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1775|回复: 0

[原创文学] 上帝候选人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2-18 11:5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帝候选人
(一)
中央世界学院最大的学术大厅。
一场可能颠覆世纪认知,一场关于人类在宇宙层面是否孤独,一场关于人类乃至全部生物的来源,一场关于低维和高维之争的辩论正在进行。
“如果还有人认为人类是宇宙唯一的高智慧生命,那么他是自以为是的;如果还有人认为这个世界是低维度的,那么他是妄自菲薄的;如果还有人认为是上帝创造了这一切,那么他是……故意的。”
“荒谬”
“胡说八道”
尤其是力主上帝神学的基督徒们全场哗然,怒火瞬间蔓延燃烧了理智,“这是阴谋,一场针对上帝的低劣的阴谋,难道上帝给予人类的还不够多吗!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羞耻心和感恩吗!我们已经允许你不信仰他,但绝不容忍任何人诋毁他。”很明显这不是问句,两个“难道”语气都是理所当然,不过这次连上帝生物学派也没有反驳,他们面无表情。
“那么你们呢?我的生物学家们。”
“上帝……是存在的。”上帝生物学派的代表犹豫了一下。
“真的吗?”
“我就知道是真的,自从上次我从十楼摔下来都没死,我就知道他是存在的。”
“得了吧汉森,是气垫救得你……”
大厅内瞬间一片哗然,就连上帝神学派都一脸诧异地看着上帝生物学派的众人。
“安静,静一静……”上帝生物学派的代表眼神炙热,继续发言。
“上帝是存在的”他好像故意又强调了一遍,“因为上帝不是神。”这次他甚至没有给在场的听众们惊讶议论的时间,毫不理会上帝神学派已经开始愤怒的表情,没有停顿继续说道:“事实上在经历过世纪前的那场“创世”之后,已经有人开始怀疑上帝的存在了。而作为一名生物学家,我们从来都是从微观开始研究这个世界的。一直以来我们在基因研究方面取得了惊人的进展,研究表明所有的生物在基因锁的下面隐藏着超过50%的相似度,如果不是上个世纪末的那场变故,也许我们永远都不会发现。”他终于停顿了一下。
所有人都眉头紧皱,似乎想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答案。
“没错,地球上所有的生物极有可能来自同一个个体——上帝。只不过他也许不是人类的面貌,也可能不是地球上任何已知生物的面貌,究竟是什么物种暂且不论,但他肯定拥有现今大部分物种的能力与超高智慧。即便如此,他依然是由细胞构成的有机体,他不是神,他是生物,在天然的敌人——时间面前,依然不敌,在他的生命力枯竭之后,那些进化到极高层次的细胞被降解,基因陷入长时间睡眠,遗传物质随雨水散落整个海洋,在某次闪电击中的时候变得生机勃勃,开始了另一番进化。基因仿佛被套上了一幅幅枷锁,打开不同的锁,就出现了一个不同的进化方向,一个新的物种,很显然人类只是大脑的进化优于其他物种而已。直到上个世纪末突然出现的跨越式的全物种异变,终于让人类开始接近真相,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上帝生物学派无法反驳是“上帝”给予了人类一切的说法。”
大厅里陷入了思考,的确在这种可能性被提出后,再联想到如今发生在人类以及所有在那次灾难中幸存下来的生物身上的变化,似乎一扇门在被慢慢地打开,这个可能性在被慢慢地提高,上帝神学派忽然表情一松,仿佛如释重负,响亮地说道:“如果你们所说的上帝拥有现在地球上所有生物的能力,那他不是神又是什么?”说出这句话,奥德里奇▪ 冯似乎已经看见了他们沉思的表情下面微微翘起的嘴角。
“首先,你们比他们要聪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先指了指上帝神学派的,后又指了指上帝生物学派的。“从上上个世纪甚至更早的时候开始,所有宗教都是有目的的,只有在达成这个目的的过程中,你们才会将一部分注意力稍稍放在真正的学术研究上,所以其实今天的辩论你们没必要参加。”看见他们又开始愤怒的表情,他微微的笑了,继续道:
“当然,即便如此,在文明的进程中,你们的作用依然不可否认,但相较于你们得到的,你们的贡献……太少了。”他从外衣内袋掏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一端可以翻开,抽出一根四分之一黄色,四分之三白色的东西,像是一根白巧克力棒,他抬头看了看四周,从少数年长的人眼里看到了厌恶,大部分人都是好奇,犹豫一下又小心翼翼地放了回去。
事实上从半个世纪以前,自检测出烟草中的尼古丁会降低细胞的活性,阻碍细胞进化开始,所有的工厂就被强制关闭了。时至今日,市面上再难见一包香烟,在某些人眼里他的珍贵可想而知,任何一支都得在舒适的环境下享受才对得起这项古老的发明。
他的眼角瞥向上帝神学派,“根据按劳分配法规定,我觉得你们似乎有点不劳而获的嫌疑。”他的嘴角明显噙着不屑的笑意。
“你在暗示什么?”
“不要含糊其辞,这是辩论会,把话说清楚。”
原本还在等着提出自己的理论的物理学派和人类偶然学派突然不着急了。
“够了,疯言疯语到此为止,那是旧世界的历史遗留问题,与今天的辩论无关。”上帝神学派大吼,任谁也能看出他们是今天在场表情变化最多的学派了。
物理学派和人类偶然学派相视一笑。
“好吧,就让我们翻过这一页。”他像模像样地拿起桌上的一本人物介绍册,巧合般正好翻到物理学派与会人员的介绍页,指着物理学派的方向,认真地问:“你们觉得这张纸是由什么构成的?”
物理学派犹豫了一下,有人说:“植物纤维,还有……”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从物理角度。”
“无数个平面。”
“那其中任意一个平面是由什么构成的?还是物理角度。”
“额……”物理学派又犹豫了一下,“无数个更薄的面。”
“那这些更薄的平面呢?”不用他问,所有的人都已经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是无人再回答。
“这是不是说明所谓的平面其实都是立体的,当然是从微观角度上来说。那么……二维和一维空间是不是不存在的。”有些人好像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假如我们舍弃‘二维’、‘一维’这些名词里数字的含义,仅仅把他们当做其他空间的名称是不是好理解一点。所谓的‘时间’、‘维度’说到底不过是我们所处的文明对这两种东西的称呼罢了,也许在别‘人’那管这种东西叫‘桌子’,或是其他什么,一维是‘圆桌子’,四维是‘方桌子’,谁知道呢。”没有人笑。
“我相信每个空间都有自己的奇妙和文明,而像‘时间’这种‘东西’在不同的环境有不同的展现方式我也可以理解,也许比我们快,也许比我们慢,甚至是可见的,可触的,但这能说明他们比我们高级或低级吗,生命在本质上在任何层面都是平等的,当然只从哲学角度上。”他望向哲学派的方向,那边也递了一个微笑过来。
“我想说的是,可以有低维度和高维度的说法用来区分不同的维度,但高维度不一定比低维度‘高’,是不是这样。一个维度的范围甚至可能大于一个宇宙,如果人类是三维度中的一个偶然,但从数学角度来说,即使是极低概率事件也并不等于唯一事件。”他又向数字学派的方向投了一个微笑。
他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考虑是否继续。
“也许上个世纪末的灾难,哦,有些人喜欢称之为‘创世’,那……也不是一个偶然。”
仿佛一个惊雷炸响于在座的众多学者耳边,“这不可能,怎么可能,谁能在生命层次有这么大的手笔,不可能。”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上帝神学派提问,这让他们感到了恐慌,进化可以是自然的,但绝不能出自上帝以外的任何人之手。等等,其中有部分人忽然想到:“既然‘上帝’是我们创造的一个名词,那这个‘上帝’可以是任何有这种能力的……‘东西’,这岂不是说明‘上帝’是存在的。”这些人的眼神渐渐明亮,奇怪的是,如果从此刻众人的表情来判断,上帝神学派好像突然分成了两派。奥德里奇·冯看向少数人的一派,他们的脸色阴晴不定,他知道这些人才是上帝神学派的主要管理者和传播者,因为他们都是知道上帝是不存在的,所以他们可以放心的代理上帝,一旦哪一天要是真的跳出一个上帝,来对他们指手画脚,还要他们心甘情愿地去俯首亲吻那个上帝的靴子,也许他们才是最不愿意看到上帝的那些人。
“你有什么证据吗?奥德里奇·冯。”
“没有,完全没有。”
众人沉默
....................................

五角大楼
阿道夫拍案而起,“疯了,都疯了,抓住他,不能放任他在外面胡言乱语。”他指着3D全息影像。
“要不要暂停会议?”他的助理问。
“不用,会议照常举行,增加一条内容,‘最稳定社会执行方案提上议程’。”
“但是……好吧。”助理显得有点犹豫。


中央世界学院学术大厅
一声“轰隆”巨响传来,将尚未从上一个可能性的震惊中醒来的学者们带进现实,从大厅窗口望去可以看见学院东南角的大楼浓烟滚滚,一直以来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地方与世界五方势力都有基因项目上的合作,事实上中央世界学院是五方势力出资合建,可以说既游离于五方势力之外,又跟哪一方都脱不了干系,最明显的标志就是迄今为止学院都只有副院长,而且是五个。
上帝生物学派的众人一见大楼底部冒出源源不断的黑烟,立时就着了急。马上通知了学院把能用的安保人员全派了过去,连大厅的安保也一个没留。众人从窗口看见侵入者只活动在大楼一层,这说明学院的抵抗非常有效,不明白上帝生物学派的人为什么那么着急。
忽然,“砰”的一声,大厅的正门被人用力踹开,从门外扔进几个圆球,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那可能是炸弹的时候突然爆开,庆幸没有扑面而来的热浪和火药味,就算科技发展至今,火药依然在历史的进程中扮着重要的角色。
“啊!我的眼睛,好痛。”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学生和各学派的学者在一阵强光过后已经掩面倒地,泪流满面,这显然不是普通的闪光弹,有一小部分学生开始失去理智,意念力不受控制地外放,交织的生物能量流崩断了大厅里原本固定在地上的一部分桌椅,杂物横飞,砸伤了不少学生。在场面快要进一步失控的时候,大厅的门外又扔进了几个圆柱体,甚至有眼睛暂时失明的学生茫然接住,侥幸还能视物的立时尖叫着避开。圆柱体脱手而出开始旋转,释放出水蒸气般但却是粉红色的气体,片刻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一支头戴防毒面具的,全幅武装的小队从门口鱼贯而入,在东倒西歪的人群中分出一条路,径直走向台上的各派学者。
“NW-200,这种将波长不可见的光波瞬间提升至可见,使晶状体大幅度形变陷入疲劳的闪光弹,不是民用的,你们……”砰,这名物理学派侥幸没有被闪光弹波及的学者被小队领头的人用枪托砸晕,“白痴,既然没被闪到,干嘛不立即向外面求援,不然也应该装死嘛,跟我解释闪光弹的原理干什么,一群学术白痴。”他的声音听起来极度地不耐烦,比了一个手势,“一个不留”。
“什么”
“为什么?”
“你们是什么人……”
东倒西歪的各派学者大惊失色,有人方才被闪光弹弄得泪流满面,现在更是开始哭喊起来。
“哈哈哈……”领头者大笑,“软骨头,一个不留,全部带走。”

“是”其他的人立即开始行动,一人搬一个,把人往窗外扔,楼下停着装甲卡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地上铺好了气垫,但学者们并不知道。当第一个教授被扔出去然后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在瞬间戛然而止的时候,其他人都再一次惊呆了,不少人想挣扎着爬起来,但全身软绵,无能为力。
两分钟后,地板上还剩下上帝神学派、哲学派,还有奥德里奇·冯。
“动作快点”领头者催促道。
在几人准备继续动手时,突然两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革命军的人?”
“不太像”
两个人,一个金发碧眼,一个头戴防毒面具,看不出样貌,身后躺着一名不知死活的队员,脸上面具被夺。
“那几个不要了,这个带上,你们先撤。”领头者指指上帝神学派和哲学派,又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奥德里奇·冯,然后抬起枪口随意地扫向两人,戴面具的向上一跃,跳上吊灯,躲开子弹,金发碧眼的左手一抬,散落四周残破的桌椅突然扑向他的身前,形成一堆障碍物,阻挡子弹。
戴面具的在吊灯上再次起跳,想跃过首领阻止其他正在撤离的人,尤其是正在被带走的奥德里奇-冯,上面的命令是不能放任他在外面,虽然现在情况他也是身不由己。
“咻”一支短箭从斜下方射来,预判将穿透戴面具身前一个半身位的地方,非常准确,他不得不停下冲势,身体在空中翻滚,卸去向前的惯性,短箭擦着头皮飞过,戴面具的身体下落,翻滚中当身体正面朝上的一瞬间,他惊恐的发现天花板上空空如也,敏锐地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瞬间左手弯曲用手臂挡住脑袋左耳半边,消失的短箭几乎同时刺向手臂,“叮”的一声被弹开了,没有刺入。
“运气不错,弧度太小,强行掉头抵消了不少力道,失去了大部分初速度,反应也很不错。”小队中走出一个手持钢弩的人。
戴面具的在落地刹那,右手一撑,整个人向旁边弹开,隐在一张桌子后面,从镂空的抽屉看见那支被弹开的短箭慢悠悠的飞回那人的手中,被重新按进钢弩里面,有点懊恼似乎错过了一个进攻的机会,这会儿奥德里奇-冯已经被扔出了窗外。
“不要纠缠,任务已经完成,尽快撤离。”持钢弩的对首领的背影说。
“你去追,我尽量拦着他们。”金发碧眼的脸色也不像先前那么轻松,有点凝重。
他左手一挥,身前堆积的杂物仿佛经过了一次大爆炸似的得到加速,激射向首领和首领身后的弩手,首领一跃而起,身体在空中神奇放平,双腿在迎面飞来的桌椅上一蹬,借力向后弹去,同时右手顺势一甩,手中的枪对着不远处戴面具的扫射而去,有意的截断他向窗口追击的路线,戴面具的只好躲闪,而首领在枪的后座力反作用下,身体奇迹般的由直线向后弹射扭出了一个弧度,方向正是窗台。就在这时,一张本来从首领左侧平行飞过的桌子的桌腿突然断裂,断面平滑是斜的,应该是早就被切过,尖锐。这根桌腿竟变换角度穿过了其他一起飞来的杂物,从缝隙里激射向首领的脖颈,当人在空中已无处借力,不过就是一个移动标靶,他注意到金发碧眼的站在原地一动没动,神情专注,流出了鼻血。
“什么时候切的桌腿,真是谁也别小看谁,不过……”
“叮”,铁质锐利的桌角被短箭射偏,插进首领肩头,力道已经不足,入肉不深,短箭也弹开插在杂物上,首领的枪停止了扫射,持钢弩的暴退,戴面具的急追,毫不迟疑,甩出一根钢鞭可以伸缩,一甩之下越来越长,蛇尾一样缠向受伤的首领,此时持钢弩的已抵达窗台,没有任何多余动作,一跃而出,背部朝下,抬手持弩,原本无箭的钢弩原来有暗盒,自动弹出一支短箭,“咻”的一声直取戴面具的面门,弩手念力不弱控制精准,戴面具的不敢大意,手中只有钢鞭可以抵挡,手一缩钢鞭节节缩短仿佛一根警棍,击飞短箭,如此一顿,那首领也跳窗而出,就此失去了追击的所有机会。   
摘下防毒面具,狠狠扔在地上,一张漂亮的鹅蛋脸,黑发黑眸,面露不甘。
来自迪拜中华网手机APP来自迪拜中华网手机APP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