在他身上,说:“我爸爸和妈妈,非要我嫁给一位官二代,可是,我看到那位男孩子,一股奶油味,没有半点儿男子汉的阳刚之气,我很反感啊,所以,这几天,我一直,在和爸爸妈妈斗气,我不想看到那个男孩子,我不要,我真的不要啊,求求你,答应我,做我的男朋友好不好嘛,呜呜呜,你答应我,好不好啊,呜呜呜呜,如果,你答应了我,我爸爸妈妈就不会要挟我了,求求你,求求你呀,好不好啊,呜呜呜……”
    秦卫民冷冷一笑,说:“要是,我答应了你,你是富二代,对方是官二代,你们两家人还不把我生吃了呀。”
    “哼哼,呵呵呵,”陈颖仪醉眼朦胧,将酒杯送到唇边,一饮而尽,放下杯子,看着他,笑了,说:“你真可爱呀,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你,我就想笑,你说,我是不是着了魔呀,难道,你是魔鬼吗,嗯?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你看你这鬼样子,太好玩儿了,真逗呀,哈哈哈哈哈哈。”
    秦卫民一缩,瞪着她,说:“你喝醉了,我建议你,等酒醒了,再作决定,不然,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后悔?哈哈哈哈,”陈颖仪搂着他,妩媚的表情,说:“我活了二十年,还不知道后悔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哈哈哈哈,反正啊,我不管,今天,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你答应,也是,不答应,也是,怎样?你想逃,哼哼,门儿都没有,来,亲我一个,好不好,来,快点儿。”
    秦卫民一怔,警惕地瞪着她,说:“陈小姐,你喝醉了,你会后悔的。”
    “我不管,后悔就后悔,后悔也是一种人生的滋味儿,我愿意,我喜欢,我需要,怎么啦,你不许我后悔呀,嗯?”陈颖仪站起,搂着他,凑到他耳边,呼出满口的酒气,说。
    秦卫民转过头去,捂着鼻子,说:“哎呀,陈小姐,这里是饭店啊,会被服务员看到的。”
    “饭店?你怕呀,好啊,没问题,那,我们去开房,”陈颖仪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如果,到了房间里,你不会,也是这个样子吧,嗯?”
    秦卫民看了她一眼,为难的样子,说:“陈小姐,虽然,你很漂亮,也很迷人,但是,我总觉得,我们俩不是一国的,我没这么好的命,所以,请你三思,不然,到时候,你会恨我的。”
    “恨你?为什么呀,不,民哥,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恨你,就算,我恨爸爸,恨妈妈,或者,我恨自己,我绝不会恨你的,因为,你没骗我什么,也没要挟我做什么,一切,都由我做主,都由我自己选择,所以,我恨你干嘛呀?不,不会的,民哥,我说到做到,真的不会恨你的,不信?走,让你见证一下,我们俩,现在就开房去。”陈颖仪将他拖起。
    秦卫民被她拖着,犹豫的表情,站好,说:“你刚才说的,都记好啦?”
    “记好啦记好啦,怎么,还不相信我呀,要不,你考考我,看我现在是不是糊涂了,好吗,嗯?”陈颖仪容光焕发,凑近他的脸,俏皮的样子,说。
    秦卫民抬手,搂着她,闭上眼睛,亲吻她的唇,陈颖仪也闭上眼睛,满脸安详,全神贯注,轻轻回应着,她抬起手,揽着他的脖颈,一边亲吻,一边哼哼唧唧地说:“民哥,谢谢你,谢谢,我好幸福,我,我不要你离开,知道吗,知道吗,嗯,民哥,民哥,我喜欢你,我,我喜欢你……”
    秦卫民捧着她的脸,静静地亲吻着。突然,陈颖仪身子一缩,瞪着他,说:“走,开房去!”
    秦卫民一笑,看着她,说:“走!”陈颖仪牵着他向外走去。
    客房部,房门开了。
    秦卫民牵着陈颖仪走进,他回头,关了门,又搂着陈颖仪,仔细看了看她的脸,弯腰,亲吻她的唇,陈颖仪闭上眼睛,安详的表情,紧紧抱住他,疯狂地热吻起来。秦卫民搂着她,亲吻着,慢慢向床边移动……
    白天,工地。
    正在施工的楼层内,许多民工在搬运钢管,徐文昊在一旁登记。
    柳移山抱着几根钢管,说:“昊哥,这很不公平啊,你昨天还偷了他们的钢管,今天反而升官了,今晚,我也偷钢管去。”
    大家哈哈大笑。红梅笑着,站好,说:“移山啊,谁叫你还不找女朋友的呀,你看,人家昊哥呀,偷钢管被抓了,有咱女人在,就可以一手摆平。”
    大家呵呵笑着。韩德贵说:“那倒不一定啊,移山,你别听她瞎说,昊哥的老婆,进得厅堂,下得厨房,你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这么好的女人了,人家就有那么好的命,你比不了的。”
    柳移山一边干活,一边得意地说:“别吹了,如果我是女人,呵呵,想干啥就干啥,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呵呵,说不定啊,你们老板的老板,现在都在我手下做事儿呢。”
    韩德贵讽刺的表情,说:“吹吧你,移山啊,除非,你愿意脱裤子,天天赔人家睡觉!”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大笑起来。
    徐文昊一惊,他想起了什么,他在回忆,回忆内容:
    回忆1.白天,工棚。
    工棚外,一辆的士车停下,车门开了,徐文昊下车,向工棚走来。巧英看到,瞪着他,眼泪一颗颗滑落,她吼道:“你这下好啦,你开心啦,你知道,我们有多少人被你害了吗?”
    (回忆结束)
    徐文昊结束回忆,警惕的表情,想了想,将登记簿塞进柳移山的怀里,说:“你先帮我点一下数,我下去有点儿事情。”说完,转身离去。
    工用电梯里,徐文昊站着,焦虑的表情,发呆,电梯在下降。
    白天,工棚。
    工棚外,停着一辆白色的小车。一辆的士车快速驶过来,停下,车门开了,徐文昊下车,警惕的表情,瞪着门前这辆白色小车,看了看,惊愕不已,赶向厨房跑去,看到:厨房内,锅里正在煮着什么,不见巧英的身影。他紧张起来,又跑到别的房前,逐一向窗口察看,也没看到人,只有一间房的门和窗紧闭着,里面,什么都看不到。他走到门边,侧耳听了听,一惊,她听到了巧英的哭喊声:“不要啊,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了,不要啊,呜呜呜……”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