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2706|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村.15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2-15 16:5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村.15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夜晚,建筑工地。
    建设中的楼房,似与天上那一轮圆圆的月亮近在咫尺,月光下,云纱幽幽,夜风轻轻,世界一片宁静。
    一栋未竣工的楼房内,两面通风。伍新年搂着巧英,坐在一堆模板上。巧英依偎在他怀里,喃喃地说:“伍大哥,我有件事情想问你,又不知该不该问。”
    “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有什么问题,你只管问啊。”伍新年拍拍她的肩膀,说。
    巧英看了看他,又钻进他怀里,说:“我想问,你这么有钱,人又好,还长得这么帅气,为何还没找女朋友啊?”
    伍新年一怔,想了想,说:“我离婚了,是她先提出来的。”
    “啊,离婚?那我更不明白了,像您这么优秀的男人,她为什么要离开您呀?”巧英微笑地看着他,问。
    伍新年深深叹息,说:“说实话,我曾经,也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可是,后来,我摔伤了,开发商赔了我八十万,我的家,就这样毁掉了。”
    “啊?怎么会呀,您摔伤了,现在不是好了吗,还赔了那么多钱,小日子应该好过了呀?”巧英不解的表情,看着他,问。
    “不,不是这样的。巧英啊,说实话,三年来,很多人给我介绍对象,我都没接受,因为,我看透了,甚至,开始讨厌女人了。可是,你很例外,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被你的善良深深地吸引了,感觉,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已认识几千年似的。你身上,有一股常人没有的磁力,再加上,你是我老板介绍的,所以,很快,我就下了决心,一定要把你娶回来,咱俩一起过日子。”伍新年激动地说。
    “哦,我知道了,原来,你是迫于老板的压力,才和我在一起的呀,是吧,嗯?”巧英嘟噜着小嘴,生气的样子,说。
    “不不不,不是,巧英啊,我是真的爱上你了,你不但年轻、漂亮,而且善良,聪明,能与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在一起,真是人间最美的享受啊。”伍新年抚摸着她的头发,说。
    “我很想知道,你前妻是怎样一个人,能说说吗?”巧英依偎在他怀里,说。
    “哎,说来,真是气人啊,我摔伤了,开发商赔了八十万,银行卡都交给了她,想不到,她外面又有了男人,而且,比她小五岁,她把钱都借给了他,以为他在工地有股份,结果,都被他赌博输掉了。那天晚上,我跟踪她,发现,他俩在工地上大吵大闹,我才知道,我的一切,就这样都没了。”伍新年颤抖着,说。
    “哦,这样啊,天哪,对不起啊,我不该问你这么令人伤心的事情。”巧英颤栗着,说。
    “三年来,已有很多人问过我了,只是,我没解释这么清楚,因为,我觉得,那是很不光彩的事情,对我,打击太大了,呜呜呜……”伍新年颤抖地哭泣着。
    “您说在工地摔伤了,赔了八十万,很严重吗,我看您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啊?”巧英疑惑地看着他,问。
    伍新年擦拭着泪水,伤心地说:“我现在,等于是一个残疾人,我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呜呜呜……”
    “啊,你说什么,有,有这么严重啊?”巧英惊愕不已,瞪着他,说。
    “是的,有这么严重,都是老天安排的,我认命了。”伍新年眼泪汪汪地说。
    巧英松开他,无比惊愕的表情,瞪着他,不再说话。
    伍新年擦去泪水,说:“明天,你帮我去工地计数,好吗。”
    巧英低下头,想了想,说:“好吧。”
    白天,工地。
    楼顶,伍新年带着一对人马走来,指着一堆钢材说:“你们把那一堆25的螺纹钢搬过去,点过数了,动作快点啊,那边催得紧。”大家走过去,两人一组,开始运钢材。
    巧英拿着笔和纸,弯腰,在点模板的数量。一位大工(技术工包头,杨正强)拿着一把卷尺走到她身边,看了看,在她耳边问道:“美女,今天运走了多少模板啊?”
    巧英一怔,回头,笑笑,说:“是你啊,杨师傅,吓死我了。”
    “吓死你啦?我又不吃人,喂,你怎么跟了伍新年啊,小妹妹,你这么漂亮,这么有女人味儿,我羡慕死了,今晚,我请你跳舞去,怎样?”技术工包头杨正强假装数着模板,说。
    “你羡慕呀,可是,我已经有男人了呀,来不及了,哼!”巧英瞥了他一眼,说。
    “哎呀,怎么来不及呀,这里,谁都知道,你那男人已是残废了,你总不能跟着他守活寡吧?”技术工包头杨正强假装数模板,说。
    “你死开一点,我现在要上班呢,不要说这些好不好?”巧英又瞥了他一眼,生气的样子,说。
    “哦,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反正,晚上八点,我在十字路口等你,那棵大树下面,好吗?”技术工包头杨正强假装在数模板,说。
    巧英疑惑的表情,打量着他,问:“你怎么不带老婆去呀。”
    “她呀,她在家乡,两千多公里。”技术工包头杨正强蹲下,假装看模板,说。
    “那,要是你的妻子跟别人去跳舞,你会怎么想啊?”巧英瞥了他一眼,说。
    “嗨,你以为她不会那么做啊,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每年分开这么久,傻瓜才相信,她不会出去玩呢。”技术工包头杨正强又在地上捡起一根钢管,用尺子量了量,说。
    “快走开,等下,我男人看到了,会吃醋的。”巧英瞪了他一眼,说。
    “那,你答应我,好不好?”杨正强望着她,焦急地说。
    “到时候再说,你快走啊。”巧英白了他一眼,说。
    “好嘞,反正,晚上八点,我在那边等你。”杨正强说完,站起,向后看了看,他看到:伍新年向这边看了几眼。杨正强喊道:“喂,伍师傅,等你老婆把这里点完了,你还运五十张过去啊。”
    “哦,好嘞,马上就来。”伍新年(小工包头)尴尬一笑,回应着。杨正强拿着一根钢管,向另一边走去。
    工用电梯在上升,停下,门开了。走出三人,正是:秦卫民、陈颖仪、邱总。
    “巧英姐!”陈颖仪惊喜地喊道。
    巧英正在点数,抬头,看到他们,惊喜地问道:“你们怎么到这里来啦。”
    邱总笑笑,说:“巧英啊,你老乡和陈小姐很关心你呀,一定要来看看,他们都亲自来了,我能不来吗,呵呵呵。”
    陈颖仪说:“哎呀,邱叔叔,拜托拜托,你再提拔一下呀,让他们坐办公室好了,不要让他们做得这么辛苦呀。”
    邱总笑笑,说:“陈小姐,您说了算,呵呵呵,我另外再安排一下,好吧?”
    “是呀,这就对了,邱叔叔啊,我就知道,您不会把我们当外人的,是吗,嗯?”陈颖仪调皮的样子,说。
    “嗨,当然啦,我们都是一家人嘛,哈哈哈哈哈。”邱总笑哈哈地说。
    “民哥,这下,你放心了吧,嗯?”陈颖仪看了看秦卫民。
    秦卫民笑笑,竖起大拇指,说:“没说的,还是那句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不后悔!”
    陈颖仪鼓胀着眼睛,瞪着他,举手要打,秦卫民快速逃跑,围着一堆模板转,陈颖仪追累了,气喘吁吁,站着吼道:“好啦,别跑啦,走啊,回去再收拾你!”
    邱总与巧英哈哈大笑。
    秦卫民害怕的样子,举手投降,喘着气,说:“别,别闹啦,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陈颖仪瞥了他一眼,嘟噜着小嘴,气鼓鼓的样子,走向工用电梯,邱总与秦卫民跟着走进,电梯关门,开始下降。
    电梯内,陈颖仪说:“民哥呀,我们看看你另外那些老乡去,好不好?”
    “嗯,好啊,走吧。”秦卫民说。
    白天,另一片工地。
    楼顶,工用电梯升上来,门开了,走出俩人,正是:秦卫民和陈颖仪。他俩看到:来自向阳村的几位民工正在搬运钢管。
    陈颖仪看到他们,开心的样子,大声喊道:“向阳村的老乡们,你们好吗?”
    来自向阳村的几位民工正在搬运钢管,他们看到了秦卫民和陈颖仪,无人回答。
    秦卫民一惊,走到柳移山身边,小声问道:“你们怎么啦,怎么不说话呀?”
    “刚才,我们被包工头骂了,他怪我们话说多了,骂我们屎少屁多,差点儿打起来了。”柳移山放下钢管,紧张的样子,向远处看了看,说。
    陈颖仪嘟噜着小嘴,说:“啊,这样的态度啊,你们又不是仇人,说说话都不可以啊,民哥,等我俩当了开发商,制度不要太严了,好不好?”
    这时,对面一位包工头大喊:“你们两位是干什的,走开走开,别耽误他们干活了,我们任务很重啊,要赶工期,明白吗?”
    陈颖仪愤怒的样子,刚要喊话,被秦卫民拉退两步,他小声说:“你要干什么,想打架呀?我的姑奶奶,你忍着一点儿行不?”
    “哼!”陈颖仪生气的样子,对柳移山说:“山哥,你们都做好准备,我一定要给你们换个好工作。”
    “哎呀,你们先走吧,等我们结了账再说,免得激怒他们啊,到时候,又扣这个又扣那个的,我们白干了。”柳移山扛起钢管,走了。
    秦卫民抓着气鼓鼓的陈颖仪,向工用电梯走去。
    路上,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向前冲去,车上,坐着陈颖仪和秦卫民。
    白天,建筑工地。
    孙总的建筑工地,围墙边,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开过来,停下,门开了,陈颖仪和秦卫民下车,向临时办公室走去。
    临时办公室,孙总看到他俩走进,赶紧起身,说:“啊,你们两位来啦,我正要找你们呢。”
    “我也有事情要找您帮忙,您先说吧。”陈颖仪坐下,说。
    孙总一怔,想了想,说:“好吧。这次,非常感谢,你们俩帮我接下了一单大业务,我说过,要拿出工程款的百分之三,作为奖金发给你们,但是呢,甲方要等我们把工程做完,才把工程款的百分之八十付给我,目前,我要带资进场,最少要垫六百万元以上。所以呢,现在呀,周转有点儿困难,我就想啊,我们,能否更深入地合作一回:你们俩,再凑两百万来,加上我欠你们的奖金一百三十五万,都作为股份,投入进来,这样啊,你们就成为了这个项目的大股东,可以直接参与监管工作,等工程结束,就能拿回本金,还可以分得百分之五十的红利,你们考虑考虑,这样合作,是否可行?”
    “百分之五十的红利是多少钱,这项目大约要做多久,最后百分之二十的工程款什么时候付清,能具体说说吗?”秦卫民严肃地问。
    “这个项目,甲方为我们预定的承建金额为四千五百万元,若进展顺利,不出什么大问题,利润可达总额的二分之一,至少两千万元,由此算来,百分之五十的红利,约是一千万元左右,这就是你们俩的利润。工期为三个月。完工后,百分之二十的余款由我来捡账,不论甲方是否结清余款,我都会把这一千万的红利付给你们,可以吧?”孙总认真地说。
    秦卫民惊愕的表情,看了看陈颖仪,说:“这利润很高啊,颖仪,咱们就干他一票吧?”
    颖仪也惊愕的表情,看着秦卫民,说:“可是,咱们没有三百万的本钱啊,我的零花钱全拿出来,也不够啊。”
    “这样吧,”秦卫民低下头,想了想,说:“这三百万的股金,咱们再细分一下:你出一百万,算33%的股份,我们俩从业务奖金里拿出一百万,算34%的股份,咱们向阳村的老乡也出一百万,算33%的股份,等工程结束,再退本,按占股的比率分红,可以吗?”
    “啊,也可以哦,”颖仪想了想,说:“好啊,我的股份,也交给你,你当总经理,管理这67%的股份,好吧?”
    “你不怕我跑啊?”秦卫民笑着说。
    “哼,你跑,跑到天上去呀,要是被我抓到,看我不剥掉你的皮!”颖仪捏着他的脸蛋,扯了几下,狠狠地说。
    “啊,啊,好啦好啦,我不跑!哎呀,好疼啊。”秦卫民痛苦的样子,揉着脸蛋,气鼓鼓地说。
    孙总看了,呵呵一笑,说:“这就对啦,你们敢想敢做,一看,就是做大事儿料啊,佩服,佩服!”
    颖仪瞥了孙总一眼,说:“好啦,孙总,现在,我还有件事情要找你帮忙呢。”
    “哦,好啊,你说。”孙总看着她,说。
    “他们向阳村的几位老乡,在别的工地上班,民哥很不放心啊,我想,把他们都调过来,到您这里上班,可以吗?”颖仪看着他,说。
    “哦,就这么小的事情啊,呵呵,再过几天,我们一起合作的工地就要开工了,你们俩位,还有秦卫民的那些老乡,都成了我的股东啊,让他们参与管理,天经地义,合情合理,这没必和我商量啊,你们安排就是,好吧?”孙总笑着说。
    “嗯,好的,那,我们就不客气啦,”颖仪满意笑笑,回头,对秦卫民说:“今晚,我们召集各位老乡,先开一个股东大会,帮他们初定一个入股方案,好吧?”
    “哦,好的,我计划,把老乡那33%的股份所需的一百万元资金分为一百股,分摊下去,谁出资多,谁占的股份就多,不够的部分,就用华叔和馨兰阿姨的遗产填补,作为他们孩子的股份,由大家代为管理,好不好?”秦卫民看着颖仪,说。
    孙总听了,笑呵呵地竖起大拇指,说:“太对了,呵呵呵,我们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先从点点滴滴的小股做起,再慢慢做大,东扯西拉,转来转去,不知要转多少圈啊,哈哈哈哈哈。”
    颖仪笑笑,看着秦卫民,说:“智慧永远敌不过经验,民哥呀,既然,孙总这样经验丰富的老师都为你点赞了,我还有什么理由不认可你的方案呀,行,就这么定了!”
    “走,我请客,把老乡都请来,大家好好庆祝一下,顺便,开一个股东大会,好吧?”秦卫民站起,信心满满地说。
    颖仪笑笑,起身,向孙总挥手,道:“Bye!”
    孙总起身相送,挥手,道:“Bye!”
    秦卫民挥手示意,与颖仪走出,向红色法拉利走去。他俩上车,关门,跑车向前驶去。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