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2395|回复: 0

[原创文学] 我们来自向阳村.23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2-28 16:4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来自向阳村.23盐巴第十四部小说
    在数十人的簇拥下,这几位看似身份很高的神秘人物,走到了灵堂中间,向陈总的遗像三鞠躬。然后,排好队伍,绕冰棺走了一圈,再一一走到黄丽霞和陈颖仪身边,握手慰问。
    陈颖仪小声问:“妈,他们都是些什么大人物呀?”
    “他们是我们的后台老板,我不能公开他们的身份。”黄丽霞低着头,说。
    “妈,为什么不能公开他们的身份呀?搞房产开发,又不是搞特务工作,有那么严重吗?”陈颖仪不解的表情,小声问妈妈。
    “颖仪啊,你和卫民,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不能像以前那样,整天追追打打、嘻嘻哈哈了,不该问的,就不要问,不该说的,就不要说,明白吗?”黄丽霞严肃的表情,说。
    “哦,好吧,我知道了,妈妈,您放心吧,我理解您的意思。”陈颖仪理解的表情,小声说。她俩身后,玉珍听了,疑惑的表情,向后缩了缩。
    黄丽霞又看了看客人,说:“颖仪啊,你爸爸去世了,鸿海集团的人事安排,必将做出调整,所以,等你爸的丧事办完,接下来,你和卫民,就要投身到鸿海集团的高策管理工作了,你们俩,要提前做好思想准备呀,明白吗?”
    “哦,没问题呀,妈,我就担心,别的股东会不会落井下石,他们会不会欺负我们呀?”颖仪忧心地说。
    黄丽霞冷冷一笑,说:“不会的,放心吧,颖仪啊,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安全第一,不会内斗的,如果内斗,一人出事儿,全部都会翻船,所以,大家惯于团结一致,谨言慎行,就算谁有虞诈之心,也无争斗之胆呀,明白吗?”
    “啊,原来,是这样的合作关系呀,电视里的商人,都很险恶的,奸商奸商,无奸不商啊。”颖仪忧心的表情,看着妈妈,说。
    黄丽霞冷冷一笑,说:“不,不会的,大家都是提心吊胆过日子,所以,最重要的,是和谐与稳定,明白吗?”
    “哦,是的是的,妈,我懂了。”颖仪欣慰的表情,看着妈妈,说。
    “所以,你和为民,要有一个良好的合作心态呀。”黄丽霞认真地说。
    “好的,我明白了,妈,您放心吧,我们不会让您失望的。”颖仪坚定的表情,说。
    黄丽霞严肃的表情,不再说话。
    白天,街道。
    一栋漂亮的写字楼,停车场,停着许多小车,一辆红色法拉利小车驶过来,停下,车门开了,秦卫民拧着文件包下车。
    大厅,秦卫民拧着文件包,走了进去。
    会议室,秦卫民拧着文件包,走了进来。张秘书长站在门口迎接,将他安排在左前第一位坐下。
    会议室内,有一张大型椭圆桌,两旁,坐着鸿海集团的数位高层大股东,他们在开会,主席台有三个位置,都空着,没人。
    中间,张秘书长站起,他开始讲话:“大家好,因有人事变动,所以,我要简单介绍一下。我是鸿海集团股东大会的秘书长,我姓张,大家都叫我张秘书。前面三个空位,是我们鸿海集团股东大会三位主席的位置,若非特殊情况,他们三位,不会出席股东会议。我会将鸿海集团所有决策和运作的情况,分别呈交给三位主席,如必要,他们会对我们的议题做出相应的回复,或发出新的指令。好了,下面,介绍坐在我们左排前面的这一位,他,就是我们鸿海集团新上任的大股东,也是陈总的接班人:秦卫民先生。大家欢迎!”
    全场起立,鼓掌欢迎。秦卫民赶紧站起,拘谨的样子,向大家鞠躬致谢。
    大家坐下。张秘书长继续说:“下面,我宣布,鸿海集团十九个房产开发片区的工作,继续按原计划执行,大股东陈总市值约一千一百二十八亿元的股份,将直接转入秦卫民先生的名下,请问各位:是否有意见?”
    大家都在认真听着,没人回答。
    张秘书看了看大家,严肃的表情,说:“那好,就这么定了,希望我们的新股东,秦卫民先生,谨言慎行,在严守我公司核心机密的前提下,积极展开工作,尽快与我公司融为一体,同舟共济,共创未来,将鸿海集团的事业推向新的高峰。”
    张秘书坐下,大家开始鼓掌。
    白天,建筑工地。
    一栋即将竣工的高楼,售楼处,一辆红色法拉利轿车开过来,后面,跟着一辆的士车,停下,车门开了,下来五人,正是:秦卫民、颖仪、玉珍、姜青林、韩德贵。
    两位售楼小姐笑盈盈跑来,一位小姐(小林)站定,疑惑的表情,看了看,说:“呀,怎么又是你呀,还没找到工作吗?呵呵,精神可嘉呀,这么执着,难道,一定要感动我呀?”
    颖仪冷冷一笑,斜睨她一眼,她在回忆,回忆内容:
    回忆1.售楼小姐(小林)笑盈盈递上一张名片,说:“是吗,好啊好啊,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嘻嘻,来来来,两位要多大的房子,要什么户型,我先带你们去售楼部看看吧,好吗?”
    “哦,呵呵,小姐呀,不好意思,今天,我们俩是来找工作的,请给个方便,带我俩去见见你们的总经理,好吗?”颖仪尴尬的表情,说。
    “找工作,找工作找到这里来啦?走吧走吧,快走,浪费我的表情了,真是的!”售楼小姐(小林)脸上晴转多云,生气地说。
    “咿呀,你脸上的表情变得这么快呀,这是什么态度啊你,太让我失望了,我还想着,将来要把你撬走呢。”颖仪瞪着她,轻蔑地说。
    “将来把我撬走?哼哼,真是谢谢您了,多谢多谢,我三年后结婚,四年以后,就要生孩子了,等您撬走了我,我也只能在你那边生孩子了,谢谢谢谢,快走吧,我还有事儿呢,Bye!”售楼小姐(小林)冷冷的表情,摆摆手,转身离去,另一位也跟着她走了。
    “你什么意思啊你,啊?”颖仪懵了,眼泪汪汪,她回头,气鼓鼓的样子,对秦卫民吼道:“我们走,这鬼地方,招我当总经理我都不干了,我们走!”颖仪打开车门,上车,愤怒地说。
    秦卫民一笑,又憋住,低头上了车。
    (回忆结束)
    颖仪冷笑的表情,又斜睨她(售楼小姐)一眼,说:“小林啊,你不是说,要回去生孩子的吗?”
    “啊呵呵,是啊是啊,我说话算数,等你来撬走我的时候啊,我就回去生孩子,一定,嘻嘻。”售楼小姐阴阳怪气地说。
    “小林啊,现在,我不想撬你了,但是呢,我又不想再看到你,希望你回去,先把孩子生下来,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办呀?”颖仪冷冷地说。
    “不行啊,我还没怀孕呢,呵呵呵呵。”售楼小姐很开心的样子,笑着说。
    “没怀孕,很难吗?不管怎样,我先给你一个产假吧,等你把孩子生出来,再来找我,好吗?”颖仪看着她,笑笑,说。
    旁边,一位售楼小姐生气的样子,说:“喂,你怎么说话的,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我们售楼部的总经理,她男友的爸爸,是这栋楼的大股东,你有什么资格对她说这样的话呀?”
    “天呐,这么牛啊,好啊,那,更应该帮她放假了呀,其实,我查过了,我们鸿海集团,一共有十九个房产开发片区,这里,就是其中一个,这片区,要建十八栋楼,由二十一位小股东承建,你们这栋楼,是这片区的第一栋,估计,这一栋,也有十几个小小股东吧。”
    “啊,你是谁?”售楼小姐(小林)惊愕的表情,问道。
    “我是谁?我叫陈颖仪,是来应聘的呀,难道,你忘记啦,嗯?”颖仪骄傲的表情,说。
    “陈颖仪?” 售楼小姐(小林)惊愕的表情,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她的电话响铃了,她慌乱地拿出手机,看了看,紧张地点开手机,接听:“喂,周总好!”
    电话里,传出周总的声音:“喂,小林啊,等下,有位开红色跑车的小姐会过来视察,她叫陈颖仪,将对你们售楼部的人事进行调整,你一定要积极配合呀,如果你不配合,我的饭碗都会搞砸的呀,明白吗?”
    “啊?她,她现在,就在我身边,她是谁呀,怎会这么嚣张啊?”小林(售楼小姐)瞟了陈颖仪一眼,鄙夷的表情,说。
    “什么,她,她就在你身边?你,你还这样说话,她她她听到没有啊?”电话里,传出周总紧张的声音。
    “哎呀,周总,你这是怎么啦,我,我被您搞糊涂啦,她到底是谁呀,您那么紧张干嘛呀?”小林(售楼小姐)背转身,对着电话说。
    “天呐,她是我们老总的老总的老婆呀!完了完了,赶紧,你辞职,快,快辞职,千万千万,你不要说认识我儿子啊,快点快点,完了完了,快向人家赔礼道歉啊,快点,你这个笨蛋,蠢猪!我挂机了,你别说认识我儿子啊,听到没有?”电话里,传出周总愤怒的声音。
    “啊,天呐,怎会这样啊,天呐,呜呜呜……”小林(售楼小姐)委屈地哭起来,她眼泪汪汪,回头,看着陈颖仪,站好,浑身颤栗,弯腰,说:“对,对不起呀,呜呜呜……”
    “什么对不起呀,小林啊,你没错啊,你错了吗,嗯?我最瞧不起敢做不敢当的人,既然,你能天马行空,趾高气昂,那么,就不要自己跳下来了呀,我还在等着欣赏你更英雄的气概呢,哪怕,来个鱼死网破,也誓死不要低头,就像抗日神剧的英雄那样,被捅了四刀,被打了六枪,还能喊出毛主席万岁的口号来,如果,你有那样的魄力,我就真佩服你了,一定会重用你,把你当作我们的超级人才。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难道,就这样,没戏了么,嗯?”颖仪看着她,说。
    “对不起,真对不起,陈小姐,我看错人了,抱歉啊,呜呜呜……”小林(售楼小姐)擦拭着眼泪,说。
    “看错人了?小林,你这是什么理由啊,难道,你对周围的老百姓,对我们的工作人员,或者,对我们的客人,就可以嚣张跋扈?你可知道,售楼部,是我们整个鸿海集团的门面?在这里,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代表着我们整个鸿海集团,难道,你不明白吗?”颖仪严肃的表情,说。
    “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我改,我改呀,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啊,求求您,求求您了,呜呜……”小林(售楼小姐)擦拭着眼泪,委屈地说。
    “那好吧,小林,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但愿,你不会再次让我失望。”颖仪回头,说:“玉珍姐,先委屈你一下,担任这片区售楼部的总经理吧,你们俩位男士,就当副总经理好了,这位小林,就让她当你们的临时助理吧,如果,她表现不好,就告诉我,我叫她和那位姓周的开发商一起滚蛋!”颖仪生气的样子,说。
    巧英笑着对颖仪说:“好了好了,颖仪啊,你别吓到人家小姑娘了,算了吧,人家都认错了,得饶人处且饶人,说不定啊,她服务态度再改一改,还真是一位人才呢,呵呵呵呵。”巧英又回头,对小林说:“走吧,接下来,我的工作全靠你啦,呵呵呵呵。”
    小林抽泣着,委屈地拭着泪水,低头,转身,向售楼部走去。巧英笑笑,向陈颖仪和秦卫民摆手再见,她与两位来自向阳村的男子,一起向售楼部走去。
    白天,街道。
    一栋漂亮的写字楼,停车场,停着许多小车,一辆红色法拉利小车驶过来,停下,车门开了,秦卫民拧着文件包下了车,颖仪开车离去。
    大厅,秦卫民拧着文件包,走了进去。
    会议室内,有一张大型椭圆桌,桌旁,坐着鸿海集团的数位高层股东,他们在开会,主席台坐了一人,还有两个位置空着。秦卫民走进,他坐在了左边最前的位置上。
    中间,张秘书站起,他开始讲话:“大家好,今天,临时通知大家召开股东大会,是有重要事情要宣布,下面,有请郭副主席讲话。”大家鼓掌。
    主席台上,郭副主席正襟危坐,严肃地看了看大家,又垂下眼睑,说:“各位辛苦了!首先,我要告诉大家一个不好的消息:国家楼市还未整体崩盘之前,我们公司,已面临灭顶之灾的困境。其原因就是,我们的徐主席,因腐败问题,正在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大家听了,一片哗然,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个个惊愕的表情。
    这时,张秘书站起,大声说:“请大家安静一下,请安静!”大家安静下来。
    主席台上,郭副主席看了看大家,继续说:“接下来,我要谈谈,可能出现的后果,以及,主席团初定的应对方案。第一,这次,徐主席被抓,凶多吉少,他的相关业务,暂由我全权代理;第二,徐主席所在鸿海集团的股份,三天内,必须全部套现撤回,可按市值的五折抛售;第三,徐主席为鸿海集团担保贷款五千亿的计划,暂且搁置,可能会取消;第四,我们在座的各位,没有主席团的批准,任何人,不得撤股;第五,徐主席与鸿海集团的关系,是本公司的最高机密,在社会新闻还未曝光之前,我们都要绝对保密。第六,为了缓解资金紧张的压力,我们要尽快降价,抛售存积的楼盘,最大降幅,允许达到60%;第七,全面警惕,高度戒备,如果发生业主集体抗议或退房的突发事件,要及时采取应变措施,一定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得激化矛盾;第八,如果主席团成员都无法出席股东大会,主席团的执行权,可由张秘书长协助,由秦卫民先生全权掌管。好了,我,就说这么多,如有意见,请各位直言。”
    一位股东站起,心事重重的表情,看了看大家,又望着郭副主席,说道:“主席先生,刚才,听您说了这些,我感觉,鸿海集团,就要土崩瓦解了。这时候,您提出,没主席团的批准,任何人不得撤出股份,这很不公平,要么,都可以撤,要么,都不许撤,大家是一条船上的人,应该风雨同在,生死与共,您认为,我说得对吗?”
    “嗯,好的,我明白您的意思了,你先坐下。”主席台上,郭副主席抬手,压了压,示意他坐下。
    又一位股东站起,说:“主席好,我要说的是,早在一年前,我们就在等徐主席为鸿海集团担保借贷的五千亿,直到今天,这笔钱,不但没有着落,反而,我们要为徐主席套现两千多亿,这很不现实。主席先生,您可知道,我们对各个片区开发商的付款承诺已违约了多次,只不过,他们碍于情面,或慑于我们庞大的势力,不想或不敢与我们打官司。我们一拖再拖地延迟付款,导致多位开发商难以维持正常的生产运作,他们下面的许多包工头,更是难以为继,有的甚至代领到农民工的部分工资就逃跑了,给下面的开发商带来了很大的工作压力,也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的不稳定因素。总部财务室的报告显示,本月底,我们必须支付各个开发片区工程款约九百三十二亿多元,而我们公司的资金余额只有八十六亿多元,如此庞大的资金缺口,就算我们再找借口拖延,若支付不了应付总额的百分之六十,我们将面临整体停工或罢工的风险,在坐的各位,我们多年努力取得的成果,都将付诸东流。我的话完了。”
    又一位股东站起,说:“主席好,早在一年前,我就提出了退股申请,公司一直未予支持,上个月,经股东大会讨论通过,批准了我的退股请求,决定于本月正式启动实施,现在,又到了月底,望大家兑现承诺,如果,先为徐主席撤股,把我的退股申请压后实施,那么,我很难保证,往后,不会泄露本公司的核心机密,抱歉!”
    主席台上,郭副主席认真地听完,他瞪着桌子前方,一句话也不说。
招贤纳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