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2074|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村.21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2-24 08:5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村.21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白天,海鲜酒楼。
    停车场,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驶过来,停下,车门打开,下来俩人,正是:秦卫民和陈颖仪。酒店外,几位路人羡慕的样子,向他俩看了看。
    他俩走进酒店。“欢迎光临!”门内,两排美丽的小姐笑盈盈地,鞠躬喊道,两位小姐带着他俩入座。
    圆桌,坐着秦卫民和陈颖仪俩人。服务员送来红烧鲍鱼和大龙虾刺身。
    颖仪端着一杯红酒,眼泪汪汪,盯着秦卫民,说:“来,今天,我们俩,好好吃一顿,从明天开始,我发誓,若不干出一番事业来,我陈某,天天吃盒饭,来,干杯!”
    “哼哼!”秦卫民满眼泪花,却笑了笑。他撑着额头,说:“颖仪,谢谢你,你让我看到了正真的爱情,我品尝着、体验着,这滋味,美得让人心碎,也苦得让人难受,我受不了啊,呜呜呜,我真的,受不了了,呜呜呜,求求你,颖仪,你,别再跟着我受苦了,好不好,呜呜呜,我受不了了,呜呜呜……”秦卫民颤栗地摇头,哽咽着。
    “咿呀,你看你啊,民哥,好像,我背水泥,把你压垮了似的,不至于吧,来来来,别想那么多了,干杯,我们俩,不醉不归!”颖仪眼泪汪汪,说着,仰脖,将半杯红酒喝下。
    颖仪冷冷的表情,抹着泪水,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说:“人生啊,或许,就像酒一样,很苦,但是,还有点滋味儿,能喝上这一杯苦酒,或许,也是一种幸福吧,你说呢?民哥,来,我们俩,一起喝一杯,好不好?”
    秦卫民抹去泪水,抬头,眼泪汪汪地瞪着她,说:“颖仪,谢谢,谢谢你的陪伴,谢谢你的坚持,谢谢你给了我这么多的爱,现在,我发誓,无论,前路多么坎坷,无论,遇到了什么困难,无论,天荒、还是地老,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让你知道,我对你,也有始终不渝的爱,我对你,一样情深似海,我一定要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不再受苦受累,不再跟着我背……背水泥了,呜呜呜……”
    颖仪冷冷的表情,抹去脸上的泪滴,一笑,说:“民哥,我知道,你有多爱我,因为,我的心,已连在你的身上了,所以,对你,我总是信心满满的,是金子,总会发光,我深信,我们俩,一定会雨过天晴、彩霞满天的,来,喝一杯吧,就算是陪我,好吗?”
    秦卫民抹去泪水,端起酒杯,俩人仰脖,一饮而尽。
    “哈哈哈!”颖仪笑笑,拭去泪水,又抓起酒瓶,开始倒酒。
    酒店门外,停车场,一辆黑色劳斯莱斯(Rolls-Royce)小车驶过来,停下。下来三人,正是:黄丽霞(陈颖仪的妈妈)和她的两位保镖。黄丽霞一个人走进了酒店,来到秦卫民和陈颖仪的桌前,瞥了他俩一眼,生气的样子,坐下。
    颖仪一怔,看了看,又笑了:“哈哈哈,”她端起酒杯,对秦卫民说:“别怕,这一回,咱俩没有失信,没有违背承诺,可能,是某些人沉不住气儿了吧,哈哈哈,来,民哥,咱俩再干一杯。”
    秦卫民看了看黄丽霞,转了转身子,不理她。他端起酒杯,与颖仪碰杯,再次仰脖喝尽。
    黄丽霞生气的样子,瞪着他俩,说:“难道,我在你们眼里,还不如一个陌生人吗?”
    颖仪又抓起酒瓶,倒了两杯酒,放下酒瓶,端着杯子,看着黄丽霞,说:“妈,您不是陌生人,但是,您知道这酒的价值吗,您可知道,这酒,是女儿和民哥背水泥背来的?哼哼,不信吧,这酒,对我来说,它已经不是酒了,它,是我的人生,是我的命运,是我的爱情,您,能听懂吗,您懂吗,呜呜呜……”颖仪撑着额头,伤心哭起来。
    黄丽霞冷冷的表情,瞪着女儿,说:“不撞南墙不回头,可是,你们撞了,还是不回头,看来,还没撞疼,还没撞够,对吧?”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呀,呜呜呜……”颖仪伤心大哭起来。
    “那好,既然,你愿意,那么,还是那样,我不反对!”突然,黄丽霞勃然大怒,“嘭”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瞪了瞪他俩,转身,气冲冲离去。
    颖仪泪水涟涟,哭着,又抓起酒杯,秦卫民也眼泪汪汪,颤抖着,抓起酒杯,俩人仰脖,喝下。
    白天,搅拌站。
    路旁,停着几辆搅拌车。坪地上,停车一辆大货车,几位工人在卸货,只见:车厢内,工人将水泥包拖至车厢旁,一包包立好,车下,工人抓紧水泥包,驮在背上,快速走向库房。库房内,弥漫着灰尘,随着一声声丢包的声响,灰尘接连扑向空中,里面堆放着数百墩水泥包,整齐排列。
    红梅满脸灰尘,从库房走出,说:“玉珍姐,你说,民哥和颖仪还会来吗?”
    “呵呵呵,”玉珍满脸灰尘,一笑,边走边说:“不知道啊,其实,他俩这样折腾,看似很苦很累,其实啊,好浪漫的,呵呵呵,我快羡慕死了。”
    “真希望,他俩能走到一起呀,这样如胶似漆的,还真是少见呐。”红梅满脸灰尘,又驮着一包水泥,快速走来。
    车上,一位民工笑笑,喊道:“看来,你们两位的老公都做得不够好啊,要他们学一点儿嘛。”
    韩德贵满脸灰尘,从库房走出,急匆匆走来,说:“学什么学呀,我们一个村的,秦卫民是我徒弟!”
    “吹吧你,还有徒弟了?”玉珍从他身边走过,瞥了他一眼,说。
    韩德贵满脸灰尘,背着水泥向库房走去,没搭话。
    “哈哈哈哈,一看,就是个牛皮大王,老婆一瞪眼,就没声音了,哈哈哈哈。”车上的民工笑着说。
    姜青林满脸灰尘,从库房走出,急匆匆走来,说:“德贵啊,明天就是中秋节了,我们向阳村的老乡聚一聚,一起喝一杯,好吧?”
    韩德贵从库房走出,急匆匆走来,说:“是啊,还有移山、巧英和文昊,他们还关在监狱里,我们该去看一看了。”
    红梅从库房走出,说:“好啊好啊,反正明天放假,哦,对了,我们约一下卫民,一起去监狱探望老乡吧。”
    “行啊,等下,我给卫民打电话,明天一起去。”韩德贵驮着一包水泥,快速走着,说。
    白天,监狱。
    高墙外,一辆红色法拉利小车驶过来,后面,跟着一辆的士车。两辆车停下,车门开了,下来六个人,正是:秦卫民、陈颖仪、韩德贵、玉珍、姜青林、红梅,他们走进了接见室。
    高墙,大铁门。“嘭!”大铁门旁的小铁门开了。走出两名狱警,身后,跟着两位身穿囚服的男子,正是:柳移山、徐文昊。
    接见室,柳移山与徐文昊走进,看到:里面,坐着向阳村的几位老乡,还有陈颖仪。他俩在警察的指引下,坐在了一旁。
    徐文昊眼泪汪汪,低下头去,他说:“想不到,这一次,我们向阳村,出来这么多人,竟落到如此下场。”
    玉珍和红梅捂着嘴巴,泪眼模糊,低着头,克制着,尽量不哭出声音。
    柳移山擦拭着泪水,极度委屈的表情,说:“不能回家过中秋,也就罢了,却,还高墙相隔,高墙相隔,也就罢了,还有两位,却永远永远,离开了人间,我们,这是怎么啦,呜呜呜……”
    玉珍和红梅捂着嘴巴,终于,禁不住,哭出了声音,她俩又克制着,转身,走到了门外,站着,使劲儿哽咽。
    秦卫民眼泪汪汪,说:“今天是中秋节,我们都开心一点儿,都不要哭,不要说这么伤感的话题,好吧?”话音刚落,陈颖仪转身,扑到他的怀里,抽泣起来。
    韩德贵擦去泪水,说:“这样见面,大家,都很难受啊。以后,还不如,直接给你们送点钱和物品来,不要接见了,这样见一面,为个啥呀,大家都……如此伤心,呜呜呜……”
    姜青林擦去泪水,说:“我们在外面都很好,你们俩放心,我们商量好了,往后,每个月,我们每人都会从工资里抽出三百元,给你们三人,每人一百,希望你们,好好改造,千万别再出什么事情啊,一定要平安地走出来,好不好?”
    柳移山与徐文昊都眼泪汪汪,酸楚的样子,使劲儿点头。徐文昊抹着泪水,问:“巧英关在哪里,她还好吧?”
    “巧英留所了,她在看守所做饭。等下,我们也会去看她,放心,我们上个月去看她,管教说,她表现很好,如果顺利的话,明年六月份,就可以获得减刑,提前释放。”秦卫民说。
    “是我害了他,呜呜呜呜,昊哥,对不起,呜呜呜呜……”柳移山伤心哽咽起来。
    徐文昊抹着泪水,说:“现在,不要说这些,我没怪你,毕竟,我和巧英,已经离婚了。”
    红梅走进,瞪着他俩,说:“你们在说什么呀,以后,在里面,不许说这些话题,你们俩,都是向阳村的老乡,一定要团结,明白吗?”
    玉珍也走进,说:“是呀是呀,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还提那些事情干嘛呀,再说了,你们俩,谁也不欠谁,谁也没坑谁,都是巧英自愿的,对不对?”
    “你扯到哪儿去啦,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韩德贵生气的样子,瞪着玉珍,说:“你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
    玉珍一怔,想了想,说:“好好好,我不说了,你们聊,我出去,我不说了。”
    “算啦算啦,这样说下去,大家都不开心,我们走吧,看巧英去,好不好?”红梅看了看大家,说。
    “好好好。”“你们俩要保重啊!”“一定要争取减刑啊。”“关键是俩人要和气,如果,你们俩不和气,我们都会不安心的。”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都起了身,与柳移山和徐文昊握手道别。
    白天,看守所。
    高墙外,一辆红色法拉利小车驶过来,后面,跟着一辆的士车。两辆车停下,车门开了,下来六个人,正是:秦卫民、陈颖仪、韩德贵、玉珍、姜青林、红梅,他们走进了看守所的铁门,随警察来到了接见室。
    接见室,隔着一道玻璃幕墙,玻璃幕墙内,后墙门开了,一位女警官带着巧英走进了房间,女警官按下了外墙的扬声器按钮,说:“你们长话短说,时间抓紧一点,今天过节加菜,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好吧。”
    大家点头。
    里面,巧英抬头,看到:几位老乡都来了。突然,她捂着嘴,颤栗着,伤心哭起来。她哭着来到玻璃幕墙边,颤抖地拿起话筒,一个劲儿哭泣。
    外面,扬声器传出巧英伤心的哭声,玉珍与红梅听了,都捂着嘴巴,使劲儿哽咽起来。陈颖仪抹着泪水,克制的表情,拿起话筒,说:“巧英姐,别这样,不要哭了,好不好,我们说说话,好吗?”
    巧英使劲儿擦去眼泪,抬头,泪眼模糊地看着陈颖仪,说:“颖仪啊,谢谢你,在我的心里,你已经是我们向阳村的人了,真的很荣幸,我们向阳村的男孩,竟能娶到你这么好的媳妇,我们出来打工,做梦都没想到,会遇上这么好的事情。总算,你为我们带来了喜气,谢谢你,好妹妹,卫民是个好孩子,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他当兵回来,人品更好了。祝福你呀,好妹妹,你会幸福的,相信我,姐姐不会骗你的。”
    陈颖仪擦拭着泪水,说:“我知道,我知道,呜呜呜……”
    秦卫民走来,眼泪汪汪,接过话筒,勉强一笑,说:“怎么在讨论我的事情啊,巧英姐,时间很紧,你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就快点儿说吧。刚才,我们去看了移山和文昊哥,他们都很好,请你放心。”
    巧英抹着泪水,无比伤痛的表情,说:“卫民啊,谢谢你,也谢谢大家,有你们这么好的老乡来看我,我感到很欣慰。虽然,我们相距不远,却隔着高墙,甚至,移山和文昊,与我相隔几道高墙,今天,是中秋节,大家看到的,是同一轮圆圆的月亮,我们,却在不同的世界,过着同样的节日,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事情啊, 呜呜呜,还好,你们,都是自由的,都是幸福的。特别是你,卫民啊,将来,我们向阳村,就你最有出息了,大家都在看着你呀,你一定要对颖仪好一点,一定要珍惜呀,一旦失去,就没有后悔药吃了,千万千万,要对颖仪好一点,好不好?”
    “好,巧英姐,你放心,我算是嫁给她了,身不由己,啥事儿都听她的。”秦卫民眼泪汪汪,看着巧英,说。
    巧英勉强一笑,说:“嗯,我相信你,你是一个说到就能做到的人。”
    玉珍走来,接过话筒,说:“巧英姐,我们在你的账上存了钱,你还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巧英垂下眼睑,想了想,说:“没什么了,谢谢。我想做的,你们都做不到,你们能做到的,都尽力做了,现在,我只想说:谢谢你们,谢谢,呜呜呜……”
    女警察走近,对着话筒说:“好了,你们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吗,如果没有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中午加菜,她要去伙房干活儿了。”
    秦卫民听了,回头,看了看大家,问道:“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大家迷惘的样子,都摇头。
    玻璃幕墙内,女警察关了扬声器。巧英起身,向里面走去,她走到门边,又回头,向大家看了看,眼泪汪汪,走出了门。
    来自向阳村的几人,还有陈颖仪,个个表情凝重,转身,向外走去。
    白天,搅拌站。
    搅拌站,路旁,停着几辆搅拌车,还有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坪地上,停车一辆大货车,十多位工人在卸货,只见:车厢内,工人将水泥包从车厢内拖至车厢边沿,一包包立好,车下,工人抓紧水泥包,驮在背上,快速走向库房。库房内,灰尘像烟雾,随着一声声丢包的巨响,扑向空中。
    队伍中,可见:陈颖仪背着水泥包,摇摇晃晃,一步一步,向前慢慢走着。
    红梅背着一包水泥,吃力的样子,摇摇晃晃,一步一步走来,她脸色越来越难看,嘴唇苍白,突然,水泥滑落,她向前一冲,扑倒在地。
    “红梅!”“红梅姐”“你怎么啦,你怎么啦,来人啊,快来人啊!”大家迅速围过来,都乱了手脚。
    姜青林抱着妻子,颤抖着,泪水一颗颗滑落。
    “快送去医院,快,颖仪,快去开车,快啊!”秦卫民指挥着,大喊道。
    颖仪慌张地丢下头套和披肩,快速跑向红色法拉利跑车,上车,启动车辆,一声轰鸣,红色法拉利小车疾速冲来,转弯掉头,刹车,她跳下车,打开车门,喊道:“快上来,快点,快点啊!”
    几人开始动手,要抬红梅上车。红梅睁着眼睛,看着大家,摆手,说:“不,不要,不去医院,医院要很多钱啊,我,没关系的,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我不去医院,不去!”
    姜青林眼泪汪汪,抓住妻子的手,说:“红梅啊,都什么时候了,别说钱的事儿呀,无论花多少钱,也要把病治好啊。”
    “不,听我的,老公啊,听我的,这几天,确实,是累了点儿,休息一下,就好了,先,送我回去,让我,休息吧?”红梅无力的样子,脸色苍白,说。
    “红梅呀,红梅,呜呜呜,你怎么这么傻呀,不去医院不行的呀,去医院吧,好不好,呜呜呜……”玉珍抓着她的手,哭着说。
    “不,不去了,我知道,去了,会,人财,两……空,不,不了……”突然,红梅满脸苍白,头一歪,她闭上了眼睛。
    “红梅!红梅呀——”“红梅姐!红梅姐!”“啊——啊——快,快送去医院呐,快呀!快呀!”大家哭喊着,却未能喊醒红梅,她安详的样子,任由大家撕心裂肺地摇晃着,可是,她再也听不见他们呼唤的声音了……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