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2175|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村.13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2-12 12:5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村.13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白天,建筑工地。
    一幢正在建设的高楼,楼顶上,数十人在劳作。
    工用电梯门开了,来自向阳村的五位农民工走出。柳移山走在前面,喊道:“聂工啊,我们被炒鱿鱼了,现在,来这里上班,都是你的员工了。”
    聂伟(乙方监工)瞪了他们一眼,说:“快来啊,韦总给我打了电话,都安排好了。下次注意啊,上班一定要准时,你们迟到了两个多小时,再这样,就要扣工资,明白吗?”
    玉珍生气的样子,说:“你的话怎么冷冰冰的呀,我们今天来得晚,是有特殊原因的呀,大不了,我们今天不要工资就是了,有什么了不起呀。”
    韩德贵把玉珍(韩德贵的妻子)一拉,呵斥道:“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你瞎嚷嚷什么呀你,以为自己还是这里的老总、人家还要请你吃饭唱歌呀?弄不好,人家会赶你走的!”
    红梅气鼓鼓地,说:“我就不信,他敢赶我走,今天,这笔账都记这儿了,他一个小小的乙方监工,算个球啊,昨天还对我们谨小慎微、点头哈腰地,今天,就不依不饶、耀武扬威了,哼,到时候,等我们翻身了,这笔账都还给他,要让他知道:我们向阳村的人都不是好欺负的!”
    聂伟(乙方监工)脸色铁青,瞪着他们,克制的表情,说:“什么意思啊,你们昨天来检查,是老总的身份,是我老板的上级,我看你们不顺眼,已经忍得很难受了,现在,我是你们上级的上级,帮你们安排了工作,还看你们的脸色?滚,都给我滚!”
    “咿呀,看不出来呀,今天,你要是不发火,我还以为你有点儿发育不良呢,原来,你还是一只大老虎呀,你不就是一位小小的监工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呀,好,你记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到时候,可别怪梅姐不给你面子!”红梅气得不行,瞪着他说。她又回头,说:“走,我们不干了,此处不留爷,自留爷处!”
    “好啊,我等着你们,没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过,我就要跳槽了,最多只等三个月,不会等三十年的,你们好自为之吧,再见!”聂伟(乙方监工)脸色铁青,克制的表情,说完,转身离去。
    “哼!我们走。”红梅拉着玉珍,转身就走。后面,几位男人迷惘的表情,跟着她俩,向工用电梯走去。
    白天,建筑工地。
    一栋即将竣工的高楼,售楼处,一辆红色法拉利轿车开过来,停下。车门开了,下来俩人,正是:秦卫民和颖仪。
    两位售楼小姐笑盈盈地跑来,一位小姐喊道:“小姐好,先生好,今天是良辰吉日呢,两位选择这么好的日子来看房,必定人财两旺,大发特发呀。”
    颖仪站着,看了售楼小姐一眼,回头,对秦卫民说:“嗯,这位售楼小姐不错,你记下她的联系方式,将来,等咱俩也开发了楼盘,就出高价把她撬走。”
    秦卫民惊愕的表情,恨恨地瞪着颖仪,走近,凑到她耳边,小声说:“我们是来找工作的,不是来撬人的。”
    “哦,呵呵,知道了知道了,放心,绝对不会发生上次那样的事情了。”颖仪边说边回忆,回忆内容:
    回忆1.颖仪挤出笑容,说:“嘻嘻嘻,老板,您好,我们是来应聘的。”
    “什么,您说什么,呵呵呵,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啊小姐,我们很忙的,对不起,我们有事儿了。”拿着图纸的人说完,转身就走。
    “你站住!”颖仪眼泪汪汪,愤怒地瞪着他俩。俩人惊愕地回头,望着她,不知如何是好。
    秦卫民赶紧抱着她,捂着她的嘴巴向车上拖。拿着图纸的人摇摇头,说:“这女孩可能是刚从里面跑出来的。”
    “不会吧,”另一人惊愕的表情,说:“如果是从里面跑出来的,她怎么会开车呀。”
    “间歇性的,还不是很严重。”拿着图纸的人说。
    “哦,这样啊,怪可怜的,这么漂亮,可惜了呀。”另一人摇着头,说。
    “你放屁,什么叫可惜了呀,啊!放开我,放开我,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他们,过来,你们俩都过来!”颖仪使劲儿挣扎,大喊道。
    俩人赶紧回头,向里面跑去。
    颖仪拼命挣扎,抱起秦卫民的脚,将他摔倒在地,她追了过去。两位拿着图纸的人看了看,又快速向里面逃去。
    颖仪冲到门口,“啊!”地大叫一声,她突然弯腰,捂着右脚,痛苦的表情,喊道:“完了完了,民哥,快来救我呀,我的脚啊,崴了一下呀。”
    秦卫民爬起,跑过去,抱起她,一步一步,向红色小车走去。
    (回忆结束)
    售楼小姐笑盈盈递上一张名片,说:“是吗,好啊好啊,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嘻嘻,来来来,两位要多大的房子,要什么户型,我先带你们去售楼部看看吧,好吗?”
    “哦,呵呵,小姐呀,今天,我们俩是来找工作的,请给个方便,带我俩见见你们的经理,好吗?”颖仪尴尬的表情,说。
    “找工作,找工作找到这里来啦?走吧走吧,快走,浪费我的表情,真是的!”售楼小姐脸上晴转多云,生气地说。
    “咿呀,你脸上的表情变得这么快呀,这是什么态度啊你,太让我失望了,我还想着,将来要把你撬走呢。”颖仪瞪着她,不屑地说。
    “将来把我撬走?哼哼,真是谢谢您了,多谢多谢,我三年后结婚,四年以后,就要生孩子了,等您撬走了我,我也只能在你那边生孩子了,谢谢谢谢,快走吧,我还有事儿呢,Bye!”售楼小姐冷冷的表情,摆摆手,转身离去,另一位也跟着她走了。
    “你什么意思啊你,啊?”颖仪懵了,眼泪汪汪地说。她回头,气鼓鼓的样子,对秦卫民吼道:“我们走,这鬼地方,招我当总经理我都不干了,我们走!”颖仪打开车门,上车,愤怒地说。
    秦卫民一笑,憋住,上了车。
    白天,建筑工地。
    临时办公室内,几人坐在电脑前,在认真工作。一位老总模样的人(孙总)站起,走出,他看到:外面驶来一辆红色法拉利小车。一惊,走了出去,笑呵呵地迎接,礼貌问道:“请问,你们找谁呀?”
    “请问,你们这里还要不要人啊?”颖仪看都不看他一眼,冷冷地问。
    “要人?什么意思啊?”孙总惊疑的表情,问。
    颖仪瞥了他一眼,说:“我和他,是来找工作的,您看,能给个方便吗?”
    “哦,呵呵,这样啊,不会吧,您在开玩笑吧,开着法拉利到我们这儿找工作,嘻嘻嘻,您不是在逗我玩儿吧?”孙总抠着脑门,说。
    “谁逗你玩儿呀,您就说:要还是不要,就这么简单,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好吧?”颖仪又瞥了他一眼,说。
    “啊?你们是认真的啊,呵呵呵呵,有意思啊,啊,说实话,我这里只招小工,很累的,你们做不了啊,不过,你们的车,我倒是看上了,在我需要应酬的时候,租你们的小车用一用,那收入,不比你们上班的工资少啊。”孙总看了看法拉利小车,说。
    “要是长期把车租给你,还配给你两位司机,您一个月给多少钱?”颖仪看着孙总,问。
    “啊,可是,我不用长期租啊,还配两位司机,那更贵了,给少了,你们不合算哪。”孙总为难的表情,说。
    “没关系呀,我给你打五折,然后,你还可以找人合租,再找一家,每人出一半的租金,不就解决了吗?”颖仪瞥了孙总一眼,说。
    “噢,还可以这样啊,好主意好主意,哈哈哈,好啊好啊,正好,我这里还有几位同行的好朋友,我和他们商量商量,如果可以,你们明天就来上班,好不好啊?”孙总大悟的样子,笑呵呵地说。
    颖仪欣慰一笑,说:“好啊,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她礼貌伸手,与孙总握了手。
    孙总拘谨的样子,说:“好,欢迎你们,说不定,我还可以聘请你们做点别的事情呢,就这么定了,好吧?”
    “嗯,好!”颖仪回答。她得意地转身,与秦为民相视而笑,举手“啪!”地一声,俩人击掌。
    白天,建筑工地。
    工棚,来自向阳村的几位民工背着行李,提着水桶和衣物,随着包工头走进一间房。
    “啊,终于换地方了,感觉空气都清鲜了许多呀。”红梅向四周看了看,说。
    “是啊是啊,早点儿换就好了。”玉珍惋惜的表情,说。
    柳移山、韩德贵、姜青林三人心事重重的样子,将行李放好。
    一幢建设中的高楼,工用电梯升起,停下,门开了,来自向阳村的几位民工由一位包工头(彭老板)带着,走出了电梯。“来来来,快点,把那堆材料转过去。”包工头(彭老板)喊道。
    “好的好的,来啦来啦。”韩德贵回应,向大家使了个眼色,小声说:“这次啊,求求你们两位女大侠,说话一定要小心啊。”
    玉珍瞥了他一眼,气鼓鼓的样子,向前走去,大家跟着,开始干活儿。
    白天,工地旁。
    马路上,一辆红色法拉利小车在行驶。陈颖仪戴着墨镜,她在开车,副驾驶坐着秦卫民,后面,坐着孙总。孙总紧张的表情,说:“等下,你们两个,尽量不要说话,啊,如果穿帮了,业务搞砸了,你们就没有工资了,明白吗?”
    陈颖仪淡淡一笑,说:“哦,孙总,那,您要我们怎么做呀?”
    “你们就装作华侨的样子,严肃点儿,最好啥也不要说,明白吗?”孙总激动地说。
    “华侨?还要严肃点儿,呵呵呵呵,您看看,我身边这位傻瓜,他倒是很像的呀,哈哈哈哈哈。”陈颖仪开心地笑了。
    “没错,他是确实有点儿像华侨,可是,我很担心你呀,小姐,拜托,这业务对我来说很重要啊。等下,我的客人来了,你们俩也观察观察,帮我出出主意,看怎样才能拿到这笔业务,如果,是你们出的主意,或者,是你们用的其他办法,帮我拿下了这笔业务,那么,我还可以把工程款总额的百分之三提出来,给你们作奖金,美女,你听明白了吗?”孙总激动地说。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放心吧孙总,我知道该怎么做啦。”陈颖仪开着车,说。
    白天,茶楼。
    茶楼大门,三人走进。里面,站着几位服务小姐,鞠躬,齐声道:“欢迎光临!”
    “我打电话定了的,1988,中包。”孙总对服务小姐说。
    “好的,您这边请!”两位小姐带着他们向包房走去。
    秦卫民严肃的样子,目不转睛看着前方,一步一步试探地走着,陈颖仪挽着他的手臂,说:“傻瓜,你这样子越来越不像华侨啦,倒像是木头人耶。”
    孙总瞪着秦卫民,急得直跺脚,紧张地说:“哎呀,你怎么现出这样的表情了呀。”
    陈颖仪噗呲一笑,一手捂着嘴,一手挽着秦卫民,笑着向前走去。
    包房内,三人坐下。
    这时,服务小姐又带来一男一女两个人。一男一女走进,孙总霍地站起,冲过去握手迎接,笑呵呵地说:“温总好,温总好,呵呵呵,请坐请坐,这位是……是您的秘书吧?”
    “是的是的,她是我们建筑公司的才女,也是我的秘书,凌小姐。”温总微笑的表情,说。
    “啊,来来来,里面请里面请,哎呀,凌秘书啊,早认识您就好了,我知道,现在包工程啊,只要甲方的秘书表了态,那就等于是老总表了态呀,哈哈哈哈哈。”孙总讨好的样子,笑哈哈地说。
    “哈哈哈哈哈哈。”温总开怀大笑。
    凌秘书脸红了,她腼腆的样子,向里面看了看,走进,找了个位置,慢条斯理坐下。
    温总笑呵呵走进,突然,他看到了陈颖仪,大吃一惊,喊道:“陈小姐,您怎么在这里啊?”
    陈颖仪瞟了他一眼,笑了笑,没说话。
    “你们认识啊?”孙总惊疑的表情,问温总。
    “啊,你,你们认识啊?”温总惊疑的表情,反问孙总。  
    “你别瞎说啊,温总,虽然,我也姓陈,但是呢,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不是吗?” 陈颖仪站起,走来,眨眨眼,使了个眼色,说。
    “哦,是的是的,姓陈的女孩子呀,都长得漂亮,而且呀,都长得很像,我看错了,看错了,呵呵呵。”温总尴尬的样子,说。
    “哼,看来,你还不傻嘛,以后,说话要动动脑子哦,不要随便乱说,知道吗?”陈颖仪瞪了温总一眼,又坐了下去。
    “啊,你,你,你说什么?”孙总大惊,对陈颖仪吼道:“你,你,你太过分了,难道,你要搞砸我的业务啊,你不想混了是吧,啊?”
    温总拉拉孙总的手臂,笑着说:“哎呀,孙总,您见外了,见外了,您的团队有这么优秀的人才,业务不会搞砸的,来来来,我保证,这业务不会搞砸,不会搞砸,哈哈哈哈哈。”
    孙总惊愕地看了看温总,莫名其妙的表情,紧张地说:“还,还不会搞砸呀,哦,谢谢谢谢,谢谢您啊温总,您大人大量,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啊。”
    陈颖仪咳嗽一声,说:“下面,我要强调一件事情。我呢,姓陈,是从美国回来的华侨,我身边这位先生呢,是我的秘书,他姓秦,温总,请问,您记好了吗?”
    “记好了,记好了,您放心,我记好了,呵呵呵呵。”温总点头哈腰,笑着说。
    “哼!”凌秘书撅着小嘴,猛地站起,瞪了温总一眼,气冲冲向外走去。
    “诶,小凌,小凌,小凌啊,小凌啊,你听我说啊,你回来,你要去哪里呀。”温总赶紧追了出去。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