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2625|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9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2-6 14: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9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徐文昊赶紧冲到厨房,看到了一把菜刀,扑过去,抓住菜刀,快速冲来,一脚踹开房门,他无比惊愕的表情,看到:宋老板正在施暴,巧英使劲儿挣扎,伤心地哭着。
    “放开她!”徐文昊大吼一声,冲过去,宋老板听到喊声,一惊,回头,看到:徐文昊举刀砍下!宋老板头一偏,菜刀重重砍在了他的脖子上,他“啊!”地一声,捂住喷血的脖子,裸身下床,踉踉跄跄,徐文昊猛地一脚,将他蹬倒在地,徐文昊扑上去,扔掉菜刀,挥拳猛揍。
    巧英穿好裤子,冲过来,拉住徐文昊,大喊道:“别打啦,别打啦,好多血啊,会出人命的呀,文昊,文昊,文昊呀,你别打了呀,不要打啦,不要打啦,呜呜呜……”她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徐文昊打累了,松手,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他身边,宋老板一动不动,已喷出一大片血迹。他望着老婆,气喘吁吁,说:“老婆,对不起,我杀人了,这是死罪呀,这一辈子,我不能陪你了,你找个好男人,嫁了吧,对不起,我,不怪你,都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好你,我不怪你,也请你,原谅我啊。快,快报警,巧英啊,快报警,这也算是自首吧,快,你打120,我打110,快啊,快啊!”
    两人惊慌失措地爬起,都颤抖地抓着手机,慌乱地点拨着电话号码。
    白天,公安局。
    公安局院内,警灯闪烁,跑出许多警察,冲上警车,关上车门,两辆警车快速开出院门,右转,向前驶去。
    一片建筑工地,路上,一辆120急救车响着警笛,向前行驶。两辆110警车闪着警灯,快速驶来,超过了120急救车,三辆车快速向工棚驶去。
    白天,工地。
    楼上,许多人正在劳作。柳移山的电话响铃了,他拿起电话,看了看,点拨几下,电话接通:“喂,昊哥啊……什么?啊,天呐……好好好,我们马上来,我们马上来。”
    柳移山挂掉电话,惊慌失措地对大家喊道:“不好啦,出事儿啦,出事儿啦,快回去啊,昊哥杀人啦,昊哥杀人了呀!”说完,他跑向工用电梯。
    大家愕然,都丢下了手中的物品,跟着冲进电梯,有人问:“怎么啦,怎么啦?”“昊哥为什么杀人啊?”“不可能吧,移山啊,你有没有搞错啊?”……
    移山痛苦的表情,他在回忆,回忆内容:
    回忆1.徐文昊将登记簿塞进柳移山的怀里,说:“你先帮我点一下数,我下去有点事情。”说完,转身离去。
    (回忆结束)
    电梯在一楼停下,门开了。徐文昊冲出,大家跟着跑出。
    白天,工棚。
    一辆的士车驶过来,车门打开,来自向阳村的几位民工下车,他们惊愕地看到:工棚外,停着两辆警车,还有一辆120急救车。工棚门外,围着许多人。他们挤了进去,看到:巧英在伤心哭泣,旁边,有警察在问话,有警察在登记。室内,几位医护人员拿着担架挤出人群,他们回到了120车上,车辆启动,离去。室内,几位警察开始拍照,地上,有一大片血迹,躺着一具赤裸的男尸,徐文昊戴着手铐,眼泪汪汪,被几位警察押着,向外走出。人群让开,他们走上了警车。
    警灯闪烁,警笛长鸣。警车启动,向前开去,对面,来了一辆殡葬车,停下,门打开,几人下车,走进室内,将尸体抬进一只蓝色的袋子里,拉上拉链,抬起走出,他们上了殡葬车,关门,殡葬车启动,向前开去。
    这时,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开过来,停下,车门开了,下来两人,正是:秦卫民和陈颖仪(开发商股东陈总的女儿)。秦卫民惊愕的表情,冲过去,挤进人群,看到:巧英正在伤心地哭着,室内,地上,有一大片血迹。
    柳移山挤过来,将秦卫民拉出,紧张的表情,激动地说:“民哥,这下完了呀,昊哥杀人了呀,这下,完蛋了啊,他把宋老板杀死了呀。”
    “啊,为什么,为什么呀,昊哥偷了钢管,宋老板没罚他一分钱啊,为什么还要杀他呀?”秦卫民惊愕的表情,不解地问。
    “民哥,没那么简单啊,是,是因为,宋老板,他,他强暴了巧英姐,被昊哥抓到现场啦。”柳移山愤怒的样子,凑到他耳边,小声说。
    “啊,真的?姓宋的,这王八蛋,畜生,该杀,死有余辜!”秦卫民义愤填膺,咬牙切齿地说。
    身后,陈颖仪(开发商股东陈总的女儿)伸手,捏着秦卫民肩上的衣服扯了扯。秦卫民回头,看了看,问道:“怎么啦?”
    陈颖仪瑟瑟的样子,瞪着他,说:“我有点儿冷,先回去吧,我们商量一下,都想想办法,看我能不能帮到什么忙。”
    柳移山看了看他俩,好奇的表情,疑惑地问:“民哥,她是谁呀?”
    秦卫民没有回答,拍拍他的肩膀,说:“我先走了,这里,你先照看一下,我们保持联系,好吧?”
    “哦,好的。”柳移山惊愕的表情,看着他俩离开。他俩上了一辆红色的豪华小车,车辆启动,慢慢掉头,向前驶去。
    白天,酒店。
    客房部,走廊,房间,秦卫民心事重重,低头走进。陈颖仪(开发商股东陈总的女儿)焦虑的样子,也跟着走进。
    房间内,秦卫民走到床边,沮丧的样子,一屁股在床上。陈颖仪关门,担心的样子,走来,坐在他身边,说:“民哥,别这样啊,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们改变不了了,你先别急,我再找找爸爸的朋友,看他们能不能帮到什么忙,好吧?”
    秦卫民一怔,眼泪汪汪,看了看她,说:“谢谢你,但愿,你能帮到昊哥,帮了他,就是帮了我,因为,我们是一起来的,我和他,是一个村的,我们,就像兄弟一样啊,呜呜呜呜,我恨不能,帮他坐几年牢啊,呜呜呜呜……”
    “别这样,别这样,民哥,不要这样,好不好,求求你,不要这样啊,呜呜呜……”陈颖仪哭着,将他的头揽在胸口,浑身颤栗。
    秦卫民抽泣着,说:“谢谢你,颖仪,想不到,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不但帮了我,还安慰我,谢谢,我真的很幸运啊,谢谢,谢谢你!如果,不是有你在,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事情。”
    陈颖仪流着泪水,低头,为他抹去眼角的泪痕,说:“你先别急,会有办法的,啊,我会想办法的,你先别急呀,好吗?”
    “嗯,好,我知道,谢谢,谢谢你!”秦卫民紧贴她的胸口,闭上眼睛,激动地说。
    陈颖仪俯下身子,吻他的眼睛,慢慢向下,吻他的唇。秦卫民搂着她,一起倒了下去,任由她亲吻……
    白天,工棚。
    室内,来自向阳村的六位民工在开会。巧英坐在角落,她在哭泣。
    韩德贵说:“现在,文昊被抓了,肯定是要判刑的,我们都希望,判得越轻越好。现在,我们也帮不到什么忙,我提议,大家先从阿姨的赔款里,抽出一万二千元钱来,捐给巧英,帮她走出眼前的困境。这钱,以后,我们再补上,每人承担两千,大家说,好不好啊?”
    “我同意!”“行,没问题。”“好吧,可以。”大家纷纷响应。
    “那好,就这么定了。巧英啊,你不要太难过了,我们都是向阳村的人,放心,今后,无论你遇到了什么困难,我们都会出手相助的,已经发生的事情,都会成为过去,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啊,坚强一点,往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韩德贵激动地说。
    “谢谢大家,谢谢!”巧英抽泣着,说:“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都令我心寒啊,这样下去,我真的,会崩溃的,呜呜呜呜,我要离开这里,换一个环境,不想看到这里的一切,我讨厌这地方,我要离开,我要离开这里,呜呜呜呜……”
    韩德贵皱着眉头,说:“可是,文昊还关在里面,还没有结果啊,你是他的妻子,很多事情都要你来处理的呀。”
    “我知道,我不会走远,电话号码也不会改变,我会与你们保持联系的,放心,我不会学阿姨,或许,我就在附近,找一份轻松一点的工作,好让自己走出这些痛苦的记忆,不再让自己活得这么累,我真的,受不了了,呜呜呜……”
    红梅哀叹一声,说:“巧英姐,我支持你。我理解你的心情,换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只是,如果,你离开了这里,我们都会牵挂的,记住,你不要走远了,还要常联系我们啊,知道吗?”红梅抽泣起来,低下头,擦拭着泪水。
    一旁,玉珍也在抽泣,她低着头,颤抖着,使劲儿抹泪。
    门外,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停下,车门开了,秦卫民与陈颖仪下车。秦卫民跑了过来,陈颖仪向周围看了看,也怯生生地走来。
    秦卫民冲进室内,看了看大家,说:“你们都在啊,正好,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大家看到秦卫民,个个惊疑的表情。
    后面,陈颖仪走来,怯生生的样子,向里面看了看,抓着秦卫民的胳膊,拘谨的样子,礼貌地对大家笑笑。秦卫民自信的表情,说:“我来介绍一下,”他回头,看了看陈颖仪,说:“这位,是我的女朋友,陈颖仪小姐。这次,是她帮了我们,她找了公司里最好的一位律师,这位律师已经介入昊哥的案子,不用我们花钱。律师说:昊哥事出有因,还有自首的情节。我们政府为法律提供了足够大的伸缩空间,加上现代人的觉醒,网民要求法律为弱势群体提供更多安全保障的呼声越来越高,许多公民都有了紧急避险和正当防卫的法律意识,法院对昊哥的判决可能不会很重,如果,律师能提供足够多的证据,昊哥就有被免于刑事处罚的可能,退一万步,对昊哥的判决,也不会超过三年。”
    “啊?”“真的呀?”“是吗?”“天啊,太好了太好了。”大家惊讶的表情,说。
    韩德贵站起,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陈颖仪,说:“谢谢你呀,陈小姐,多亏有你帮助我们。我呢,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报答你,我就帮你好好监督卫民吧,绝对不会让别的女孩子靠近他,只要发现敌情,立即向您报告!”
    大家哄堂大笑起来。陈颖仪羞得满脸通红,躲在秦卫民的背后,低下头去。
    这时,后面,走来一位雍容华贵、珠光宝气的妇人(黄丽霞,陈颖仪的妈妈),后面,跟着两位男随从。她走近工棚,喊道:“颖仪,你过来一下。”
    陈颖仪一惊,猛回头,看到:妈妈(黄丽霞)已站在身后。她一怔,惊愕的表情,不解地问:“妈妈,你怎么来啦,你知道我在这里?”
    黄丽霞冷冷一笑,说:“难道,我知道女儿在哪里,这也奇怪吗,再说了,你看看,这一大片,都是你爸爸的地盘呢?”
    陈颖仪赶紧松开秦卫民,向妈妈走去,问道:“妈,您到这里来,是找我有事儿吗?”
    黄丽霞冷冷一笑,看了看她,又瞟了秦卫民一眼,对女儿说:“叫他也过来,快点!”
    “啊,您找他呀,您知道他是谁吗,您认识他?”陈颖仪不解的表情,问。
    “哼哼,女儿呀,你在外面找了男朋友,以为妈妈不知道?如果,这么大的事情,妈妈都搞不清楚,那么,这样的妈妈,算不算窝囊呀,嗯?”黄丽霞得意的表情,说。
    陈颖仪嘟噜着小嘴,警惕的眼神,说:“哼,那好吧,妈妈,我警告你,别把我逼急了,你女儿敢想敢做,到时候,可别怪我先斩后奏啊!”
    “呦呦呦,还敢想敢做、还先斩后奏呀,你当妈妈是傻子啊,你还什么没做呀,啊?是不是要妈妈抓到现场了,你才会老实啊,嗯?”黄丽霞生气的样子,说。
    秦卫民看到他们母女俩一来二去,走来,抠着后脑勺,笑呵呵地说:“伯母,您找我呀?”
    黄丽霞生气的样子,瞟了他一眼,说:“你到我的车上来。”说完,黄丽霞转身,上了车。
    陈颖仪嘟噜着小嘴,气鼓鼓的样子,拉着秦卫民,说:“上去就上去,来,别怕!”他俩也上了车,关了车门。外面,两位随从恭恭敬敬地站着,一动不动。
    车内,黄丽霞冷冷的表情,看了看秦卫民,说:“你叫秦卫民,你们都是向阳村的,是吧?”
    “妈,您有事儿就说事儿,扯那么远干嘛呀?”陈颖仪焦急的表情,瞪着妈妈,生气地说。
    “我扯那么远干嘛,哼哼,你说呢?我把你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成人,现在倒好,你长翅膀了,想飞了,不要妈妈了,是吧?”黄丽霞眼泪汪汪,说。
    “妈,您这是说的一个几呀,不管怎样,我都是您的女儿呀,就算,我长翅膀了,能往哪里飞呀?”陈颖仪眼泪汪汪,委屈的表情,说。
    “好,那你告诉我,如果,你嫁到农村去了,妈妈也老了,谁来照顾我呀?”黄丽霞冷冷的表情,说。
    陈颖仪一怔,看了看秦卫民,想了想,说:“妈,您老了,我照顾您,那是天经地义的呀。”
    “如果,秦卫民的爸爸妈妈也需要照顾呢,你怎么办?”黄丽霞生气的样子,瞪着她,问道。
    “那……我……我把他的爸爸妈妈也接过来呀,我和民哥一起照顾你们,不行吗?”陈颖仪焦急地说。
    “嗯,很好,很好,那么,小秦,你现在打电话,问问你的爸爸和妈妈,将来,是不是愿意和我们一起住,好吗?”黄丽霞赌气的样子,说。
    秦卫民看了看黄丽霞,又看了看陈颖仪,为难的样子,不知如何是好。陈颖仪气鼓鼓地瞪着妈妈,说:“好,打就打,民哥,你打电话,我来说。”
    秦卫民担心的样子,看了看她俩,拿着电话,点拨几下,电话接通了,免提传出一位妇人(秦妈妈)的声音:“卫民啊,你来电话啦,儿子啊,你还好吧?”
    秦卫民刚要开口,陈颖仪抢过电话,冲着电话说:“伯母,我是您儿子的女朋友,您还好吧?”
    “哎呦,天呐,声音这么甜啊,我儿子有女朋友啦,呵呵呵呵呵,太好啦太好啦,什么时候,让卫民带你回来呀,我好想看看你呀,好不好啊?”
    “嗯,好,我会和民哥商量的。伯母,我想问您一件事情啊,可以吗?”陈颖仪捧着电话,紧张的表情,说。
    “好啊,好啊,孩子啊,有什么事情,你只管问啊,没关系的。”电话里,传出秦妈妈的声音。
    “我想,问您一下,”陈颖仪看了看秦卫民,又瞟了妈妈(黄丽霞)一眼,说:“将来,我和民哥结婚了,我的爸爸妈妈也老了,需要照顾,您和伯父也老了,也需要照顾,那时候,我们把你们两位老人都接过来,和我爸爸妈妈住在一起,可以吗?”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电话里,传出秦妈妈开心的笑声,说:“你们就讨论这事儿啦,哎呀,谢谢你呀孩子,我就不去那么远的地方了,我们农村很好的呀,自己养鸡,自己养鸭,还自己种了菜,想吃什么,都不用花钱啊,还是绿色食品呢,呵呵呵,只要你们过得好就行啊,不要惦记我们,要是去了城里呀,我们会很不习惯的。”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