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1746|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村.17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2-18 14: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村.17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巧英站在房间里,拘谨地向里面察看。
    柳移山不好意思的样子,也向里面观望。巧英瞅着他,呵斥道:“你看什么?”
    “哦,没什么没什么,我就随便看看,呵呵,你看什么,我就看什么,呵呵。”柳移山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说。
    巧英瞪着他,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气鼓鼓地说:“你一个人好好看吧,我先睡了,啊。”说完,她径直走到床边,掀开被子一角,脱了鞋子,躺下,盖上被褥,闭上了眼睛。
    柳移山看了看,手足失措,问:“你就睡觉啊,今天,你很累吗?”
    巧英闭着眼睛,不答。
    “我,我也坐到床上来,好不好?”柳移山结结巴巴,紧张地说。
    巧英闭着眼睛,不答。
    “我,我来了啊,你,你不会怪我吧?”柳移山结结巴巴,紧张地说。
    这时,巧英翻过身子,背对着他,侧躺着。
    柳移山紧张的样子,小心翼翼,走到她身边,慢慢坐下,看了看,抬起一只手,试探地放在巧英肩膀上。巧英一动不动,似睡着了。
    他摸了摸她的肩膀,问道:“巧英姐,你冷吗?”
    巧英向里面挪了挪,让出半边空位,没有回答。柳移山紧张的样子,脱了鞋子,慢慢揭开被子,颤抖地上床,躺下,盖上被子。
    “巧英姐,你转过来,我们说说话,好吗?”柳移山激动地说。巧英不回答。
    柳移山转过身去,轻轻掰了掰她的肩膀,说:“巧英姐,你转过来,我们说说话,好吗?”
    巧英转过了身子,看着他,说:“你想说什么呀,嗯?”
    柳移山一怔,说:“啊,天呐,看到你的脸,我又不知该说什么了,我好紧张啊。”
    “那怎么办啊,要怎样,你才不紧张啊?”巧英嘟噜着小嘴,瞪着他,说。
    “我,我,我躲到被子里去,好不好?”柳移山紧张的样子,说。
    “随便你,我又不是法官,你问我干嘛呀。”巧英瞥了他一眼,说。
    柳移山顿了顿,突然,他拉起被褥,向前一钻,整个脸都贴在了巧英的怀里。巧英闭上了眼睛,满脸幸福的表情,任由他在胸口钻来钻去。片刻,巧英转过了身子,仰卧着。被褥下,柳移山趴在她身上,看了看,又将被子向上拉了拉,被子将俩人捂得严严实实,巧英睁开眼,看着他,说:“你要干嘛?”
    柳移山看了看,不说话,又俯下身子,亲吻她的脸。巧英又闭上了眼睛,任由他亲吻。渐渐,巧英的呼吸声越来越大,偶尔哼出了一两声。柳移山一怔,停手,紧张的表情,问道:“巧英姐,你怎么啦。”
    巧英不回答,她闭着眼睛,脸上红扑扑的,呼吸声越来越小,渐渐,她恢复了平静。柳移山疑惑的表情,看了看,又俯下身子,亲吻她的脖颈。渐渐,巧英的呼吸声越来越大,又哼出了声音。柳移山又一怔,停手,紧张的表情,问道:“巧英姐,你怎么啦。”
    巧英睁开眼睛,喘息着,小声说:“我没事儿,你别管,我没事儿。”说着,她又闭上了眼睛。
    “我想脱你的衣服,可以吗?”柳移山看着她,问。
    巧英闭着眼睛,头转向一边,没说话。
    “你不会怪我吧?”柳移山看着她,紧张的样子,说。
    巧英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没说话。
    “我开始了啊。”柳移山看着她,紧张的样子,说。
    巧英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没说话。
    柳移山一怔,手忙脚乱,开始为巧英脱衣。巧英闭着眼睛,任由他脱了个精光。柳移山迅速在她胸口吻了几下,爬下床,自己脱去衣裤,上床,压在了巧英身上……
    白天,建筑工地。
    围墙外,停着几台小车。来自向阳村的几位民工下了车,他们从车上取出行李,向工棚走来。孙总笑呵呵地迎接,将他们带进休息室,说:“各位老乡,先委屈一下,啊,过一段时间,咱们再换好一点的房子,好吧?”
    “这房子很好啊。”“对对对,就这样的房子,足够了,我喜欢,哈哈哈哈。”“又不是结婚,要那么好的房子干啥啰。”……大家说着笑着,将行李放好。
    临时办公室,孙总走进,后面,跟着来自向阳村的几位民工。孙总笑呵呵地说:“以后,你们都是我的股东了,大家就在这里办公吧,环境是差了点儿,但是,应有尽有啊,呵呵呵呵。”
    “好好好。”“哎呀,我们也有办公室了呀。”“是呀,工地上那些耀武扬威的包工头都没办公室呢。”“对对对,我们很幸运,一人升天,仙及鸡犬,呵呵呵呵!”“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呀,啊?”“打他打他!”……大家追追打打,嘻嘻哈哈,好不热闹。
    白天,建筑工地。
    一片在建的高楼,数台塔吊在缓缓地传送材料,路上,几台搅拌车在行驶。
    路边,一辆红色法拉利小车驶过来,后面,跟着两台黑色小车,停下,车门开了,下来许多人。孙总和来自向阳村的几位股东戴着白色头盔走来,后面,三位技术员(工程师)戴上了红色头盔。
    围墙进口处,三位戴着红色头盔的施工员迎接他们,笑盈盈地引路,带着他们走向一栋在建的高层建筑。
    楼顶,数十位工人正在紧张地忙碌着。大家走出公用电梯,来自向阳村的几位股东看了看,个个扬眉吐气的样子。
    孙总笑呵呵地说:“既然,大家都来了,那就随意看看吧,以后,一个星期来一次就足够了。”
    “一个星期呀,那,我不放心的呀。”红梅看着孙总,说。
    孙总笑呵呵地说:“有监管人员和技术人员在呀,不用我们亲自上来的。再说了,我们还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看监控,他们的一举一动我们都能看得清清楚楚,顶楼的监控,没留下一平米的死角呢。”
    “哦,这样啊,以前我在工地做小工,还以为上面的大老板看不到我们呢。”红梅认真地说。
    “你想偷懒是吧?”柳移山笑笑,看着她说。
    “哪里呀,我从来不偷懒的,你看,我手上的老茧,像树皮一样了呀。”红梅说。
    秦卫民笑着说:“走,我们到前面看看去。”
    “好啊好啊。”“走。”“好啊,我们也是师傅了呀,看看去,走!”……大家说着,向里面走去。
    楼顶,来自向阳村的几位股东在来回察看,个个认真的表情。
    玉珍很认真地察看着,她皱着眉头,问身边的人:“喂,师傅,这里的混凝土是谁负责施工的呀?”
    旁边一位中年人听到,走来,说:“老板,我是这里的监工,有什么问题吗?”
    “你看啊,这一根立柱的密实度好差呀,怎么会有这么多风眼啊,快把它拆了吧,这质量太差啦。”玉珍严肃的表情,说。
    监工(姚工)一怔,看了看,说:“老板,这点小问题在所难免啊,工期太紧了,浇出的柱子多少会有点儿瑕疵的。”
    “工期太紧,这也是理由?不行,这样的质量怎能过关啊,你以为我不懂吗,我在别的工地也做过,人家浇的柱子都是溜溜光光的,哪有这么多风眼啊,拆了,快安排一下,必须拆!”玉珍激动地说。
    监工(姚工)惊愕的表情,看着柱子,委屈的样子,一动不动。
    秦卫民与陈颖仪也疑惑的表情,走了过来。孙总笑呵呵地看了看,说:“哎呀,确实是因为工期太紧了呀,天气预报说再过两天,就要连续下几天大雨了,所以,做快了一点儿,做出的质量就没达到那么高的标准了,这样吧,下不为例,好吧,姚工啊,你快点安排一下,要他们弄点儿水泥浆来,把每根立柱刮平,要快,不然,被甲方看到了湿印,就露出了马脚,是要罚款的呀,明白吗?”
    “知道了,我已经通知了泥工包头,他马上就会派人处理的。”姚工委屈地说。
    玉珍不服气的样子,对孙总说:“孙总,您对质量的要求太不严格了吧,这么明显的问题,怎能带过呀。”
    孙总尴尬笑笑,说:“玉珍啊,你有这份心,当然是好事情啊,只是,这立柱不好施工啊,施工时,如果多几次震动,会耽误时间,还有炸箍的可能,少几次震动,就会出现这样的风眼啊。我们还算好的,有的工地,许许多多的大空洞,猫都能钻进去啊,修补一下,还不照样验收?反正,只要是赶工期,就不会有那么好的质量了,及时修补一下,是很难看出破绽的,呵呵呵。”
    陈颖仪听了,说:“你就不担心温总过不了质量关,被开发商扣钱?”
    “哎呀,陈小姐,我们和开发商是一条船的人,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了,他们也想息事宁人啊,你说是吗,呵呵呵呵。”孙总带着他们向前走去,边走边说。
    “他们不是有监工守在这里吗?”陈颖仪边走边问。
    “是啊,说起监工啊,不知有多少呢,有政府部门的,有开发商的,有承包商的,有建筑商的,有施工队的。这么多监工,必须将他们引开才行啊,还要花钱将他们的嘴堵上,不然,神仙都做不下去的呀。”孙总边走边说。
    “喂喂喂,等下等下,”玉珍看到:前方,有人正在将地上的工程废渣铲入圈梁里,与混凝土混在了一起。她跑过去,惊愕的表情,问道:“你们这是干嘛,把这么多废渣铲进去,会降低结构力的呀,停下停下!”
    工人看了看,为难的样子,不知如何是好。
    孙总赶紧跑来,对玉珍说:“哎呀,这事儿是甲方安排的呀,这是温总包工包料接下的业务,只要我们帮他节约了材料,很多小问题都是可以带过的,明白吗?”
    玉珍回头,惊愕地看着孙总,说:“我们在别的工地,怎么没看到这样的做法呀?”
    孙总耐心解释说:“你说的那情况,是开发商配备的材料,要多少给多少,所以,没必要节约材料。而我们这工地,是包工包料的,层层转包,利润几乎抽完了,如果按正常标准用料,温总是赚不到钱的,知道吗?”
    “啊?这也可以呀,难怪,这圈梁里的钢筋很细呀,温总这么做,要省下多少材料啊。”玉珍惊愕地说。
    “这很正常啊,有的砖混工程,多数的圈梁里,承包商没放一根钢筋,那才叫省呢。所以,你们将来买房啊,我建议:多了解一下,看材料是开发商配备的,还是下面的承包商配备的,如果是承包商配备的,质量就会差很多,明白吗?承包商的层级越多,克扣的材料也越多。”孙总解释说。
    陈颖仪听了,警惕的表情,问:“孙总,你知道,这楼盘的开发商是谁吗?”
    “我不认识,只知道,公开了身份的开发商有两位,一位股东姓黄,一位股东姓陈,和你一个姓,呵呵。”孙总笑笑,说。
    陈颖仪警惕的表情,低着头,心事重重的样子,不再说话,转身,向公用电梯走去。
    秦卫民也警惕的表情,想了想,追了过来。
    白天,建筑工地。
    另一处工地,楼顶。巧英与伍新年戴着红帽子,一边察看,一边走着。巧英到了杨正强(技术工包头)身边,装作没看见,继续向前走去。杨正强抬头,挤眉弄眼,说:“巧英啊,你们俩一夜之间,就升为总经理助理了,能不能告诉我,你是用什么办法征服了邱总啊,是不是邱总也看上你啦,啊?”
    巧英瞥了他一眼,生气的样子,说:“你少废话呀,我警告你,要是被年哥听到了,不揍你,也会开除你的,知道吗?”
    “哎呀,别吓唬我呀,你以为,离开了这里,我就找不到工作啦,呵呵,喂,这几天,我发现你和一位年轻男子偷偷摸摸地,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啊,你就不怕我把这事儿告诉年哥?”杨正强装作检查质量的样子,说。
    巧英大吃一惊,倒吸一口冷气,瞪着他,说:“你在跟踪我?”
    “呵呵,怎么会呀,我这个人呢,晚上啊,喜欢出来走走,不巧,就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事,这不叫跟踪啊,对不对?你放心,我是不会说出去的,因为,我很喜欢你呀,我好想和你一起开房啊,今天晚上,你就答应我一回,好不好啊?”杨正强装作检查质量的样子,说。
    “如果,我不答应呢?”巧英瞪着他,冷冷地说。
    “不答应,哼哼,现在,可由不得你了,如果你不答应,我真的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的,到时候,你就没脸见人了呀,对不对?”杨正强装作检查质量的样子,说。
    巧英愤怒的样子,浑身颤栗,说:“哼,你敢!”说完,她又瞪了他一眼,克制的表情,向前走去。
    杨正强抬头,冷冷一笑,看着她的背影离去。
    晚上,十字路口。
    路边,停着一辆摩托车,杨正强(技术工包头)坐在摩托车上。后面,走来一位女子,正是:巧英。巧英越走越近,警惕的表情,向后看了看,又回头,疑惑地看了看杨正强,低下头,从他身边走过。
    “喂,等一下,你要去哪里啊,来,我送你去。”杨正强赶来,抓住她的手,说道。
    “我去哪里,你管得着吗?放开我,不用你送,我坐的士去。”巧英挣扎着喊道。
    “为什么,难道,你就那么讨厌我吗,如果,你真这么绝情,那么,对不起了,我现在就回去,把你的事情说出来,你是离了婚的女人,曾在邱总家当保姆,现在,又与伍新年搞在了一起,邱总突然把你和伍新年提拔上来,难道,你和邱总之间,就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你还在外面养了一个小白脸,这些,如果都说出来了,我看你今后怎么做人,大不了,我不在这里干了,明白吗,啊?”杨正强抓住她的手,威胁地说。
    巧英眼泪汪汪,瞪着他,颤栗着说:“你,到底想怎样?”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