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3020|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村.22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2-27 12:4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村.22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红梅脸色苍白,微微睁眼,无力的样子,一动不动。
    姜青林抱着妻子(红梅),颤抖着,泪水一颗颗滑落。
    “快去医院,快,颖仪,快去开车,快啊!”秦卫民指挥着,大喊道。
    颖仪慌张地丢下头套和披肩,快速跑向红色法拉利跑车,上车,启动车辆,一声轰鸣,红色法拉利小车疾速驶来,转弯掉头,刹车,她跳下车,打开车门,喊道:“快上来,快,快点,快点啊!”
    几人动手,要抬红梅上车。红梅吃力地睁着眼睛,摆手,说:“不,不要,不去医院,医院要很多钱啊,我,没事儿的,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我不去医院,不去!”
    姜青林眼泪汪汪,抓住妻子的手,说:“红梅啊,都什么时候了,别说钱的事儿呀,无论花多少钱,也要把病治好啊。”
    “不,不要,听我的,老公,听我的,这几天,确实,是累了点儿,休息一下,就好了,先,送我回去,让我,休息吧?”红梅无力的样子,脸色苍白,说。
    “红梅呀,红梅,呜呜呜,你怎么这样傻呀,不去医院是不行的呀,去医院吧,好不好啊,呜呜呜……”玉珍抓着她的手,哭着说。
    “不,不去了,谢谢你,老公,我知道,去了,会,人财,两……空,不,不了……”突然,红梅努力微笑,屏住了呼吸,满脸苍白,头一歪,她闭上了眼睛。
    “红梅!红梅呀——”“红梅姐!红梅姐!”“啊——啊——快,快送去医院,快呀——快呀——”大家哭喊着,却未能喊醒红梅,她闭着眼睛,安详的样子,任由大家撕心裂肺地摇晃,可是,她再也听不见他们呼唤的声音……
    白天,殡仪馆。
    殡仪馆第6号骨灰寄存大厅里,摆着一百多个寄存架,每个寄存架上,摆着约两百个骨灰盒。来自向阳村的几位村民,还有陈颖仪,个个眼泪汪汪,随着工作人员走进第6号骨灰寄存大厅,前面,姜青林捧着骨灰盒,两位男子(秦卫民与韩德贵)一左一右,紧紧跟随,姜青林眼神呆滞,恍惚的表情。后面,跟着颖仪和玉珍,她俩在哭泣。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姜青林将骨灰盒放在了编号为287853的位置,大家三鞠躬。秦卫民走近,将骨灰盒上的纱带放平,抽泣着,拿出一张纸,哽咽着,说:“红梅啊,你累了,好好休息吧,放心,我们会好好干下去的,这首诗歌,同样,我要送给你,表达我们的心意,以寄托哀思,红梅姐,你,一路好走!”
    秦卫民颤抖着,打开纸张,几颗眼泪滴落在纸张上,现出湿漉漉的印痕,他开始朗读:“《车站》,作者:盐巴。挑夫进车站,竹摆两肩歪。春来思乡时,站前无票买。内衣藏八千,回家还旧债。慈父治咳嗽,贤妻添衣彩。堂前盖新瓦,梁上列荤菜。文钱初算好,火车再离开。列车寻北去,冷风向南来。”
    秦卫民擦拭着泪水,退后两步,再次三鞠躬。
    姜青林被人搀扶着,大家擦拭着泪水,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向外走去。
    白天,大海。
    滨海大道,车流如梭,辅道边,停着许多小车,中间,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赫然醒目,辅道旁,片林郁郁葱葱。沙滩上,可见许许多多的游客,还有放风筝的小孩,海边,浪潮滚滚而来,接连扑向沙滩。
    沙滩上,陈颖仪坐着,面对大海,一个劲儿恸哭,秦卫民站在她身边,眼泪汪汪。姜青林、玉珍、韩德贵三人,坐在海边发呆。
    身边,几位放风筝的小孩跑来跑去,嘻嘻哈哈。一位小女孩抱着风筝,使劲儿跑来,小男孩追着,将小女孩推到在地,抢夺风筝,小女孩哇哇大哭起来。
    小男孩抢到了风筝,转身跑了,小女孩大哭,向他走去。
    秦卫民眼泪汪汪,坐下,颖仪挽着他的手臂,头靠着他的肩膀上,泪水涟涟,说:“民哥,我们不要做这么辛苦的活儿了,好不好,钱赚再多,也不值啊,难道,人,都是为钱而生,为钱而死吗?”
    秦卫民抓紧她的手,抽泣着,说:“颖仪啊,难道,我们可以不为钱而生,不为钱而死吗?”
    颖仪颤栗着,说:“不,不要,不要,民哥,我不许你这样,只要,我们能够维持生活,能够生存下去,就足够了,好不好啊?”
    “难道,红梅不是这样想的吗?她不正是想维持生活,想生存下去吗?”秦卫民眼泪汪汪,瞪着大海,说。
    颖仪颤栗地擦拭着泪水,说:“哦,是啊,红梅姐,她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她该怎么做,才能维持生活,才能好好活下去呢?”
    “颖仪啊,真是奇怪,这看似简单的问题,我们却,无法理清头绪,”秦卫民抓紧爱人的手,眼泪汪汪地说:“真希望,我们像那一群小鸟,可以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地飞翔,北方太冷,可以去南方,南方太热,可以去北方,东南西北,都是他们的去处,似乎,大自然早为它们准备好了无数条出路,供它们自由选择,可是,我们的出路在哪里,我们该怎样选择啊?”
    颖仪转过身子,抱紧他,头钻进他的胸口,使劲儿哭起来。
    白天,搅拌站。
    搅拌站,路旁,停着几辆搅拌车,还有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坪地上,停车一辆大货车,十多位工人在卸货,只见:车厢内,工人将水泥包从车厢内拖至车厢边沿,一包包立好,车下,工人抓紧水泥包驮在背上,快速走向库房。库房内,灰尘像烟雾,随着一声声丢包的巨响,扑向空中。
    队伍中,可见:陈颖仪背着水泥包,摇摇晃晃,一步一步,向前慢慢走着。
    秦卫民担心地看了看,走过来,接过颖仪背上的水泥包,说:“你先休息一下,别累坏了呀。”他抱着水泥包,快速向库房走去。
    陈颖仪眼泪汪汪,不服气的样子,看了看,走出队伍,蹲下,使劲儿哭起来。
    库房内,秦卫民放好水泥包,快速走出,看到颖仪,说:“颖仪啊,你不要为难自己了,好好休息吧,我一个人背,可以养活你的。”
    颖仪猛抬头,瞪着他,眼泪汪汪,不服气的样子,说:“你以为,你这是养猪啊,吃了就睡,睡了就吃,是吧?将来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呀?”
    秦卫民沮丧的样子,弯腰,一屁股坐在她身边,说:“将来?想那么远干嘛,将来的事情,由不得我们呐。”
    颖仪的电话响铃了。她一怔,赶紧掏出手机,点了几下,看了看,一惊,对秦卫民说:“天呐,是妈妈,妈妈来电话了,怎么办呀?”
    秦卫民也一怔,紧张的样子,说:“你快接呀。”
    颖仪眼泪汪汪,气鼓鼓的样子,说:“你接,我不想听到她的声音。”
    秦卫民一把抓过手机,点了点,接通电话,免提传出黄丽霞(陈颖仪的妈妈)急促的声音:“颖仪,颖仪啊,快回来呀,你爸爸又发了心脏病,快不行了呀,他,他要见你一面啊,还,还有,他要看看小秦,你们两个,快来医院吧,我们都在120车上,正向医院里赶啊,快回来呀,呜呜呜呜……”
    “妈!妈——你等着,等着,我们马上到,你们,一定要等着啊!”颖仪向红色小车跑去,开门上车,泪水涟涟,对秦卫民大喊道:“快上来,快上来呀,快呀,快点呀!”
    几位民工惊慌失措的样子,看到:秦卫民向小车跑去,他迅速打开车门,上了车,关门。“呜——”小车发出激烈的咆哮声,向前冲去。
    白天,医院。
    医院大门外,一辆120救护车快速驶来,停下,几位医护人员迅速将推车抬下,黄丽霞揪心的样子,紧跟着,伤心抽泣。后面,四台小车冲过来,急刹车,下来许多人,大家跑向120急救车,后面,又冲进一台红色法拉利小车,急刹车,车门开了,秦卫民与陈颖仪猛跑过来,大家迅速让开,秦卫民与陈颖仪挤到了前面,他们推着车,快速向医院里面跑去。
    “爸,爸!爸爸——不要,不要啊,爸爸——爸——”陈颖仪哀痛地叫喊着,她满脸泪水,看到:陈总(开发商大股东之一)戴着输氧管,微闭眼睛,脸色苍白,一动不动。
    ICU病房,门口,医护人员推着车,快速推入,一位医生挡住所有亲朋,紧张地说:“抱歉,你们都在外面等着,不要来了。”她关门,“嘭”的一声,亲朋都被关在了外面。
    门外,站着许多人,个个眼泪汪汪。陈颖仪扑在妈妈怀里,哭喊着:“妈,妈妈!妈——呜呜呜呜,爸爸怎么了呀,爸爸没事儿吧,呜呜呜……”陈颖仪哀痛地叫喊着,满脸泪水。
    黄丽霞抱着女儿,哭着说:“颖仪呀,这次,真的很严重啊,你爸,他一直都有心脏病,最近很忙,午餐还接待客人,喝了酒,就……就突然,发病了,呜呜呜……”
    “妈,妈妈!妈——呜呜呜呜,怎么办啊,怎么办呀妈妈,呜呜呜……”陈颖仪跺着脚,哀痛地哭喊着,满脸是泪。
    “颖仪呀,你知道吗,在车上,你爸爸睁开了眼睛,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他说:丽霞啊,快,快把女儿叫过来,我不行了,还有小秦,都要来呀,呜呜呜……”黄丽霞抱着女儿,哭着说。
    陈颖仪跺着脚,哀痛地哭喊着:“妈,妈,呜呜呜,爸,爸爸呀,不要,不要啊,呜呜呜……”
    黄丽霞颤栗地哭着,说:“颖仪呀,昨天,我都和你爸爸说过你的事情,他说:看来,小秦和女儿的爱情,是经得起考验的,是时候了,我们把这喜事儿办了吧,我身体不好,不能再等了,我要看到他俩走进婚礼的殿堂啊,可是,今天,他就,就倒下去了,呜呜呜……”
    秦卫民站在一旁,极度伤感的表情,使劲儿抹泪。
    陈颖仪伤心痛哭着:“妈,妈妈!妈——呜呜呜呜,别说了别说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呀妈妈,妈妈,呜呜呜呜呜,对不起呀,妈妈,我误会你们了,呜呜呜……”陈颖仪哀痛地哭喊着。
    黄丽霞颤栗地抱着女儿,伤心哭泣。
    这时,ICU病房门开了,一位医生探出头来,喊道:“谁是病人的妻子?”
    黄丽霞一惊,赶紧放开女儿,答:“我呀我呀,我就是啊,医生,他好些了吗,啊?”
    “抱歉,我们尽力了。现在,我们用了高科医学手段,强行让他恢复了意识,但是,只能维持几分钟,明白吗?病人要求妻子把女儿女婿都带进来,他有话要说。”医生看了看他们,说。
    “啊,爸,爸爸,我要进去,我要进去呀,爸爸!”陈颖仪猛扑过来,被医生挡住。
    医生严厉的表情,对陈颖仪呵斥道:“你别吵,必须安静,明白吗?”
    “啊,好,好的,好的,呜呜呜……”陈颖仪颤栗着,使劲儿咬着手背,哭着。
    病房内。病床旁,几位医护人员让开,黄丽霞颤栗着走进,秦卫民搂着陈颖仪,俩人眼泪汪汪,也悲伤的地走了进来。
    一位医生取下了陈总的呼吸罩。陈总努力地睁着眼睛,看着他们,慢慢抬手,吃力地呼吸着,说:“小秦啊,现在,我和丽霞,都在这里,我们,把女儿,正式,交给你,你要,对我女儿,好一点儿啊。”
    秦卫民赶紧握住陈总的手,满脸泪水,颤栗着说:“伯父,您放心,我对颖仪很好的,以后,还是这样,我会一直对她很好的。”
    陈颖仪弯腰,抱着他俩的手,颤栗着说:“爸,您放心啊,呜呜呜,卫民对我真的很好啊,我不会骗你的,呜呜呜……”
    陈总脸上掠过一丝笑意,他眼角蓄满了泪水,终于,一滴泪水滑落出来,他说:“我知道,女儿呀,其实,你们走到哪里,在做什么,我都知道,我一直,派人在观察,还,偷拍了视频,对不起啊,女儿呀,原谅我,好吗,因为,爸爸,真的,太爱你了。”
    “爸,爸爸,女儿不怪你,呜呜呜,女儿不会怪你的呀,因为,你是我的爸爸呀,呜呜呜。”陈颖仪抱着他俩的手,颤栗地哭着,说。
    陈总激动地说:“每天,我和你妈,最开心的事,就是,坐一起,观看你们俩打闹的视频,我为,你们的爱情,感到骄傲,祝福你们,孩子啊,以后的路,还有很长,一定要走正道啊,为人处世,要,敢想敢做,信誉第一;要,胜不骄,败不馁;要,持之以恒;要,相信未来,有风雨,就一定,会有晴天。”
    “好的,我知道了,伯父,谢谢,谢谢您的教诲,我都记住了,我都记住了,呜呜呜……”秦卫民紧紧握住陈总的手,流着泪水,颤栗着说。
    陈总脸上又掠过一丝笑意,说:“小秦啊,改口吧,我不想听你,叫我伯父了,你,明白吗?”
    “爸!爸!呜呜呜呜……”秦卫民紧紧握住陈总的手,颤栗地喊道,他脸上,泪水一颗颗落下。
    颖仪紧紧捧着他俩的手,颤栗着,伏在床上,使劲儿恸哭。
    陈总听了,脸上又掠过一丝笑意,他脸色苍白,呼吸越来越急促,颤抖着,对黄丽霞抬起另一只手,黄丽霞赶紧扑过去,抓住他的手,将女儿女婿的手拉过来,大家合在一起,紧紧握住。
    陈总睁着眼睛,表情渐渐呆滞,突然,他头一偏,停止了呼吸。
    “爸!爸爸——爸爸呀!”“爸爸,爸爸,呜呜呜呜……”“不,不要啊,老陈啊,老陈啊,你不能走啊,啊哈哈哈哈,老陈啊,啊哈哈哈哈……”三人哭作了一团。
    几位医护人员走来,将他们拉开强行。黄丽霞与陈颖仪撕心裂肺地大叫,秦卫民嚎啕大哭……
    白天,殡仪馆。
    巨大的灵堂内,摆满了花圈。许多客人来来往往,来者先鞠躬,再绕冰棺走一圈,秦卫民向客人一一鞠躬致谢。哀乐阵阵,来往的客人,个个表情凝重。陈颖仪搀扶着妈妈,站在一旁,抹着泪水,向客人鞠躬致谢。来自向阳村的姜青林、玉珍、韩德贵,三人,也眼泪汪汪,站在黄丽霞与陈颖仪身后,看着客人进进出出。
    门外,进来一大群身穿西装的人,旁座许多人不约而同起立,大家议论纷纷:“看啊,大人物来了。”“这是什么人啊,好像还有特工开路啊。”“是市委的人吗?”“市委的人出行哪有这么高的规格啊?”……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