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1734|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村.11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12-10 10: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村.11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白天,法院。
    法院门外,三辆警车驶过来,进入院内,停下,门开了,许多警察下车。几位警察押着徐文昊,向法院侧门走去。
    法院正门,院外,一辆红色法拉利小车驶过来,后面,跟着两辆黑色小车,停下,门开了,下来好几人,他们正是:秦卫民、陈颖仪、律师、巧英、以及来自向阳村的几位老乡们。
    法庭内,坐满了人,秦卫民、陈颖仪、以及来自向阳村的几位老乡们坐在前排位置,律师坐在辩护人的位置。徐文昊坐在庭审台前。
    法官正在宣读判决书:“判决如下:”大家都在认真听着。
    这时,书记员喊道:“全体起立!”大家都站了起来。
    法官继续宣读判决书:
    一.被告人徐文昊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二.被告人徐文昊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程死亡赔偿金33156.5元,处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误工费3420元,共计36576.5元。(以上赔偿款限期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过付)
    三.被告人徐文昊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程误工费1863.35元。(以上赔偿款限期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过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到本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这时,徐文昊回头,他看到:巧英站着后面,眼泪汪汪,正向他挥手。他委屈的表情,喊道:“巧英,你要保重啊!”
    一位法警走来,瞪着他,呵斥道:“不许喊叫!”
    徐文昊低着头,使劲儿哭起来。宣判完毕,大家开始退庭。两位警察押着徐文昊,向法庭一侧的小门走去。走出小门,后面,律师急匆匆追了过来,递给徐文昊一份资料,说:“您好,徐先生,这里,有您妻子起草的一份离婚协议书,请问,您是否支持她的决定?”
    徐文昊看了看资料,抬头,盯着律师,眼泪汪汪地说:“我支持,现在,我签了吧。”他接过笔,颤抖地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转身,泪水接连落下,徐文昊擦拭着泪水,被警察押着,上了警车,警灯闪烁,向院门外驶去。
    白天,街道,高楼大厦。
    一座漂亮的高楼,楼上,电梯门开了,秦卫民拿着一叠资料走出,走进大厅。大厅内,坐着数十人,每人一张办公桌。一位小女孩(王秘书)看到秦卫民,赶紧跑来,接过秦卫民手里的资料,说:“秦总,各个施工队伍的资料已经发到您的邮箱里了,您看到了吗?”
    秦卫民想了想,说:“不看了,王秘书啊,你帮我再查一查,找出我们公司给差评最多的一家施工队伍,然后,以我的名义,责令他们停工,把账结了,结账的时候,不要卡得太紧,甚至,可以做一些让步,然后,我另外安排一家施工队伍进来,懂我的意思吗?”
    王秘书说:“哦,好的,秦总,我懂了,您放心,我马上就去办,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嗯,好的,辛苦了,谢谢你!”秦卫民盯着她,说。
    “呵呵,我们就不用客气了,秦总,您还有什么事情吗?”王秘书恭恭敬敬的样子,问。
    “没了,你忙去吧。”秦卫民笑笑,说。
    “嗯,好的,Bye!”王秘书笑笑,摆摆手,离去。
    白天,工棚。
    来自向阳村的几人进了工棚,正准备吃饭。
    柳移山跑来,兴奋地说:“好消息,好消息啊,发财啦发财啦,这下,我们都发大财啦!”
    大家惊愕的表情,瞪着柳移山。红梅说:“有什么好消息啊,乐成这样子了,难道,你找到女朋友啦?”
    柳移山跑来,兴奋地说:“找女朋友,那事儿急什么呀,到时候,女孩子排队要我选,我还没时间呢。告诉你们啊,民哥和女朋友分手了,那女孩的妈妈把第十六号楼百分之五的股份让给了民哥,还让民哥当上了董事长的助理,兼职第十六号楼的项目总经理,民哥要我们赶快找一家施工队伍来,他帮我们挂靠一家建筑公司,然后,让我们承包大工程,这样,我们就可以坐在空调房,一边玩电脑,一边等着分钱呐,哈哈哈哈哈哈!”
    “一边玩电脑,一边等着分钱,切,还没睡醒吧你?”红梅生气的样子,讽刺地说。
    姜青林想了想,问:“卫民真是这么说的?”
    “呵呵呵,大概就这意思啦,那女孩的妈妈给了民哥两个选择,要么,就要股份,要么,就要她女儿,只能选其一,结果,我的民哥真是聪明啊,他选择要股份,你们说,这下,我们是不是要发财了呀,哈哈哈哈哈哈!”柳移山开心地说。
    “啊,天呐,这应该是真的,我相信,我完全相信!”玉珍紧张的表情,说。
    白天,街道,高楼林立。
    一座漂亮的高楼,楼上,电梯门开了,秦卫民走进电梯,关了门,电梯在下降。这时,他的电话响铃了,他拿出电话,点拨几下,接听:“喂,颖仪啊。”
    电话里,传出陈颖仪的声音:“民哥,你出来一下好不好,我现在,真的好想你呀。”
    “啊,我们不是答应你妈妈了吗,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俩是分不开的呀。”秦卫民为难地说。
    “我不管,”电话里,陈颖仪哭着说:“我现在,好想好想你,我要你来呀,呜呜呜呜,快点过来呀,老地方,我已经到了,还是那间房,里面,好像还有你的气味儿,可是,我看不到你的人,呜呜呜呜。”
    “哎呀,颖仪啊,我已经通知老乡准备上岗了,要是你妈妈发现我俩又在一起,把我赶下来,叫我情何以堪啊,我一辈子都会抬不起头来的呀。”秦卫民焦急地说。电梯门开了,他听着电话,走出电梯。
    “最后一次,好吗,民哥,我知道你很担心,我不会为难你的,好吗,最后一次,从明天开始,我们俩,就是兄妹关系,或者是朋友关系,好吗?”电话里,传出颖仪楚楚的声音。
    “你做得到?”秦卫民一笑,不屑地说。
    “嗯,我做得到,我说话算数,好不好?”电话里,传出颖仪调皮的声音。
    “好啦好啦,我相信你,我马上就来。”秦卫民挂了电话,淡淡一笑,秦卫民走出大厅,拦下一辆的士车,坐上去,关了门,的士车向前驶去。
    白天,宾馆。
    客房部,走廊。秦卫民走来,敲门,门开了,陈颖仪站在里面,秦卫民走进,反手关门。
    室内,陈颖仪站着,楚楚的样子,眼泪汪汪,撅着小嘴,瞪着他。突然,她捂嘴一笑,又严肃的样子,说:“怎么,你不想见到我吗,难道,我会吃掉你呀?”
    秦卫民没说话,走到床边,叹息一声,说:“哎,我不是这意思,我是害怕你妈妈呀,如果,被你妈妈发现了,我就完蛋了呀。”
    “你还那么怕他呀,哼,告诉你,我可不吃她那一套,我就不信,就因为你是我的男朋友,妈妈就敢对你耀武扬威,难道,她真的不顾及我的感受?我可是她唯一的女儿呀,哼!”陈颖仪楚楚的样子,撅着小嘴,说。
    “你是你,我是我,你妈妈让着你,不代表她也会让着我呀。”秦卫民焦虑的样子,说。
    “什么你是你,我是我呀?告诉你,在我眼里,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谁敢对你不好,哼,第一次,我忍着,第二次,我警告,第三次,我就,我就一刀两断!”陈颖仪嘟噜着小嘴,赌气地说。
    “那,你的意思是说,咱俩不分手啦?”秦卫民疑惑地看着她,说。
    “哎呀,我也不知道,先别管它,不要想那么多,好不好嘛,我舍不得你,至少,现在不行,绝对不行!”陈颖仪嘟噜着小嘴,委屈的样子,说。
    秦卫民看着他,赌气的样子,说:“好吧,反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要杀要剐随你们。”
    “是吗,要杀要剐都可以呀,嗯?好啊,来,老实点,给我躺下,我现在就要杀了你。”陈颖仪捏捏他的鼻子,故作敌意的表情,说。
    秦卫民举手,投降的样子,闭着眼睛,向后倒下,躺在床上。
    陈颖仪捂着嘴巴,偷偷一笑,差点儿笑出声来。她忍俊不禁的样子,说:“我来了啊,你怕不怕呀!”
    “怕也来不及了,来吧,我秦卫民走南闯北,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秦卫民闭着眼睛,微笑着说。
    陈颖仪噗呲一笑,她掩着小嘴,看了看,说:“你横着睡干嘛呀,转过来,快点!”
    秦卫民睁开眼睛,看了看,一怔,赶紧坐起,转过来,顺着床位躺下。陈颖仪看了看,小心翼翼上床,趴在他身边,伸出指头,轻轻触碰他的眉毛,又看了看,轻轻触碰他的睫毛,她俯下身子,脸蛋凑近他的脖颈,说:“民哥,你是我的,无论,谁反对,我都不要你离开,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你的好,你的坏,你的优点和缺点,都深深吸引着我,令我陶醉,我们俩开过的房间,还能嗅到你的味道。不过,说实话,我平时,是很讲究的,我不喜欢闻那些杂七杂八的味道,可是,你不一样,你身上的汗味儿,还有一股男人特有的怪味,我都喜欢,如果你不在,我就会想念你的味道。现在,我必须让你知道,我是多么地想你,必须让你知道,我有多么地爱你,我现在才明白,今生今世,我们俩,已是不可能分开了!”陈颖仪趴在他身上,吻他的唇。
    秦卫民睁开眼睛,看着她,说:“那,你到底决定没有啊,是要我,还是不要我,还是要把我杀掉啊?”
    陈颖仪笑笑,满眼泪花儿,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就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想那么多干嘛呀?”她趴在他身上,微闭眼睛,认真亲吻他的唇。秦卫民搂紧她,闭着眼睛,小心翼翼地迎合着……
    白天,建筑工地。
    楼顶,许多人在施工。聂伟(乙方监工)拿着图纸,与几位包工头在说话,他说:“等下,我们建筑公司的韦总会亲自来视察,如果他问你们什么,大家都要往好处说啊,明白吗?”
    “知道!”“明白!”“好的,知道了。”几位包工头回应。
    说曹操,曹操到,工用电梯门开了,建筑公司的韦总带着助手和秘书走了过来。聂伟(乙方监工)看到,一惊,赶紧跑过去,笑嘻嘻地招呼道:“韦总,您真是亲自来的呀?”
    韦总瞥了他一眼,说:“等下,项目部的几位老总会带着甲方的监工上来视察,你再叮嘱叮嘱,都仔细检查检查,千万千万,不能让他们看出什么问题来呀,明白吗?”
    “哦,好的好的,韦总,您放心,我会好好督促他们的。”聂伟(乙方监工)抓着图纸,紧张的样子,说。
    “啊,来了来了!”突然,女秘书焦急地喊道:“韦总,快来呀,他们上来了。”
    韦总赶紧冲过去,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他冲到工用电梯前,看到:几位项目部的老总与甲方监工走出了电梯。他们是来自向阳村的柳移山、姜青林、红梅(姜青林的妻子)、韩德贵、玉珍(韩德贵的妻子),以及一位甲方的监工:刘兴旺。
    韦总笑呵呵地上前迎接,拿出香烟,逐一派递,只有韩德贵接了一支,其余几人看都不看一眼,向里面走去。韦总的秘书和助理站在远处,微笑地观望着。
    玉珍瞥了韦总一眼,说:“你把质量抓好一点啊,在我的文件柜里,还有十多家建筑公司备了案,都等着要活儿干呢,如果你们做得不好,别怪我不留情面啊。”
    “知道知道,您放心,我们会全力以赴的,一定要做到:又快又好又安全,我们要用实力说话,争得更多业务,呵呵呵呵,您看,这外面的风好大啊,是不是,我们先去茶楼坐坐,再一起吃个饭,好不好啊?”韦总笑呵呵地说。
    红梅瞥了韦总一眼,回头,对刘兴旺(甲方监工)说:“刘工啊,你检查一下,看质量能不能过关?”
    刘兴旺(甲方监工)扶了扶眼镜,说:“哦,好的。”他向一旁走去,弯腰,仔细察看着。突然,他看到了什么,一边招手一边喊:“韦总,你过来一下,你这里有问题啊。”
    韦总一惊,赶紧跑过去,问道:“怎么啦,怎么啦?”
    来自向阳村的几位老总,个个惊疑的表情,也向那边走去。
    刘工指着钢筋网,问韦总:“这边大梁的箍筋为何用的是圆钢啊?”
    韦总看了,大惊失色,质问旁边的钢筋工:“你们这是怎么搞的呀,这些箍筋为何没用螺纹钢啊,你们还想不想要工资啊,啊?”
    前面,聂伟(乙方监工)跑来,紧张的样子,解释道:“这里,是昨晚赶时间,仓库里没有箍筋了,所以,就地取材,用圆钢临时制作了几十个,他们请示了我。”
    “这怎么行啊,你作为乙方的监工,居然同意他们用圆钢扎箍筋,出了问题,你是要负责任的呀。”刘兴旺(甲方监工)扶了扶眼镜,说。
    聂伟(乙方监工)看了看他们,委屈的样子,低下头,不说一句话。
    红梅瞥了韦总一眼,质问道:“韦总,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啊?”
    “拆了,拆了,快!把它拆掉,重新扎,快,你马上通知小工包头,要他们立即抽调几个人来协助一下,快点!”韦总紧张的表情,对聂伟(乙方监工)指手画脚地命令道。
    “这有什么问题嘛,多小的事儿呀,早知是这样的结果,我们将箍筋的整体数量减少一点,您就不会要我们拆了。”聂伟(乙方监工)委屈的表情,说。
    “你废话,我说拆就拆,哪有价钱可讲的呀?”韦总愤怒的表情,对聂工吼道。
    来自向阳村的几位老总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如何是好。
    “这次就算了吧,下次要注意啊,”刘兴旺(甲方监工)扶了扶眼镜,说:“以后,你们需要多少材料,要提前把计划造好,只能多,不能少,知道吗?”
    “知道了,下次,我会注意的。”聂伟(乙方监工)委屈的表情,说。
    韦总一笑,说:“呵呵呵,是的是的,下次,我们一定注意,绝对不许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呵呵。”
    红梅瞪着他,生气的样子,说:“下次,下次,我看啊,下次这里要换人了!”
    “嘻嘻嘻,老总息怒,老总息怒,都是我的错,我没抓好质量,我有责任啊,今晚,我请大家吃饭、唱歌去,算赔罪认错了,好不好啊?”韦总嬉笑着说。
    “嗯,这还差不多,这态度还算可以嘛。”玉珍瞥了他一眼,说。
    “当然啊,你们是我的衣食父母啊,必须的呀,我做错了事情,还态度不好,那还得了啊,嘻嘻嘻,走,我现在打电话订餐,咱们先去吃饭,然后去唱歌,好吧?”韦总嘻笑着,在前面带路。
    来自向阳村的几位老总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玉珍笑笑,得意地跟着,红梅也想笑,忍住了。
    韦总站在工用电梯门口,恭请他们走进,自己最后进电梯。电梯关了门,开始下降。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