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1578|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村.18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12-20 11: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村.18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杨正强瞪着她,冷冷的表情,威胁道:“哼哼,我想怎样,难道,你还不知道?告诉你,我就是喜欢你,看你很有女人味儿,整天都在想你了,所以,我要和你在一起,今天,如果你还不答应,我一定会把你的事情都说出去,明白吗?”
    巧英无比愤怒的样子,瞪着他,颤栗着说:“那好,现在,你送我去旅馆,我要和朋友见一面,和他说清楚了,再跟你走,可以吗?”
    “可以啊,走,快上来,我送你去。”杨正强松手,说。
    巧英爬上了摩托车,杨正强猛加油门,向前冲去。
    摩托车后座,巧英在编辑短信,内容:有人威胁我,要和我开房,否则就把我们的事说出,我坐在他车上,马上到。她点击发送:柳移山,短信发出了。
    不一会儿,巧英收到了回信,她点开,看了看,短信显示内容:知道了,等下,你听我的。
    巧英回信:好。
    夜晚,小旅馆。
    旅馆外,一辆摩托车驶过来,停下。门口,柳移山走来,说:“巧英啊,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忘记带钱包了,你送我回去一趟,好吧?”
    “好啊,快点,上来吧。”杨正强睨了他一眼,说。
    巧英一惊,说:“不,我要一起去。”
    柳移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压抑的表情,看了看杨正强,说:“好的,走吧。”说完,他爬上了摩托车,坐在杨正强身后,巧英也爬上了摩托车,坐在柳移山身后。
    摩托车启动,向前开去。建筑工地,围墙边,一辆摩托车停下,柳移山下了车,向里面走去,巧英追来,惊慌失措的样子,小声说:“移山啊,你要去哪里呀?”
    柳移山警惕的表情,看了看杨正强,回头,小声说:“威胁你开房、否则就要把我们的事说出去的,是他吗?”
    “是啊,就是他,你要干嘛,吓唬吓唬他就可以了,千万别做啥事儿呀。”巧英担心的样子,望着他,说。
    “知道了,你先稳住他,别让他走了,告诉他,等下,我请他吃夜宵去,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明白吗?”柳移山警惕的表情,说。
    “哦,好。”巧英忐忑的样子,说着,转身,向摩托车走去。
    巧英忐忑的样子,来到摩托车旁,说:“杨师傅,他拿钱去了,等下,他请你吃夜宵,我们好好谈一谈,好吧?”
    杨正强冷冷一笑,说:“你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傻瓜呀,还要和我好好谈一谈,有什么好谈的啊。我不等了,你是留下,还是和我一起走,随便你,我不会勉强你的。”说着,他启动了摩托车,轰了两把油门,摩托车发出“呜呜”的响声。
    巧英赶紧抓住摩托车后架,用力拖住,喊道:“等下等下,这里的士车都没有,你走了,我怎么回去呀。你先等一等,我跟他说一下,马上就跟你走,好吧?”
    “好啊,你快点。”杨正强回头说。
    巧英回头,看了看,她看到:柳移山正向这边跑来。巧英喊道:“移山,快点呀,他要走啊!”
    杨正强骑着摩托车,猛加油门,向前冲去,柳移山举起螺纹钢,猛打下去,不偏不倚,正巧打中了杨正强的头,摩托车冲出几米,“哐啷”一响,哗啦啦倒地,路灯下,柳移山冲过去,举起螺纹钢,一下接一下,打在他身上。
    “别打啦,移山,移山啊,会出人命的呀,别打啦,别打啦!”巧英死死抱住他向后拖,一个踉跄,俩人倒地,滚在了一起。
    俩人挣扎着爬起,走去一看,看到:路灯下,杨正强两脚抽搐,头顶还在冒血,地上,染红了一大片。
    “啊——”巧英尖叫起来,极度恐惧的表情,颤抖着说:“完啦,完啦,杀人啦,我们杀人了呀,完啦,移山啊,怎么办呀,啊?”
    柳移山喘着粗气,紧张的样子,不知如何是好。
    巧英急得直跺脚,她一屁股坐在地上,使劲儿哭了起来。她哭着,向两边看了看,看到:旁边,有一个下水道井口,赶紧爬起,走到柳移山的身边,指着井口说:“移山啊,你别怕,来,帮帮我,把他扔到井离去,来,快点啊。”
    柳移山看到井口,一怔,紧张地说:“哦,好好好,快点,快!”
    俩人拖着柳移山,来到井口边。柳移山回头,看到了摩托车,惊愕的表情,说:“不行啊,不能丢下去,他的摩托车还在这里啊。”
    巧英说:“没关系呀,等下,把摩托车藏起来。”
    “哦,好吧。”柳移山揭开井盖,现出一个圆圆的井口,俩人一起动手,拖着杨正强,将他塞了进去。柳移山盖好井盖,站起,警惕的表情,向四周看了看,说:“快走!”
    俩人快速跑向摩托车,将摩托车扶起,都坐了上去。柳移山启动摩托车,轰了一把油门,摩托车快速向前驶去。
    夜晚,大桥。
    一辆摩托车驶过来,下来俩人,正是:柳移山和巧英。他俩向大桥两端看了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待两辆小车驶过,他俩迅速动手,提起摩托车后座,靠在桥边的护墙上,又弯腰提起前轮,将摩托车倒立翻过了护墙,直直坠落,“嘭!”传出一声巨响,摩托车在河面的水花中消失。
    俩人喘息着,惊魂未定的样子。一辆的士车驶过来,柳移山拉着巧英,使劲儿向的士车招手,的士车停下,俩人上了车,的士车向前驶去。
    白天,建筑工地。
    楼顶,巧英警惕的表情,向楼下的公路看了看,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快步追上伍新年,俩人一起走着,在工地巡查。
    电话响铃了,巧英一惊,慌乱的样子,点开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姓名:柳移山。巧英惶恐的表情,看了看伍新年,看到:伍新年边走边看,向前走去。她低下头,转身,慌乱地点了几下手机显示屏,听着电话,向一边走去。
    “喂,移山啊,你那边没什么事儿吧?”巧英拿着电话,鬼鬼祟祟的样子,向周围看了看,问。
    电话里,传出柳移山的声音:“暂时还没事儿,不过,昨晚,我一夜没睡啊,这一次,我们真杀人了呀,我想,是祸躲不过,还不如,我们去自首吧?”
    巧英走进消防通道,哭着说:“不,不要,不要啊,移山,你不可以坐牢啊,我不要你坐牢,呜呜呜,如果,有人来调查,你就说杨正强是被我打死的,好不好啊,呜呜呜呜……”
    电话里,传出柳移山激动的声音:“不,不行啊,巧英姐,你以为警察都是傻瓜吗,他们不会相信你的,再说,就算是你打死的,我也应该多担一些责任啊,巧英姐,谢谢你,看来,我是躲不过这场牢狱之灾了。假如,真有那么一天,巧英姐,你要好好保重啊。另外,我还要谢谢你啊,你知道吗,巧英姐,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也许,就是最后一个了,呜呜呜……”
    巧英一屁股坐在梯坎上,伤心哭起来,她大哭着说:“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啊,啊哈哈哈哈,呜呜呜呜……”
    这时,她一惊,回头,看到,一位工友带着四位警察来到了楼梯口。工友指着巧英,对警察说:“昨天吃完晚饭,杨正强要见的人,就她。”
    “你能确定?”一位警察严肃的表情,看着工友,问。
    “不会错的,我是杨正强最好的朋友,他什么话都对我说,前两天,强哥还带着她去了桃红旅馆,后来,这位女人生气跑了,不信,你们去调监控啊。”工友对警察说。
    巧英抓着手机,无比恐惧的表情,看着他们,浑身颤栗。突然,她转身,快速向楼下跑去。两位警察一惊,立即追了过来,一位警察迅速转身,冲进公用电梯,一位警察立即掏出对讲机喊话。
    楼下,许多警察冲上来,几位警察看到了巧英,将她包围,两位警察冲上去,抓住了她。
    “老实点,说:为什么抓你?快说!”一位警察呵斥道。
    巧英眼泪汪汪,惊惶失措的样子,看了看他们,低下头,说:“是我一个人杀的,与别人无关。”
    “与谁无关,快说?”一位警察按住她,呵斥道。
    巧英眼泪汪汪,惊惶失措的样子,看了看他们,低下头,不再说话。
    “带走!”警察押着她,向公用电梯走去。
    工地,楼下,停着两辆警车,几位警察押着巧英上车,关门。两辆警车闪着警灯,掉头,向前驶去。
    白天,大桥。
    桥上,拉起了警戒线,停着几辆警车,许多警察站在周围。吊车从水中吊起一辆摩托车,巧英和柳移山戴着手铐,被警察押着,指着吊起的摩托车。两位警察在忙着拍照。
    白天,围墙边。
    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冲过来,停下,门开来,陈颖仪跳下车,向临时办公室跑去。
    办公室,陈颖仪冲进来,气喘吁吁,对秦卫民喊道:“民哥,不好啦不好啦,出大事了呀!”
    秦卫民一惊,站起,赶紧走过来,瞪着陈颖仪,问道:“怎么啦,颖仪,发生什么事儿啦?”
    “刚才,邱总打电话给我,说,巧英姐和柳移山杀了人呀!”陈颖仪眼泪汪汪,颤栗着说。
    “啊,怎么可能啊,走,在哪里,我去看看。”秦卫民拉着陈颖仪向法拉利跑去,俩人上了车,陈颖仪紧握方向盘,“呜——”跑车发出激烈的咆哮声,向前冲去,在远方消失。
    白天,工地旁。
    路边,停着几辆警车。井口,拉起了警戒线,许多警察站在周围。井口,有人用绳子吊起一具尸体,巧英和柳移山戴着手铐,被警察押着,指着尸体。两位警察在拍照。
    远处,出现了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被警察拦下。秦卫民与陈颖仪下车,看到:前面,巧英和柳移山戴着手铐,被警察押着,上了警车。秦卫民无比惊愕的表情,向前冲去,几位警察挡住他,命令他退后。人群中,出现了邱总的身影,他跑过来,抓住秦卫民,吼道:“卫民,你不要过去了,事情已经发生了,难道,你冲过去,就能解决问题吗?”
    秦卫民惊惶失措的样子,鼓胀着眼珠,说:“快告诉我,邱总,发生了什么事,邱总,他们俩,怎么会杀人啊,快告诉我,求求你,快告诉我啊。”
    “你先冷静一点儿,现在,铁的事实,已摆在我们的眼前,无论你怎么做,都于事无补了,明白吗?”邱总瞪着他吼道。
    “啊,天呐,我,我怎么向父老乡亲们交代呀,啊,呜呜呜……”秦卫民突然蹲下,捂着头,嚎啕大哭起来。
    这时,向阳村的几位村民都已赶到,他们挤进人群,个个惊愕的表情,手足无措的样子,道:“怎么啦?”“发生什么事儿啦?”“天呐,巧英和移山怎么会杀人啊?”……
    警灯闪烁,几辆警车已启动,缓缓驶过来,后面,跟着一辆殡葬车。第一辆警车内,柳移山戴着手铐,眼泪汪汪,望着窗外,他看到:几位向阳村的老乡十分不解的样子,惊恐地望着警车。第二辆警车内,巧英戴着手铐,伤心地抽泣着,向窗外看了看,她也看到:几位向阳村的老乡十分不解的样子,惊恐地望着警车。
    陈颖仪站在秦卫民身边,瞪着警车,酸楚的表情,泪水一颗颗滑落,警车从他们身边驶过,陈颖仪赶紧向警车挥手,突然,她捂着嘴,使劲儿哽咽起来。
    车队越走越远,很快,在前方消失。人群陆续散去。
    邱总眼眶湿润了,他向周围看了看,对大家说:“你们先回去吧,我要和卫民好好谈谈。”
    “呜呜呜,好,呜呜呜。”颖仪哭着转身,向跑车走去。
    玉珍与红梅使劲哽咽起来,由韩德贵与姜青林的搀扶着,上了一辆的士车。
    白天,茶楼。
    茶楼卡座内,坐着俩人,正是:邱总和秦卫民。
    秦卫民躺坐在沙发上,脸上仍有泪痕。他嘴唇抽搐,说:“邱总,您的意思是说,巧英和移山是情人关系,对吗?”
    “是的,其实,这无可厚非,只是,我们知道得太晚了,以至于他俩偷偷摸摸,被我工地上的员工杨正强钻了空子,杨正强死缠烂打,引发了矛盾,于是,他们就杀了他。”邱总难过的表情,瞪着秦卫民。
    “啊,天呐,为什么,为什么呀,我的父老乡亲,都在家乡等着我们回去啊,呜呜呜……”秦卫民躺坐在沙发上,伤心恸哭着。
    “卫民啊,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不能倒下啊,这么多老乡,都在望着你,要尽快振作起来才行啊。”邱总激动地说。
    “可是,可是,我们一起,来了……来了十个人,现在,如果回去,只有五个人了呀,呜呜呜……”秦卫民躺坐在沙发上,伤心地哭着。
    “卫民啊,还有我和颖仪呢,你放心,我们都会协助你的。接下来的事情,都交给我和颖仪来处理吧,我和颖仪,必须马上着手,帮他俩请两位最好的律师,争取找到更多对他俩有利的法律依据,不惜一切代价,能拉回多远,就拉多远,但愿年底,你能多带一人回去,也好对父老乡亲多一份交代呀。”邱总愁苦的样子,说。
    “好,谢谢,拜托啊,呜呜呜……”秦卫民伤心恸哭着。
    白天,街道。
    一辆黑色的小车上,坐着邱总、陈颖仪、还有两位律师,他们在搜集证据:1.他们来到了交警队,调取夜晚杨正强骑摩托车路过监控区域的视频;2.他们来到小旅馆,询问旅馆老板娘,了解杨正强在外停留的情况;3.他们来到邱总的工地,走访杨正强(死者)的工友;4.两位律师走进刑警队,查阅口供笔录;5.两位律师走进看守所询问室,询问柳移山;6.两位律师在看守所询问室,询问巧英……
    白天,法院。
    法院里,审判台上,坐着几位法官,审判台下,坐着巧英和柳移山,旁听席坐满了人。法官开始宣读判决书:“判决如下:”大家都在认真听着。
    这时,书记员喊道:“全体起立!”大家都站了起来。
    法官宣读判决书:“一.被告人柳移山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全场哗然。
    旁听席,来自向阳村的几人站起大叫:“不,不要啊!”“判得太重啦,太重啦!”“他是激情杀人啊,事出有因啊!”……
    法官敲响木槌,高声喊道:“肃静!请保持安静。”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